仙路争锋(校对)第82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827/1209

返回书籍页面

  那茶水所化的叶云子见状,怒道:“惜彤,还不听命行事?你可知你每拖延一刻,就有一些天神弟子为此丧命。惜彤,云天澜已立天道誓言,只要你交出先祖金身,就会让所有人停手。是你争取到的这个机会,你是天神宫的最大功臣。可你若再继续犹豫,使金身损毁,就会变成罪人!”

  这最后的罪人二字,显得分外凌厉。

  楚惜彤漠然无言。

  纤手依旧放在先祖像上,楚惜彤幽幽道:“师祖之命,惜彤不敢不听。但是师祖就真不愿为无念愿主再争取一下吗?”

  叶云子摇头道:“非不愿也,实不能也。唐劫与无念之间,怨仇太重,早无共存之理。我不能让天神宫所有人的生存希望,都因他一人而放弃。”

  “可是唐劫明显极度重视祖师金身,落在他手上,也许会更加强大,反过来进一步威胁我们啊!”楚惜彤大叫。

  “那又如何?”叶云子悠悠道:“先祖金身,存在久远。能够参悟的可说都已参悟,就连老夫也很难因此再进一步,无论唐劫能从中受益多少,都不可能超过我。只要老夫还在,天神宫就在。”

  这最后一句话,终是暴露了他怕死的心。

  对于叶云子而言,事情的计算方法很简单,他不死就够了。而且在他眼里,唐劫也的确不可能用祖师神念提升多大。只是他没有想到,真正要用到神念的不是唐劫,而是云天澜。若非如此,云天澜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罢手言和。

  听到这话,楚惜彤彻底绝望了。

  她知道叶云子已经铁了心要与唐劫达成谈判,无论她说什么都不会再有用。对于地仙而言,所有一切都是外物,唯有自家生命与修为才是永恒。

  叶云子的命令由不得她质疑,改变与反对。

  哪怕是错的,她也必须执行,否则她就是天神宫的叛徒,永远的罪人!

  然而心中却有一种不甘,有一腔悲愤,有一股莫名的心伤,更有一层淡淡的失望。

  就像是一员忠心耿耿的战将,在浴血沙场的时刻,却遭到了来自身后自己所保护之人的抛弃。

  悲愤的心情无可宣泄,只能化作一片仇恨的火焰盯在唐劫身上。

  那眼神如火,几欲将唐劫融化。

  唐劫看着她,悠然说道:“人王高义,唐劫佩服。然,天意如此,人王还是莫要强求了。”“你,不是天意!”楚惜彤从牙齿缝里挤出这话。

  她怒视唐劫,用尽所有的力气大声说道:“唐劫,我天神宫今日因你,死伤无数,基业破碎。我天神宫与你仇深似海,你放我等归去,将来我天神宫必灭你洗月派!”

  说着她全身已放出大片光化,涌动出惊人能量,在这惊人能量下,只需轻轻一送,先祖像就会化成齑粉。

  护堂二老见状大惊,一起喊道:“人王不要啊!”

  唐劫见状大惊,已是一掌向楚惜彤拍去。

  这一掌唐劫没有半点把握能从楚惜彤手中保住先祖像,但不管怎样他要尽最大努力去做。

  就在他出手的同时,楚惜彤身上突然光芒一黯。

  接着唐劫的手已按在楚惜彤背后。

  楚惜彤头一仰,吐出大片的鲜血。

  这一口血,喷洒在先祖像上,将其染成一片血红。

  “嘤。”楚惜彤发出痛苦的低哼,无力地跪倒在地上,趴伏在先祖像前。

  “惜彤!”护堂二老已一起发出声喊,上前扶住她,这才发现唐劫这一掌几乎摧毁了她所有生机,就算大罗金仙也是救不回她了。

  唐劫轻轻摇了下头,刚才他那一击他自己最清楚,力量不强,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楚惜彤撤去了她所有的防御。

  她不是要毁先祖像,只是想死!

  楚惜彤却仰头大声道:“师祖!惜彤已遵您之命,交出先祖像,是那唐劫出尔反尔,击杀了我。天道有眼,唐劫破坏盟誓,当降惩罚于洗月祖师!”

  唐劫与叶云子闻言皆是一呆,与此同时,云天澜突然闷哼一声,一只左眼竟流出丝丝血水。

  叶云子长叹一声:“你这又是何苦呢。”

  唐劫的面容则抽了抽,自己终是被她给算计了一次。

  楚惜彤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看着头顶,眼中竟焕发出异样的光彩。

  她喃喃道:“英杰,我来见你了。”

  身体已渐渐软了下去。

  停止呼吸。

第五十一章

伏击(上)

  走出祠堂的时候,外间的战斗已经停止。

  来自洗月高祖云天澜和天神宫叶云子的联合命令,各派人等不得不听。

  虽然七绝门心有不甘,但他们也知道这是为了神念金身必须做出的妥协,说起来也是他们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许多算计,往往算到最后,算的都是自己。

  当然他们也不是白停手,云天澜许诺会为七绝门做出补偿。

  天神宫的修者开始撤退。

  在几位魁首的带领下,他们放弃天神山,向着他们曾经的故乡,貘丘海岛退去,除了随身的宝物,天神宫中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另一方面,凌霄也在云天澜的授意下放过了金无欲与胡雪花。当释无念知道自己不被允许放行时,眼中露出一丝哀伤,却什么也没说,当场自决。

  偌大的天神宫,就这样在两派威逼下,于一日之间冰消瓦解。

  碧洗金霞阵打开,七绝门的修者如疯了一般冲进天神宫内,大肆掳掠。

  唐劫视如不见的走过,心情依然激荡于楚惜彤之死。

  自己真的做错了吗?

