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64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46/1209

返回书籍页面

  说着唐劫取出山河社稷图一展,图中已走出本体。

  两个唐劫对望了一眼,下一刻同时在自己手臂上一划,两道长长的血泉迸出,直放了好一会儿,分身与本体都有些支撑不住时方才停下。

  此时空中已凝聚出一个硕大的血球,正在空中不断扭曲着,渐渐竟变化成一个婴儿,外部用血色的胎衣包裹着。接着这婴儿不断长大,渐渐变成成人,包裹着的血色胎衣破裂,又一个唐劫已然出现。

  与以往的复制体不同,眼前的复制体刚一出现就是悬于空中的,这说明他会飞行,懂法术。这已经超脱了幻术的范畴,进入身外化身的层次。

  修仙者的分身一般有数个层次,最高明的叫分身,也就是唐劫这般。次一些的叫化身,化身一般具有部分本体的实力,不过不能长期存在,更无法修炼。最差的叫做影身,也叫幻影,就是复制体这种存在,其真实的称呼应当叫做影身。影身是没有任何攻击能力的,只能作为迷惑诱导性的存在。

  但是现在,借助于自身的血液,唐劫的这个影身其实已经成为了身外化身,可以施展多种法术,战力不比一般的修者差多少。不过要凝聚出这样的化身需要的鲜血太多,对本身影响实在太大,从战斗力考虑其实反而下降了。当然这也是因为唐劫境界不够的缘故,身外化身本就不是他这个境界能用的。强自施展,自然要多付出些代价。

  这刻这个血影身刚一出现,就开始自动分裂,由一化二,由二化四,不断变化着,转眼间已化成千百个之多,赫然正是血河之主当日使用过的法门。

  唐劫的分身吸收过血玛瑙,无意中已得了一些血影分身大法,再加本体合道后,同样掌握了以鲜血凝聚复制体的手段,两相结合下,已可部分再现血河之能。

  这些复制体并非以唐劫的形象出现,而是变化成各种飞鸟。

  在唐劫的控制下,数以千百计的血鸟就这样一起朝着四面八方飞去。

  在唐劫的意念控制下,这些血鸟不断飞行,唯一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寻找血河之主。

  成百上千的血鸟就这么洒出去,意念也被分成千百道,通过那无数个眼睛开始观察四方。每秒钟都要千百道的画面传回到唐劫的脑海中,大量的信息冲击让唐劫也感到一阵目眩。若非他领悟了智慧道,仅是这大量信息的冲击就够他受的。

  血鸟复制体们就像是一张辐射的大网,有序的扩散着,尽情的在天空穿梭,并不隐藏自己的身形。

  要么发现目标,要么被目标发现。

  如此大张旗鼓的行事,遇到麻烦也就是显而易见的事。

  一只血鸟正在飞行的时候,突然就见到一只双翼舒展有如乌云蔽日的巨鸟向他飞来,只脖子一伸,大嘴便将复制体整个叼住,尚未用力,复制体便啪的一声碎成气泡,只留下几滴鲜血,那巨鸟发出奇怪的咕咕声,惊讶于食物的消失。

  另一只血鸟在飞行过一片树林的时候正遇到一道剑魂,漫天剑光冲起的瞬间,便将复制体绞为粉碎。

  还有血鸟在飞入一片险地后,唐劫甚至未看到发生什么,那复制体就已莫名其妙的陨落。

  更多的复制体则是陨落在那些代行者手中。

  总有许多天生手贱之人,看到一只鸟飞过去,闲着没事也要攻击一下。

  一只血鸟正在空中扑楞楞地飞行着,突然间不知从哪里射来一道黑色火箭,正打在那血鸟上,啪的一声,血鸟碎裂。

  下方山头,黑眼收回手指,饶有兴致地说:“这鸟有趣诶,拿山大哥,我们一起来打鸟玩吧。”

  拿山给了他一个无聊的白眼,看着手里的星盘面色凝重:“三仙殿快要开启了,唐劫他们也该来了。”

  一路飞行,千百个复制体因各种各样的原因破灭了近三分之一。

  然而这么多复制体并非白白牺牲,在大范围的撒网之后,唐劫终于找到了血河之主。

  那是一个心魔期的血河分身。

  很快,唐劫又看到了第二个,第三个……

  最终找到的血河分身有十余个之多,其中甚至还包括了一名化魂分身。

  猜测得到了证实,唐劫的表情也沉重起来:“十一个心魔,一个化魂……妈的,不会是直接派了一个紫府期的分身来追杀老子吧?”

