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73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3/1209

返回书籍页面

  谢枫棠却是不愿放过他,继续道:“我听说,庄申和你交好?”

  “只是认识,却还说不上交好。”唐劫不动声色的纠正着。

  “可据我所知,他失踪前还找过你?”

  “为了大考,希望我帮他补习,不过我拒绝了,最近这种事比较多,庄申只是其中之一,学子实在忙不过来。”唐劫小心翼翼地措辞措句。

  谢枫棠呵呵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到是听说你文科不错。洗月学院开办文科,一直颇为学子诟病,看起来你到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其实也是有些烦的。”唐劫却笑道:“不过学院教我们习文读书,是为了教我们做人的道理。修仙炼法,好比身怀利器,若不懂道理,不会做人,那这仙法不如不修。正因明白了此点,学子不敢懈怠。”

  谢枫棠眉头一挑:“说的到是不错,就是做起来不知如何。总有那么一些人,口中冠冕堂皇,暗地里却心狠手辣啊。”

  唐劫笑道:“学子不敢自夸,但是不杀无辜,有恩报恩这种最起码的道理,肯定还是懂的,也是能做到的。”

  “有恩报恩?”谢枫棠的眼睛眯了起来:“那你觉得现在谁对你有恩情呢?”

  “吴家二老,还有卫府。”唐劫立刻回答。

  “那你可有报答他们?”

  “学子正在努力。”

  说到这,唐劫心中一动,想这或许是将培元丹换成延年益寿丹的机会,连忙道:“其实这些日子,学子曾想寄份灵药给吴家二老。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谢枫棠问。

  唐劫故意犹豫了一下,才把吴幸的事说了出来。

  当然他不会说是怕天神宫注意到自己对吴家二老的态度,只说是买延年益寿丹不容易,所以委托了吴幸来做这件事。

  “竟然还有这种事?你所说属实?”谢枫棠的脸色已严肃起来。

  大治之世,道义为先。

  不管暗里怎样肮脏,表面的正气总是需要维持的,一些无伤自己利益的正义也总是勇于捍卫的。

  对于谢枫棠来说,一瓶延年益寿丹实在不算什么,自然是比不得孝敬父母来得重要。这吴幸大逆不道,竟敢贪墨给自己父母的馈赠,委实不像话之极。

  唐劫苦笑:“这种事,学子怎敢撒谎?”

  他对吴幸殊无好感,对他的命运那是一点都不关心了。若是能借此事为吴家二老求到灵药,再增强谢枫棠对自己的信心,那便是大值。

  说白了,他现在说这件事,就好像当初向郑书凤要三两银子的月钱一样,都是借助对吴家二老的孝敬来表现出自己的“忠义”。

  从这方面说,唐劫的孝顺具有极大的功利意图,使得付出变成回报,引诱他人对自己的投资。

  但唐劫并不以为意。

  就算没有这回报,他也会对二老好,而若孝顺能得到额外的回报,又为何不要?

  公与私,黑与白,本就极易混淆,孰是孰非难以理清,因此他对待事物的处理方法很简单——若这件事做起来对人无害而于己有益,那便尽管去做。

  当然,这个对人无害,就不包括敌人和自己鄙视的人了。

  这刻听到唐劫这么说,谢枫棠立时取出一张符,写了几句话后燃掉,这才对唐劫道:“这件事,我会让人问个明白,如若属实,定要……”

  他没说完,唐劫已弯下腰道:“如若属实,请院主不要责罚吴幸,更不要声张。不管怎样,他都是二老亲子,二老不会希望看到他被逐出学院的,若是因为我而导致他成为弃生,那反而是无功有过了。”

  谢枫棠怔了怔,终于点头:“我现在开始相信你这人本性不错了。放心吧,如若属实,我便不去理会,但我会好好奖励你。这样吧,此次大考,如果你能获得头名,学院便奖励你一瓶延年益寿丹,另外……还可以给你一份神秘重礼,你看如何?”

  唐劫先是一怔,随即大喜拜倒:“多谢院主厚赐!”

