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76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66/1209

返回书籍页面

  信手挥动间,已是片片阵纹出现,转眼间凝聚成一个法阵。

  在这法阵完成的一刻,就见唐劫脚下的山岭巨人陡然站了起来,对着上方发出一声不甘而愤怒的吼叫后,便又息止下去,重新化做山峰不动。

  就像是一尊沉睡的巨人,突然间醒了一下,随即又睡了过去。

  不过这一次,它再也不会醒来。

  一道黄光从这些巨人的体内射出,直飞天空。唐劫哈哈长笑着飞起,挥动巨大的手臂,不客气的将那黄光抓在手心,收回一看,果然是戊土之精。

  这戊土之精也是半通灵的存在,且凶厉无比,看到唐劫便发出尖声呼喊。

  唐劫见了,大手一合,已将这戊土精华尽捏碎了,吸入体内,那一点土之本源化作丝丝道念,增强唐劫对土之道的理解。

  做好这一切,唐劫变回原形继续飞行,这次他可就不再客气了。

  一路所至,但凡有山岭巨人存在,便是一个法阵印将过去。那些山岭巨人便灰飞湮灭,道道黄光没入唐劫体内,不断增强着唐劫对土之道念的理解。待唐劫走出旷野来到丛林时,整条路线上的山岭巨人已被唐劫灭了个精光。

  唐劫本想再去其他地方看看,毕竟自己收获的癸水之精和戊土之精都不过是其中一部分,不过又担心伊伊与分身安危,不敢离得太远。

  若是以前,贪心作祟下,他没准就真去了。

  但是吴家二老之后,近百年游历,让唐劫的心态已产生变化,无论如何他都不会为了收益而选择把亲人置于险地,因此请愿放过更多的本源而继续前行。

  因为有分身和伊伊走在前面的缘故,唐劫已经知道丛林中有什么。

  那是一种巨大的树精。

  但与阴煞一样,树精也只是表面的形态,其本质核心是由木之本源化成的乙木精华作怪。了解过这点的唐劫,自然也不客气,先是找到一具树精做试验,在找出克制其的法阵后,依法施为,摧枯拉朽般轻易便将这丛林中的一干树精灭光,然后再依前计,将那木之本源也一一吸收。

  过了丛林后,不出意外,唐劫站在一片金色沙漠前。

  沙漠其实都是由金属颗粒构成,因其沉重,所以轻易不会飞起。但是先前经过雷刀和伊伊两队人已让唐劫知道,金属沙漠中会凝聚出一种金属沙人,若傀儡一般攻击目标。

  与前者一样,即使被打散了,它们也能重组,并变得更加强大。

  看起来在此布下大阵之人,似是找到了五行精华,并先后以特殊的手法将其打散,以法阵将其禁锢,从而构成了这地下世界庞大宏奇的五行绝地。

  是的,这是很明显的五行绝地布置,这种布置其实不是为了防止外敌入侵的,否则也不会如此一成不变。

  五行之道在十二大道中属于万物生长,构成与变化之道。如果说阴阳之道代表是世之两面,五行之道代表的就是构成这世界的基本元素。

  天下万物,皆在五行,天下万法,不出其右,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五行绝地存在的意义,就是制造一个特殊环境。这个特殊环境有很多作用,它可以成为培养天才地宝的秘境之地;也可以封存起来成为维持一个小世界所需的根本元素提供之地;又或本身就可以成为维持一个法阵万年运转的根本核心,是能量之源头。

  不管哪种目的,能够布五行绝地都绝对是上古大能级的人物,看着这一片金黄色金属沙漠,唐劫亦不由暗自赞叹佩服起来。

  一只金沙傀儡恰在此时出现,它就像个沙人,却泛着金属特有的光泽,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拳轰向唐劫。就在铁拳轰出的同时,裹卷出大片的风沙。