  尽管不愿相信,但唐劫也知道,自己的猜测多半就是事实。

  血河之主也是疯了,对付自己一个灵环期竟然出动了这么大的阵仗,这老混蛋至于么?

  唐劫微微有些不解。

  但是不管怎样,血河之主既已来了,就早晚要面对。

  上天是眷顾自己的,让自己在遇到血河之前先得到了他的消息,避免了一场措手不及的遭遇。

  如何利用好这个机遇,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

  想到这,唐劫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

  与此同时,远在万宝天的另一头。

  一具血河分身看着远处飞过的血鸟,不知为何,心中竟生起了一股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作为分身,每一具身体间自然也是有感应的。

  血河之主凝神细思了片刻,终于想起似乎其他的分身也有遇到过类似的鸟儿。

  这里的类似,指的不是鸟儿的形体,而是它们身上的气息。

  这气息让血河之主脸色一凝,他屈指一弹,一缕指风已打在那鸟儿身上。

  鸟儿碎裂,化成一滴血珠跌落。

  血河手一捞,那血珠已飞到他手心中,就在他要他要把血珠慑入体内感知其存在的时候,那血珠突然化成烟雾消散。

  血河脸色微变,对着那血雾猛地吸了一口,那血雾一下子化烟散去,尽管如此,还是有一缕气息被血河嗅到。

  那熟悉的气味先是让他愣了愣,随即暴喝出声:“唐劫!”

  暴吼声如雷震九天,震荡天地。

  下一刻血河之主的身上已激荡出冲天杀气,这老儿脸冒红光,大声道:“好小子,竟敢反过来窥探我,不过让我得了你的血肉气息,我看你这次还能往哪儿逃!”

  说着他已闭上眼,开始感受这血雾的源头。虽然只是一缕血雾,但是对于血河之主这样的存在而言,已经够了。

  下一刻,血河之主突然睁眼看向远方,脸上露出狰狞笑意:“找到你了!”

  随着这话落下,距离唐劫最近的四具心魔分身同时动了起来,向着唐劫所在的方向飞去。

  令人惊讶是,血河之主并没有把所有分身都派过去,在派去这四具心魔分身后,血河之主反而安静了下来。

  他依旧坐于云端,看着远方。

  在远方的群山中,一片浩大宫殿正位于其间。

  血河之主贪婪的看着那宫殿,喃喃道:“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说起来,能有这机会还得多谢你呢,唐劫。作为对你的感谢,老夫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第三十七章

定计

  血珠破碎,血雾迸散,唐劫立时心有所感,那一刻他已知道自己被血河发现,再不犹豫,心念电转下,所有血鸟已在同一瞬间迸碎,消散。

  让血河得到的血珠越多,对他的追踪就越方便。

  同时唐劫起身,手中捏动印法,一只通灵慧眼已然生成。将这慧眼里往云层里一抛,唐劫已扬手抛出一张阵图。这阵图甫一出现,便化成一片蓝天白云,与周边环境融为一体,再不分彼此,只是将那枚通灵慧眼牢牢遮住。

  以一个阵法来掩护一枚通灵慧眼。

  做好此事,唐劫才拍拍兔子道:“走!”

  此时此刻血河多半已知道他的位置,再不走迟恐不及。

  兔子四腿一拨拉,带着唐劫高速在天空飞过,只留下一道长长的气痕。

  唐劫离开后没多久,第一个血河分身已出现在唐劫先前停留的地方。

  只看了一眼四周,然后闭目细细感受了一番,这次竟似锁定了唐劫,突然见一转头,看向唐劫逃走的方向,说了一句:“那边。”

  身形一闪,已自追了上去。

  没过多久,第二,第三,第四个血河分身也先后来到,这次却是停都不停,直朝唐劫的方向追了下去。

  与此同时,唐劫也在监视着血河的动向——两个人的战争在开始之前,首先进行的就是侦察与反侦察,追踪与反追踪的较量。

  在实力上,血河之主明显胜出一筹,但在重视与筹备方面则唐劫更甚。

  当强大者与弱小者对撞时,真正决定胜负的不是力量的大小,而是双方的投入。

  因此在这场侦察与反侦察的斗争里,唐劫先胜一筹。

  坐在兔背上,唐劫双目闪动灵光,浮现出血河之主的画面。他看着血河之主在空中张望,探索,寻找,并一路追下,喃喃道:“能够锁定我,看样子是对鲜血源头的追溯,但需要反复探察,说明不够牢靠,当有法遮掩。第一个寻找后,余者直接追击,证明所有分身之间的确也是心灵相通。速度方面……”