  学院的规矩历来是少数优先,处处皆争。

  大考前三皆有奖励,这是年年必然的事。

  但这一次注定要不同以往。

  虽然谢枫棠没有说明,但不问可知,这所谓的神秘重礼,多半就是那天一九层的进入资格。

  之所以要说神秘重礼,自然是担心他万一没拿到头名怎么办。以神秘之名冠之,到时候奖励什么自然还是洗月学院说了算。

  谢枫棠这一手玩得漂亮,进可攻退可守。

  以前他对唐劫还只是小有奖励,拉拢一下。但这次闵东的事出来后,他对唐劫的怀疑更重,而唐劫的表现也的确让他满意,确实可以考虑让他学习洗月秘法。

  传授秘法这种事,对每个学子来说都是天大厚赐,而对洗月学院来说,却是半点资源都不消耗的,实在是最最划算不过的投资。哪怕将来真弄错了,也不过是多个亲传弟子,对门派也是没半点害处的。

  而有了学院奖励的延年益寿丹,唐劫就不用到处去找人换药弄的世人皆知了。

  至于怎么寄回去……唉,再想办法吧。

  一下子解决两件大事,就算明知道谢枫棠意在兵鉴,唐劫对谢枫棠还是有许多感激的。

  ……

  离了谢枫棠住所,唐劫去了趟灵妙坊买药草,正准备居所修炼离经,却看到卫天冲神神秘秘找了过来,一路上左右张望,似是要干什么隐秘事似的。见到唐劫,卫天更是一把抓着唐劫道:“唐劫,这次你一定要帮我啊!”

  唐劫被他弄的摸不着头脑,只好问:“出什么事了吗?”

  “嗨,还有什么事?”卫天冲一拍大腿:“大考啊!”

  又是大考。

  看来这段时间所有的学子都在为大考焦头烂额呢。

  唐劫笑道:“少爷想过大考简单,正好这段时间我也要复读一下,我们正好一起读书。”

  卫天冲大嘴一撇:“不成的,不成的,看了也没用,我是看不明白那些了。”

  “那你要我怎么帮你?”

  脑海中灵光一闪,唐劫心中震惊,指着卫天冲的手都哆嗦起来:“你……你……不是吧?”

  卫天冲嘿嘿一笑:“没错,就是!”

  人已凑到唐劫耳边:“这次大考,我可就靠你了,一定要给我答案啊!”

  唐劫倒吸一口冷气:“少爷,有监考的,这事我可真帮不了啊。”

  “你能行的!”卫天冲语重心长,他左右看看无人,凑着唐劫表情激动道:“你听我说,这次我都已经计划好了。只要你在数理和天文上帮我一把就行,那些个计算题太难了!!!我算不出来,你考好之后就看我做手势。我伸左手就代表大题,右手就代表小题,安全起见,你用手诀回答我,定向诀代表1,无向诀代表2……”

  卫天冲滔滔不绝地说着,越说越兴奋,唐劫听得目瞪口呆。

  卫天冲还在继续:“若是自然,就用手势比划,伸脖意为鹤,缩头即是龟,人体百穴你直接指,内容太多,咱们得好好练练配合,我们这就去你屋里,实练一番……”

  唐劫已是两眼呆直。

  卫天冲还要继续,看唐劫不说话,伸出五指在他眼前晃晃:“喂,你怎么了?”唐劫这才回过神来,轻咳了一声:“这要被发现,那可了不得啊!”

  考场作弊,一次扣分二十,取消当次考试资格;两次五十,取消当次考试资格;三次驱逐。

  “不用怕。”卫天冲大大咧咧道:“我的计划没有证据,谁也抓不着。我早就打听清楚了,这洗月学院大考和其他规矩一样,只要你不被当场抓到,没有实证,那是半点事都不会有的。只要有你帮忙,我过了这关,以后就可以轻轻松松修炼了,这就叫学以致用!”

  说到后面,卫天冲已开始摇头晃脑起来。

  这时候他到开始学以致用了。

  唐劫无奈:“却是太冒险了,你何不再等等,多读两年总是能通过的。”

  “那时候就晚了。再说万一通不过怎么办?”