  唐劫此时已将通道中的法阵大致捉摸清楚,很快就找出这一关的克制阵法,一击将那傀儡解决,得到一点庚金之精。

  不过就在他要用法阵解决更多傀儡时,他突然想到了兵字诀。

  心中一动,唐劫已改了注意,没有再使用法阵,而是对着一台冲上的金沙傀儡轰出一拳。

  就听一声尖嘶,在唐劫这一拳下,那金沙傀儡已是砰然消散,那无数的金属沙砾尽皆化成灰尘,就这么扑簌散落,唯有一颗特别大的金砂浮在空中。

  唐劫用手指拈来,细细感受其中,发现里面果然已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也就是说,这金沙傀儡中本应有的那点庚金之精,已被他的一记兵字诀直接炼化了。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唐劫不是对法宝出手,还能炼出帝刃金砂的缘故,而且还是这么大一颗。

  不过唐劫要的可不是金砂,他现在不缺这个,而是对金之道的感悟。

  正想着,唐劫突然感到金砂中有一股能量流了出来,直接涌入他的体内。

  金之本源!

  唐劫心中一惊,原来庚金精华中的金之本源并没有被他这一拳轰碎,而是自动溢出,为唐劫所吸收。

  不仅如此,这一点金之本源带来的道念比之其他本源明显要清晰和庞大得多,弄得唐劫又惊又喜。

  他一下子明白过来。

  兵字诀本就是隶属金行一道,是金道的一个分支方向。

  兵主更是逆天神人,打破大道不可传的定律,直接把兵之道变成兵之法,以兵字诀的形式传了下来。这才有了兵字诀超脱万法,毁灭万宝,创造无上帝刃的传奇。

  因为从一开始,兵字诀就是道而不是法。

  这也是为何取名离经的缘故,盖因它违背了大道不可传的天地之规,是为叛道之行。

  也正因此,唐劫其实从未真正掌握过兵字诀,或者说兵道。

  真正的兵道,是当年兵主独战天庭,一声叱喝,万宝皆碎。

  真正的兵道,是帝刃在手,犀利无双,世间万宝,难撄其锋。

  这才是真正的兵道兵字诀!

  只是唐劫只学其法,却一直未悟其中道意,也就导致无论是兵字诀还是帝刃,其实他都没发挥出其中威力。

  可怜他还总觉得帝刃威力太小,弄的碎尽神兵,只求增长威力。

  现在他才明白他做了一件多么多余的事。

  帝刃当初无法施法不是因为需要魂兵,而是因为他不悟道意,难以发挥。

  魂兵之行,其实根本就是多此一举,若长此以往,反会将大道之兵降格为术法之兵,到那时才真正暴敛天物。

  是的,帝刃是道兵!

  而且是号令万宝的大道之兵,故名帝刃,也是当年萧别寒臆测中存在的天地神兵,只不过唐劫不悟其道,从来都无法发挥它的威力罢了。

  一念及此,唐劫也是一阵汗颜。

  百年修炼,自己连最难的命运都入道了,没想到兵主以术法形式传下的兵道,自己竟然没能悟到。

  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吗?

  总算那一点金之本源的吸收让唐劫终于如醍醐灌顶般,彻底明白了自己失误所在。

  那一刻再不犹豫,全力向前冲去,发出长长的呼啸之声。

  这呼啸震动苍茫大地,引得四周无数金沙傀儡涌来,数量比之先前三关又不知多了多少。唐劫却是凛然无惧,望着那些冲来的傀儡长笑道:“我之所向,便为兵锋所指,开!”

  一拳轰出!

