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74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46/1209

返回书籍页面

  这些话几乎要让桑红梅疯了。

  “那些家伙,怕得罪许光华自己不出面,却好意思在背后嘲笑本仙子,混蛋!一群混蛋!”

  内务堂大堂上,桑红梅拄着拐杖疯狂大叫。

  她的副堂主陆无涯则在一旁无奈道:“许妙然此女虽然年轻,但性子诡诈,却是不易对付。最关键是她还特别有钱,又背靠许光华,许多别人做不到的事,她都能做到。前些日子我才得到的消息,原来早在两年半之前,许妙然就托七绝门为她打造了一件神珍。”

  “神珍?”桑红梅一愣。

  “对!”陆无涯道:“一块神识盘,可以察觉和屏蔽千里之内的神识搜索,神效强大,专门用来对付我们的。上一次我亲自追踪却被她故布迷阵,险些带到一只分神大妖的老巢里,就是因为此物的缘故。”

  桑红梅听得倒抽一口冷气。

  她点点头:“我算是明白了,这个小妮子,就是仗着自个儿有钱,所以在这儿胡作非为呢。”

  “没错。她有钱,我们有力量。但是身为同门,我们的力量不能乱用,许妙然的钱却可以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这也正是为什么我们奈何不了她的原因。”陆无涯语出精辟,一语道破在许妙然手中吃亏的根结所在。

  面对一个有着用不完的灵钱并且不吝使用灵钱的许妙然,内务堂这边的确有种有力难施的感觉,才会被许妙然一直压制。

  桑红梅的脸已是越发难看起来:“有力量而不能用……无涯,你说得没错,的确就是如此。我早就说过,有时候做事情,你就不能讲理。拥有力量,你就得使用力量。偏要顾及什么门规,反被制约的束手束脚!我辈修仙中人,与地斗,与人斗,与天斗,天下万物无所不斗,又岂能为这小小门规束缚?就是因为顾及的太多,才会被那许妙然小妮子骑在头上,让人看我们的笑话。如今,也是该修正这个错误了!”

  陆无涯吓了一跳:“堂主,你不会是打算对许妙然动手了吧?这千万不可,不管怎样她也是许光华的女儿,若是对她下手,这是大罪。就算是玲珑天尊也保不住你。”

  桑红梅嘿嘿笑了起来:“我当然不会对这小妮子下手,她依仗的不也就是这点吗?可是,我不对她下手,不代表不能对她的人下手啊。难不成忘忧真君的光芒,除了能庇佑自己女儿外,还能将女儿的手下也庇护了吗?”

  陆无涯忧虑道:“那也是自己人啊,不管怎样,对自己人下手,总是罪过。”

  “却再非致死,对吗?”桑红梅紧握龙头拐杖:“许妙然有钱,老身有拳。我到要看看,是她的钱厉害,还是我的拳厉害!”

  “那你准备对谁下手?”

  “红苑。”桑红梅回答:“此女跟随许妙然多年,当年唐劫在莫丘出事,就是她和仙桃跟着许妙然跑去的莫丘。在那之后不久,她们回来时就有了传送阵。在那之后,我记得红苑就一直跟着许妙然,仙桃更是直接坐镇血河界那边。老身敢断言,传送阵的一切情况,红苑都是知道的。”

  陆无涯眼中一亮:“没错,红苑肯定是知道内情的。只要抓到这个贱婢,直接拷问传送阵下落,再不行就施以搜魂术,则大事抵成!不过这样一来,不管成败,堂主都是免不了要受些责罚的了。”

  桑红梅嘿道:“那又如何?当初就是因为顾及太多,未能放手施为而弄的事情到如此田地。如今事已至此,一些小小代价又算得了什么?早该做的事,拖到现在已是太晚。不过不管怎样,许妙然这小贱人这次别想逃出老身的掌心!”

