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74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48/1209

返回书籍页面

  说着向北沧寒使了个颜色,北沧寒会意,大声道:“只求掌教给个公道!”

  所有人一起反应过来,同时大叫:“只求掌教给个公道!”

  威胁的话已经说过了,但对面到底是天涯海阁的掌教,光靠威胁可不能成事,所以威胁过后还得立刻给台阶下。

  桑红梅掳走红苑一事是事实,玉虚仙尊也不可能为她强顶,只不过想借她的手把住传送阵,有心拖延一下罢了。如今既已如此,只能道:“此事本座自会秉公论断。桑红梅强掳本门中人,是为大过,我已派人去带她。不过……”

  “不过什么?”许妙然问。

  “不过她现在不在天涯海阁,本座也不知她去了哪儿。”玉虚仙尊回答。

  许妙然倒抽一口冷气。

  这件事她相信玉虚仙尊没有撒谎,那就说明桑红梅一开始就准备好了一切,在逼出红苑口供前绝不会留手。

  想到这,许妙然的脸也沉了下来:“强掳本门弟子,私自出逃,这已是叛门之行,总不能因为人不在就不处置吧?还请掌教秉公持断,无论如何,桑红梅所言所行,已不配继续执掌内务堂!”

  玉虚仙尊想了想,点头道:“你所言也是。本座身为掌教,自不会偏袒行事。桑红梅违背门规,擅自挟持本门弟子,事后又不辞而别,是为大过,自今日起,削其内务堂堂主之职,并命四海堂派人寻找。待将人拿回后,再问责其他!”

  说着一挥手,这道喻令已传遍整个天涯海阁。

  做过此事,她看向许妙然:“现在你可满意了?”

  “掌教英明!”许妙然该拍马屁也不客气。

  玉虚仙尊哼了一声,这时目光才扫向北沧寒,蔡君扬等人:“洗月派的人在我天涯海阁过得可还好啊?”

  北沧寒已拱手道:“北沧寒见过掌教仙尊,我等虽是洗月弟子,此行却与洗月派无关,而是受许大小姐所托,为她通才社做些护卫的活计。”

  “护卫?”

  “是啊,就是保护一下天涯海阁的历炼弟子,杀个妖,除个魔,抢个灵草,寻个仙缘什么的。”彭耀龙已笑嘻嘻说道:“这些事本来是应当贵派师兄做的,但许大小姐有感于通才社是她所建,有必要多负责一些,她又与我们师兄弟有些私人交情,便以私人身份请了我们来,我等念在两派友谊上也便来了,掌教大人却是不用谢我们的。”

  说着对侍梦一眨眼,侍梦已取出一物,却是一纸文书,上面写的正是许妙然与洗月派十四人定立的条件,并立下重誓恪守,又有天涯海阁秘法守护,确实无误。

  同时那些通才社的其他弟子也纷纷出言证实。

  这本也不是谎言,许妙然喊他们来的目的本就是充实自身实力而不是做奸细的,再加上有这么多人证明,十四人心中完全不虚。

  玉虚仙尊见了,也只能哼一声:“既如此,诸位好自为之吧。”

  说着已是消失不见。

  眼看玉虚仙尊离去,大家这才松了口气。

  刚才这一幕可是把大家吓得不轻,也亏了许妙然竟然敢当着玉虚仙尊的面大呼小叫,竟硬生生逼着她把桑红梅削职了。

  “不过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樊乘龙忧虑道。

  “还能怎么办?自然是找到老妖婆,抢回红苑。”许妙然杀气腾腾道。

  “桑红梅可不好对付。”

  “再不好对付也只是她一个人,你以为我费了半天唇舌是在做什么?”