  庞大的拳风汹涌砸在当先冲出的金沙傀儡上,就见一具金沙傀儡已然迸灭,飞出一粒金砂。

  这是第一次,唐劫以远程轰击的方式打出兵字诀。

  虽然距离还短,目标也只是作用一个,却已足够唐劫兴奋,因为这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兵字诀出现明显的提升。

  这刻他已狂吼着轰出一拳又一拳,一个又一个金沙傀儡在唐劫的铁拳下就这样化为乌有,一粒粒金砂飞入空中。

  唐劫抛出一物,正是帝刃,就见所有的金砂已自动向帝刃飞去。

  金砂归于帝刃,而能量归于唐劫。

  一丝丝的金之本源的力量在唐劫体内涌动着,带给他对金行更多的理解,同时也进一步破解开他对兵道的认知。

  兵字诀的口诀在他脑海中飞快旋转着,渐渐竟演化成一条条道纹,融入唐劫体内,唐劫对金之道的理解以不可思议的方式飞速提升着,并直接向着入道的层次迈进。

  这就是兵字诀!

  这就是离经!

  兵主以一种不讲理的方式,硬生生将兵道以术法形式传了下来,直到今天终于为唐劫所承受。

  “嗷!”唐劫发出大声的吼叫,抓住帝刃的猛地一挥。

  一道金色光华闪现,如海浪般平推而出。

  就像是一道冲击波,延伸到无尽悠远之地,所过之处,那些金沙傀儡不管身在何处,哪怕是深埋地下,也纷纷化灰,只留下金砂自动飞去。

  一击之下,小半个金属沙漠已被夷为死地。

第一百零三章

魔物

  唐劫并不知道自己一剑灭了多少金砂傀儡,不过那蜂拥而来的金砂到是把他吓了一跳。

  在大量的金砂被帝刃吸入后,帝刃整个都大了一圈。

  这些年来,因为帝刃已经被唐劫壮大成一件完整兵刃的缘故,唐劫已很少使用碎兵的方式来继续增大它。但这刻帝刃在手,唐劫突然心有所悟。

  他终于知道自己他娘的有多蠢了。

  帝刃的威能远非唐劫可以想象,既然可以变化随意,自然也是可大可小,只不过有自己的本体形态与变化形态罢了。而它的直接威力,又与本体形态有着直接的关联。

  这就跟唐劫本体一样。

  唐劫本体可以变化形体,但他的真正力量则只和他的真实本体有关。比如他现在的真实本体是八十米巨人,其力量也就对应这个级别。在这个基础上,无论他大还是小,都不影响他的真实力量,只不过本体形态最容易发挥出自身力量到是真的。

  帝刃其实也和他一样,也是可以变化的。吸收的金砂越多,威力则越强。

  明白了这点后,唐劫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大骂自己是猪,白白浪费了好多机会。

  那一刻他恨不得把周天星辰万宝大阵拿出来,统统给自己碎了。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此物价值非凡炼制不易,真要碎掉也可惜。而且唐劫对金之道的理解与领悟还远未达到可以真正发挥帝刃威力的地步,现在留着周天星辰万宝大阵,发挥的作用只会更大。

  由于这一剑之下,周围已再无金沙傀儡,唐劫挂念伊伊他们的安危,便没再停留追了出去。不过对这沙漠中剩下的傀儡依旧没死心,已经打定主意,定要找机会将所有的本源一起搜刮干净。

  穿过沙漠后,唐劫来到一片岩浆之地。

  这岩浆地中有一种火怪,其性凶猛,攻击暴烈。

  不过对上唐劫便彻底无用,别说唐劫手中有专门克制的阵法,就算没有,他的逆火诀与苍云火鸟也可应对。

  唐劫很快找到克制法阵,依样画葫芦将那些岩浆怪一一解决,再吸收火之本源。

  至此,针对五种怪物的克制法阵也被唐劫全部找到。

  除了五种本源外,唐劫最大的收获应当就是这五种法阵了。

  不知为何,唐劫总觉得这五种法阵在冥冥中应该有某种联系,只是不管他怎么尝试,却都无法将五种法阵融合在一起。

  这些法阵在通道中就不是一块儿的,它们被分开,隔离,以各自的形式存在。

  如果想要融合它们,就意味着重新生成。

  在还没有摸透整个大阵的情况下,即便是唐劫也做不到这点,所以尝试数次无果后唐劫也只能放弃。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