  对他来说,这次和唐劫同考就是最大的机会,错过这次机会,唐劫必过,他以后想作弊都找不着人帮他。

  唐劫无奈道:“那你其他内容怎么办?只有数字答案,你还是通不过大考!”

  卫天冲脸一红,左右看看,再度确认周围无人后,这才严肃道:“放心吧,我早有万全准备,保证万无一失。”

  “什么万全之策?”

  卫天冲一咬牙,干脆拉着唐劫进旁边小密林,然后衣服一掀,只见上面贴满了小纸条。

  唐劫看得险些没昏过去,卫天冲已兴奋道:“怎么样?准备周全吧?这可是我让侍梦特地为我准备的。”

  唐劫强忍着没喷出来,咬牙回答:“小少爷……你刚才还说只要没有实证的呢?这里是洗月学院,就算是作弊,那也要讲些技术含量啊!”

第三十一章

陷害

  好说歹说,让卫天冲明白“此法不可行”,唐劫这才得以脱身。

  回到陶然居,唐劫烧了一大桶水,将那些药物全部丢进去后便跳入桶中运转心法,洗练自身。

  这离经的修炼过程当真是一件极折腾人的事,唐劫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大煮活人,药力在震腾过程中随着水汽侵入体内,于是身体里就像是有一把火在燃烧,让他体内的血气沸腾,全身上下的毛孔竟然渗出点点血珠,整个人看起来可怖之极。

  过程整整持续了有半个时辰,直至唐劫将心法运转三回,将所有药性吸收完毕后才告结束。

  待到出来时,唐劫发现自己精神竟好了许多。昨天使用兵字诀后,他原本一整天都有气无力,这刻却只觉得精神饱满,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气。

  再看身上,那原本被震煮的皮肤块块开裂,掉下一层层老皮,露出的新皮却是晶莹如玉。

  “这就算是脱胎换骨了吗?”唐劫喃喃自语。

  按离经所述,兵主将炼体分为五个阶段,分别为草木之体,玉石之体,金刚之体,仙灵之体,大道之体。

  其中藏象经修炼能够达到的境界就是草木之体,修炼有成后,百病不生,凡兵不伤。玉石之体则除了进一步强大体质外,还由外及内,连五脏六腑都有修到,全身血气旺盛,举重若轻,气力悠长,有玉质金髓一说。

  至于后面金刚之体,修炼大成后才叫真正的体若金刚,就算是法宝砍上来也可硬抗。若修成仙灵之体,则自通变化,成不死之身。

  唐劫此刻肤显玉色,代表了他已摸到玉石之体的门槛。

  藏象经本就是离经的入门功法,他练了三年,草木之体基本大成,进入玉石之态自是再正常不过,不过也只是摸到门槛,距离玉质金髓的程度还差了许多。

  此时再看那桶中的水,已是一片乌黑,也不知是未洗的尘垢,还是体内排出的污秽所致。

  虽然有些折腾人,但实际上离经的修炼相当简单。

  这一澡洗过后就算完成了,再要修炼就得重新搜集新的药物,问题是仅修炼这一回,就把之前唐劫积攒的灵钱差不多全耗空了。

  唐劫估摸了一下,这离经修炼不耗时间,就是耗资源太猛,而洗月心法修炼主要还是靠时间积累,药物能提供的帮助有限。

  这么算下来,基本上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修炼时间归洗月心法,百分之九十九的修炼资源归离经。

  自己现在穷鬼一个,有时间却没钱,终究还是得把主要精力放在洗月心法上。

  所以接下来,唐劫便继续修炼少海洞金诀,顺便把那新学的凝水罩和元气针再熟练一下。

  凝水罩简单,有水光罩的基础,唐劫很轻易便熟练了这门法术,反到是那元气针又得从头来过。

  好在闵东死后,洗月学院警戒骤然加紧,短时间内不用担心天神宫再出手,因此唐劫也不再急着苦练法术,每日里只是正常修炼。

  不过明面上,学院只说闵东是擅自出外历练而死,至于庄申的始终,也只说他因家有急事,临时退学,因此大部分学子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对于绝大部分学子来说,洗月学院就是一片安静祥和之地,虽然也有激烈的竞争,却还远远达不到生死的程度。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