  说着她一顿拐杖,一片波澜从拐杖下方蔓起,悄无声息的蔓过庭院,片刻后,整片庭院轰然倾塌。

  ……

  “嘶!”尖锐的嘶吼声在冥界阴暗的天空下回荡。

  张口吸慑了那厉鬼死后残魂,小三仰头向天发出奇丽而得意的叫唤。

  三年的闯荡,让小三的身躯早不复曾经的童萌模样。

  它变得高大,健壮,身体也不再如原先般透明,而是带着大片朦胧黑气。这些黑气就像是装在瓶子里一般,平时在身体中涌动,必要时却可倾吐而出,形成滔卷黑潮。

  这却不是它的天赋能力,而是在无数次杀戮与狩猎中自我修行培养出的力量。

  三年的闯荡,带给小三强大力量的同时,也带给了它丰富的眼界,开阔的知识,让它真正了解了冥界的宽广与浩大,在见识过冥界的广袤无界后,小三也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再不复一开始的嚣张与肆意。

  依仗着天赋的空间之能,它在冥界之中自由穿梭着。收敛了曾经疯狂的猎食,小三的行动变得更加隐蔽,同时也更加谨慎,轻易再不挑衅,死战,而是每逢不利立刻逃走。

  在这种情况,拥有空间隐身两大逃遁利器的小三再未遇到过上次的风险,实力也在漫长的旅程中渐渐强大。

  尽管如此,寻找两界的任务依然艰难而漫长。

  小三看不到尽头,也感觉不到来自两界的信息。

  身体中的因果线依旧通向未知的远方,三年的追寻也看不到尽头,一度让小三的内心也充满迷惘。

  幸运的是,唐劫的心念偶而会从另一端延伸过来,安慰小三,鼓励小三,让小三得以坚持下去。

  但是到底要坚持到何时,小三也茫然不知。

  今天在又猎食了一只鬼物后,小三熟练的将鬼物遗留的一切清理干净,然后向前飞去。

  就在这时,它突然感到自己体内的因果线动了一下。

  遥指远方,在那片迷蒙空间的背后,一丝丝熟悉的感觉传来。

  小三精神陡然一震。

  它感觉到了。

  那熟悉的感觉,就在前方。

  欢啸一声,小三向着远处飞去。

  身影如幻似电。

  可就在要接近的时候,这感觉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突然又消失了。

  小三大急,可任它怎么感受却都再找不回那一丝感觉。

  因果线又恢复了先前无动于衷的样子,命运的指针在轻轻拨动了一下后,便又停下了。

  “莫急。”唐劫的声音在小三心海想起。

  “父亲!”小三大叫。

  “我感受到了。”唐劫回答:“你并没有到达两界所在的空间,但是你收到了一份因果。”

  “一份因果?”小三茫然。

  “确切地说,是我的因果。是我的因果线被牵动了。也许,它能引领你跳入两界。”

  “我该怎么做?”小三急问。

  想了想,唐劫回答:“顺着你的感觉走,当感觉停下的时候……等待!”

  小三听过,闭上眼睛。

  片刻,它回头望向远方。

  一条大河正从天际汹涌而来。

  那是冥河。

  无论小三走了多远,它都能看到这条河。

  无始,无终。

  于是小三一步步向着冥河走去,冥冥中的感受告诉它,在那里,它能等到他寻找的机会。

  出路已近!

第八十一章

强掳

  作为许妙然的身边人,红苑是有自己单独的住所的,叫清意轩。轩里有四个丫头专门负责服侍她。在长风岛上则另有两套大宅院,数百亩田地的私产,配了几十个下人。不过大部分时间,红苑都还是住在清意轩,这里离许妙然近,可以随叫随到。

  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许妙然更是严令她无事不得离轩,要出去也需得有人陪同,还特意请了北沧寒与蔡君扬来保护她。

  这个任务交过来时,洗月派其他人还很是为此起哄了一番。

  清晨时分,悠扬的箫声准时响起。

  清意轩外的小花亭里,北沧寒捧着一管玉箫,放在嘴边吹出动听的曲奏。

  箫声如清泉,叮咚响彻,流入人心,又如莺鸟轻诉,辗转蜿蜒。

  待到一曲吹罢,身后响起掌声。

  回身望去,只见红苑正站在他身后,笑意盈盈地看着她,身边还站着一个婢子,端着个盘子,盘中盛的是一碗莲子羹。

  红苑已笑道:“北大哥真是好萧艺,一曲箫音真是人间难得几回闻。”