  唐劫第一次质问自己。

  心中闪过一个又一个决绝赴死的身影。

  他们都曾经是出色的修者,也曾在修炼的路上苦苦挣扎,对未来有着无尽的期许与展望。一些天才人物在将来未必不能达到自己现在的地步。

  但是这一切,在这场战争下变得尽化乌有。

  多少生命灰飞烟灭,无数梦想凋零成泥。

  就是因为这场修界战争。

  这场自己挑起来的战争。

  唐劫心头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沉重感。

  楚惜彤的死,对唐劫的心灵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在她身上,唐劫看到了一些自己过去曾经忽略的东西。

  在忙碌奔波于修仙的道路上时,错过的那无数风景,舍弃的道德良知。

  那些曾经被当作累赘放弃的东西,在今日一战后,竟有神奇的出现在了唐劫的心间,让他的心中有了一丝沉甸甸的感觉。

  人到高处,就会自发的对天下负有责任感。

  唐劫也是如此。

  以前他还有意识到这点,但是这次,这刻,他却终于有了清晰而完整的感受。

  也开始明白为什么凌霄等人对于战争那不愿为之的态度。

  修者一怒,伏尸万里。

  听起来堂皇霸气的话,背后蕴藏的却是冲天的哀怨与悲号。

  若人人如此,则世间必成炼狱!

  明白了这个道理,唐劫长叹一声:“身为修者,当为消灭战争与苦难而战斗,而非为了制造战争而战斗!”

  “你终于明白了。”一个声音从天外传来,直入唐劫耳中。

  抬头望去,唐劫看到凌霄等人已在天神山头顶空中,凌霄正微笑着看自己。

  其实凌霄过来,本是想教训唐劫几句,但是来到之后却听到唐劫说出那番话,知道唐劫终于有所领悟,这才将那点怒意消除。

  不管怎么说,此番唐劫于洗月派是有大功的,他也不好过于苛责。

  反倒是萧别寒听了唐劫这话,嘴一撇:“怎的这小子也开始悲天悯人起来。人生在世,快意恩仇,哪来这许多婆婆妈妈,感世伤身。”

  他一生好战,以战晋升,最重战斗,对于那些胸罗天下的想法不屑一顾,却自有万丈豪情,冲天之志。也正因此,他对因果命运之类的大道一无所获,反倒在杀戮毁灭上领悟颇多,将来若能立道有成,也必是在这二者上做大突破。相比之下,唐劫却是在这二者方面进步最慢,由此可见,唐劫本身也的确不是一个喜欢杀戮的人,他只是过于擅长算计罢了。

  这刻唐劫见他们过来,便飞入空中,对凌霄一躬:“弟子期瞒师尊,是为有罪,还请师尊责罚。”

  凌霄挥挥手:“罢了,罢了,你立下如此大功,就算有期满我又能如何?对了,神念金身带回来没有?”

  唐劫拍拍芥子袋:“已入囊中,不过神念消耗过巨,需时日恢复。”

  “那就好,那就好啊。”确认了金身无恙,凌霄长出一口气。

  “对了,不知祖师现下如何?”唐劫问。

  旁边玄月回答:“你杀了楚惜彤,师叔也因此受连累,遭受到一点天道反噬。好在并非他主动破誓,誓言破的也不大,一些小小反噬,师叔还能承受。”

  唐劫愧疚:“是我无能,没把事办好。”

  “这也不怪你,谁能想到那楚惜彤竟如此刚烈呢,却也是个修界奇女子了。”凌霄惋惜道:“战争,就是把最出色的人才推出去,而让垃圾留下来。”

  他说这话时,看向下方。几名修者正从天神山那边飞来,正是早年被洗月派拉拢过来的天神宫修者。这些没有骨气的家伙出卖了天神宫,却既没有向两派内应那样临战出手,破坏大阵,也没有在战时倒戈一击,制造机会,却在天神宫战败后一个个跳出来,以功臣身份自居,转换阵营。

  即便以凌霄的气度,也看这些人不过眼,从而说出那话。

  那个时候,唐劫却突然道:“既然是垃圾,就按处理垃圾的方式去对待吧。”

  凌霄眉头微皱:“不管怎么函索,都是我们收买过来的人,也有通风报信之功,如此对待,怕是不妥,更恐伤了天下人之心。”

  唐劫却摇头:“又不是要杀了他们,只是丢在角落里而已。再说我们是修者,不是官员,做事不必完全像他们,当随性时便随性。他们做得不好,便当责罚。只是些垃圾而已,没人会为他们出头。”

  凌霄笑了:“唐劫,你果然变了。如果是以前的你,不会如此。”

  “此战之后,弟子亦有所领悟。”唐劫回答:“过去的有些处事方式,是有些过激了。”

  “你明白便好。”凌霄满意微笑。

  唐劫已又道:“不过接下来,弟子怕还是要继续做一件过激的事。”

  “哦?”凌霄惊讶:“你还要做什么?”

  “自然是兽炼门啊。”唐劫回答:“他们现在想必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趁现在迎头一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方能换来我洗月派接下来后的百年安宁。再说我洗月派也需要从兽炼门那里得到的好处来弥补答应给七绝门的好处,我更需要皇天印来对抗那玲珑仙尊。”

  ……

  万里长空上,大批的修者正在飞来。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