  众人一愣,这才恍悟过来。

  内务堂主这个位置看起来只是一个职位,但同时也代表着一支强大的势力。

  当桑红梅还在位上时,许妙然面对的其实不仅是桑红梅,还有这位置下影响到的每一个人。但是当桑红梅不在位上时,意义就再不相同,群殴计划也就有了实现的可能。

  为了这一天,许妙然已经等待了许久。

  仅凭洗月派十四人,对付桑红梅自然不够,但别忘了通才社还有不少人。

  整个通才社,许妙然与樊乘龙是心魔真人,除此之外,许妙然又以重金拉拢了一位心魔真人郑然和一位化魂真人周鹏。

  周鹏此人乃是跟随许光华多年的一位老人,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能被许妙然请来。虽然口口声声不借用父亲的力量,但是有一位真君父亲在那儿而一点都不借用,也未免太傻。而且太过撇清关系很容易让人误会许妙然现在所做的一切得不到父亲支持,因此许妙然还是有限度的借用了。

  在灵环方面,贺松旭与罗安博是灵环,除此之外许妙然还拉拢到四位灵环,这就是通才社所有的上层力量了。

  因此加上洗月派的支援在内,通才社共有一化魂,四心魔,十九灵环,开识修者近百。

  这样的实力如果是用来对付内务堂自然不够,但是对付桑红梅却是绝对够了。

  当初许妙然敢以之对抗桑红梅,就是因为内务堂毕竟是一个有职司的堂口,有自己的工作与任务,通才社却不过是许妙然自己建立的一个社团组织,性质完全不同。

  它们之间最大的差别就是,如果许妙然想打架,她可以把通才社所有的人都拉上去干上一场。桑红梅却不能这么干,内务堂不是她的,也由不得她什么都不管全拉出去打一个小辈。

  她或许有着比许妙然强大的力量,却注定要绑着一只手作战。

  没想到的是,桑红梅竟自动把她的另一只手都砍掉了——在许妙然的借力打力下,桑红梅直接失去内务堂主之位。

  这种情况下,许妙然自然要痛打落水狗。

  那一刻所有人都已是群情汹涌。

  “可我们怎么找到她?”叶天殇问。

  北沧寒道:“这个我有办法,老妖婆掳人的时候,我的落雪缤纷剑已经在她身上留下了寒冰印记,只要距离不是太远,我就能感应到。”

  戚少名眉头一皱:“你的寒冰印记未必能骗过老妖婆。”

  “不是老妖婆。”北沧寒一笑:“是红苑。”

第八十三章

逼供

  “砰!”

  红苑的身体重重撞在山壁上,再滑落下来。这才发现自己已在一处山洞里,洞内一片漆黑幽暗。

  “说,传送阵的具体位置在哪儿!”桑红梅的脚已踩在红苑胸上大喝道。

  老妖婆的脾气简单粗暴,对于审讯工作全无经验可言,上来就是最直白的问话。

  事实早已证明,缺乏心理摧毁等必要条件的审问,其成功率是低的令人发指的。如果面对的还是一个有一定胆气与忠诚的目标,那么成功率就更低了。

  桑红梅不懂这些,上来就玩蛮干,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红苑看着桑红梅冷笑道:“终于狗急跳墙了吗?”

  “还敢嘴硬!”桑红梅脚下用力,一股灵气已冲入红苑体内。

  这灵力本是用来责罚红苑让她承受痛苦的,但就在力量进入后,红苑却狂吐鲜血。这一口血吐的凶猛,竟是连内脏碎片都吐了出来,然后干脆理落的一翻白眼,直接昏了过去。

  桑红梅大吃一惊。

  她这一下本是算好了力量,以红苑开识修者的体质不应该承受不住。

  不过随即就明白,肯定是红苑放开了自己全部的身心防御,任由灵力长驱直入,等同于不设防,自然是当场重伤。

  桑红梅又惊又怒,却又不能就这么看着她死去,只能取出粒药丸给红苑服下。

  片刻后红苑悠悠醒转,桑红梅一顿拐杖:“快说,传送阵到底在哪儿!”

  “你就只会这一句吗?”红苑冷笑着看她:“怎么不继续上刑了?”

  “找死!”

  红苑头一抬,对着桑红梅喊道:“那也得你敢弄死才行!弄死我,你到哪儿再去得传送阵的位置?你知道两界贸易有多少好处吗?百万灵钱!每天都能有上百万灵钱入帐,相当于一件极品法宝,每天一件啊,随便闭个关,三五年过去,睁开眼就看到自己被一大堆的法宝活埋了!哈哈哈哈,那种感觉是不是很好?老妖婆,你敢杀我吗?”