  唐劫盯着血河一闪而去的身形,大脑飞快转动着,智慧道全力运转,已算出血河的速度比起图图其实还低了一些。图图是迷天兔族,作为天生的骑兽,别的本事没有,就是速度够快。当然这也和血河现在的境界有关,若是他所有的分身凝聚在一起,以无上神通驭空而飞,只怕图图也不行,除非它境界进一步提升。

  依仗有图图,在这场追踪与反追踪的较量里,唐劫依然是赢家,这使他有了更加充裕的时间。

  双目依旧在凝视着血河的背影。

  在第四个血河分身过去后,唐劫就再没看到新的血河分身。

  “四个……他就只派了四个心魔期过来。”唐劫自语。

  是看不起自己吗?

  论实力,四个心魔期对付自己一个到也够了。

  可如果是那样,他又为什么凝聚出更多的力量追杀自己?

  凝聚出那么强大的力量,最终却只派出四个心魔分身,就好比点了丰盛的大餐,却只吃了一小口。

  唐劫的眼睛眯了起来。

  不管怎样,消息总是好的。本来唐劫还在考虑如何分而击之,现在看来,到不需要自己动这个脑筋,血河之主自己就把机会送上门来了。

  四个心魔,说强不强,说弱不弱。

  虽然当初唐劫集五人之力才战胜一个血河之主,但那是因为唐劫也没有出全力。如果把帝刃,阵图甚至伊伊都算上,一对一战一个心魔期的血河分身,唐劫还是有些把握的。

  至于剩下的三个,本体当可对付,或许会有一番大战,但赢家必然是自己。

  唯一的问题是,所有的血河分身都是心灵相通的。一旦本体出动,其他的血河分身就必会知晓,血河将再不会错估他的实力。而四个心魔,可能只是现在追杀的血河分身十分之一都不到的实力而已,为了这点实力就暴露本体,到底值不值得?如果不出动,又该如何应对?

  唐劫也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

  “要不,我们用影身之法将他们骗开,然后逐一击破?”伊伊在旁边出谋划策道。跟随唐劫这些年,小姑娘也学会了许多兵法之道,懂得了一些分而击之的道理。

  唐劫却摇摇头:“没用的,别说血河不那么容易被骗,就算能骗到也意义不大。血河的所有分身都是心灵相通,任何一个分身受袭,其他分身都会第一时间得知,并及时来援,对付他使用分而化之的手段并无意义,反倒有可能被他的一个分身纠缠,导致我们失去逃离机会。”

  “那怎么办?”伊伊顿时犯起了愁:“要不……我们就让本体出马?”

  唐劫依然摇头:“不行,那只会让血河之主更加看重我们,下一次追杀派来的只怕就不是四个心魔而是四个化魂了。”

  “现在不也派来好多?光我们看到的就十多个心魔和一个化魂。”伊伊嘟囔道。

  “却未必全是冲着我来的。”唐劫悠然回答:“有件事很奇怪。”

  “什么?”

  “血河第一次找我们用了几个月时间,那是因为他不知道我在哪儿。但是等我们消灭过他一次后,他已经知道了我的位置,就算一个分身来不及在三天时间内赶到自由之都,以本体仙台境那通天的手段,还不能把分身在最短时间内送到自由之都吗?要知道那三天我可是随时做好了用传送阵逃亡的准备,可他却偏偏就是没来!这太不可思议了。”

  伊伊怔了怔,看着唐劫,一时还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唐劫已继续道:“三天……宝贵的三天!血河之主没有抓住,硬是等到三天后,我进了万宝天方才追过来,不知与天火塔有了什么交易才进入此地。你不觉得奇怪吗?好端端的能提前对付我却不做,非要错过时机再付出不知怎样巨大的代价再进来。进来之后已经知道了我的位置,却不全力追杀,那么多分身,完全可以进一步分裂,像我那样去撒网,结果前段时间连个影子都没见,还是我先找到他。等他察觉了,没有全部过来追杀,反而只派出四个心魔分身……他真的是为了我进来的吗?派出那么强的分身,真的是为了我吗?”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