  说话间语笑嫣然,恬静淑雅,哪还有曾经的冲天小辣椒风采。

  北沧寒收箫笑道:“红苑姑娘说笑了,闲来无事时耍那么几下罢了,哪经得起姑娘如此夸赞。”

  红苑已笑吟吟走上前,将那碗莲子羹捧过来:“这些日子辛苦北大哥了,这碗莲子羹是我今早起来亲自熬的,虽不是什么好东西,也算是一点心意吧。”

  “那怎么好意思。”北沧寒想要拒绝,但看红苑小嘴噘着,大有你不喝我就哭的架势,终还是接下了。

  却听不远处又一个声音响起:“红苑姑娘这就有些厚此薄彼了吧?一样是来当护院的,凭什么他北沧寒就有莲子羹喝,我却只能喝西北风?”

  不用看也知道说话的是谁。

  抬头望去,果见花亭前已站了蔡君扬的身影。一袭武士服,身背门板大剑,看起来不像修者,到像个正宗的武士。

  这刻双臂交叉抱于胸前,正靠在一根柱子上看他们呢。

  红苑脸一红,随即道:“蔡大哥想喝,我吩咐下人为蔡大哥去做便是了,说什么厚此薄彼呢。”

  “罢了罢了,我终是吃不到红苑姑娘亲手做的莲子羹了,不过能看到红苑姑娘如此温文的样子,也不枉我今天一早在这埋伏看戏了,哈哈。”

  红苑一跺脚:“说什么呢。”

  竟是红着脸匆匆跑了。

  北沧寒没好气的瞪了蔡君扬一眼:“就你话多,想喝拿去。”

  说着已将莲子羹推给蔡君扬。

  蔡君扬啧啧摇头:“人家大清早特意为你亲手做的,你却连尝都不尝一下就让给我,这要让她看见了,只怕会伤心啊。”

  说着目光已落在远方,那里,红苑正偷眼向这边瞧,看到北沧寒的动作,小脸儿已是白了一下。

  北沧寒却是不客气的回答:“我心在大道,无意男女。”

  蔡君扬立刻道:“男女之情与大道并不冲突,阴阳调和说不定才是这天地真理。君不见那些真君天尊,该成亲的照成亲,该生子的也照生子。”

  “大道不同,你就不要为难我了。”北沧寒见蔡君扬不结,便将莲子羹放下,却是自己也不喝。

  远处红苑见了,心中一酸,竟是有几滴泪珠落下。

  正心酸际,却听一个声音突然道:“小娃娃何事心酸呢?要不要老身为你开解一番?”

  红苑一惊,就见身前不知河时已站了一人。

  那人穿着一身大红衣裳,绣有十八血梅,朵朵盛开艳丽,脸上却罩了块黑布,看不见脸,但是露出的额头却密布皱纹,让人一望可知是老年人。不仅如此,手里更拿着一根龙头拐杖,脚下还穿着一双布鞋,看似简单,内中却孕藏宝光,分明是一双极品宝鞋。

  “桑红梅!”只是一眼,红苑就认出来人,脱口叫出声来。这也难怪,虽然桑红梅蒙了面,但她那一身招牌式的行头却完全没变,盘龙拐,血莲衣,凤纹靴,更别说她那一幅风烛残年的苍老样子,在天涯海阁可说是蝎子拉屎——独(毒)一份。

  如此特立独行的装束,与其说她是蒙面而来,到不如说从一开始她就没打算隐瞒身份,否则最基础的易容之法总是会的。其蒙面的用意大概也就是将来对薄公堂的时候可以说一句:你凭什么说那就是我。

  一方面要别人知道是自己干的,一方面为否认事实留下空间,这就是桑红梅的性情。

  她就是要让许妙然知道是自己做的,却偏偏拿自己没办法,从她的愤怒中获得满足。

  这刻看着红苑,桑红梅已嘿嘿笑了起来:“小姑娘,既然不开心,不若就去老身那里坐坐吧。”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