  “混蛋!”桑红梅一巴掌甩过去,红苑整张脸肿起,牙齿也被扇落数颗。

  手指往红苑眉头一点:“莫怪老身没提醒你,这是最后的机会,再不交代,老身就直接用搜魂术搜了你的魂,也是结果!”

  红苑呸的吐了一声:“搜魂术要那么好用,你早就用了,还用跟姑奶奶在这儿废话?搜魂术凝聚念头,有若心魔化形一般,由无形入有形,但在这过程中,会有太多念头损失,消耗。谁也不知这损失的部分会不会就是关于传送阵的部分!”

  “逼得急了,老身也只好赌一把。”桑红梅阴测测道。

  “可若是注定赌输的呢?”红苑笑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秘术,叫洗心良方,静默秘法?”

  “洗心静默术?”桑红梅闻言色变:“你不可能会这个,这是洗月派的绝学!”

  这洗心静默术正是洗月派对抗搜魂术的一种秘法,没有别的能力,就是在遭遇搜魂术时可以自己控制自己的思维,指定洗掉自己的一段记忆。此术法的最大特点就是不受任何禁制控制影响,遭遇就会触发。

  没有了对应的记忆,自然也就搜不出东西。

  桑红梅话一出口,立刻意识到不对。

  她可没忘记许妙然红苑与唐劫的关系。

  果然红苑已道:“在莫丘的日子,姑爷可是教过我很多东西。”

  “胡说!洗心静默术乃洗月秘法,为防奸细,等闲不得传人。”桑红梅厉声道。

  因为洗心静默术的特殊作用,一旦让奸细学了去,除了会流传之外,还可用来对抗搜魂,故属于秘术之一,连神霄秘典中都不纪录。只有那些绝对忠诚又被委以重任的卧底弟子才被允许学习,用来保住门派机密。

  红苑冷笑道:“你忘了我家姑爷是秘堂弟子?”

  桑红梅心神再震。

  秘堂弟子常年执行秘密任务,恰恰是最有可能学到洗心静默术的。唐劫身为秘堂中最出色弟子,获传此术的确有可能。

  她不知道唐劫论资格的确是有了,但是他获得这份资格的同时,也是他在外面没空回来的时候,因此唐劫实际上依然不会此术,就更别说传给红苑了。

  从一开始红苑就是在撒谎,这个谎言最大的破绽就是即使唐劫会,也不可能传给红苑。

  门规森严,当年那么紧急的情况,唐劫都没有传心有灵犀给许妙然,唯一获传的夕残痕也被送进洗月派补救,又怎么可能传保密层次更高的洗心静默术呢。

  问题是桑红梅并不了解唐劫,她自己就是一个无视规矩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做出亲自劫持这种事。在她看来,只要唐劫会,就很可能会把它传给红苑。

  如果这样的话,动用搜魂术的结果就注定是失败,还不如好好审问。

  桑红梅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本不是什么有脑筋的人,虽然活的时间很长,但从来都是努力修炼,习惯了靠拳头解决问题,而忽略了靠脑子。当拳头解决不了问题时,她便抓了瞎。

  这刻被红苑一言唬住,一时亦不知如何是好,焦急难耐,便只能再恢复旧法,试图用折磨逼红苑吐实。

  奈何她实在不是拷问的专家,反倒是红苑当年在莫丘受唐劫教导,早学过一套应对审讯之法。那放松心神任灵气侵袭入自身就是唐劫教她的法子,使得桑红梅不想错手杀人的话,轻易再不敢用重手。

  饶是如此,桑红梅下手也够狠,这刻愤怒之下,抓住红苑的手指猛地一掰,一根手指已被她掰断。

  红苑痛得全身颤抖,却依旧咬牙不出声,下一刻桑红梅已又掰断她数根手指。

  一番折磨,让红苑已是遍体鳞伤,红苑却依旧一声不吭。

  桑红梅正要继续下手,却突然全身一震,破口大骂道:“不!”

  红苑一呆,就见桑红梅突地一拐杖砸在她身旁山壁上,这一拐砸的整座山都摇晃起来,大片大片的山石跌落,可见桑红梅心中愤怒。

  她已咬着牙道:“竟然削我堂主之职!”

  感情她已收到了玉虚仙尊发出的指令。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