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631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631/1209

返回书籍页面

第二十四章

战血河

  虚立天空,血河之主无比愤怒的注视着唐劫。

  他已是彻底出离愤怒了。

  费了这么些日子,血河之主终于找到唐劫,没想到他还没出手呢,到让唐劫给打了个伏击。

  关键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怎么露的马脚。

  以他堂堂仙台之尊,就算现在只凝聚了一个心魔期的化身,也不是随便谁能轻易发现的。

  这刻瞪着唐劫,血河之主怒道:“说,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刚才众人的攻击明显是被唐劫引导,因此血河之主知道,发现他的肯定是唐劫。

  其实从一开始,唐劫就没认为血河之主会放过自己。

  刚来到血河界时,他和图图谈论血河之主,就猜到了血河之主极可能追来,既如此,他又怎可能不做准备?

  来到自由之都的这些日子,唐劫早在自由之都各处布下监测法阵,由伊伊负责看顾,任何疑似血河之主的存在,都会被加以留意。

  血河之主完全没想到世上还有反侦察这种概念,无论是化身还是出入自由之都,都未想过要隐瞒自身,唐劫要不发现他才奇怪呢。

  正因此早在血河发现他之前,他就先一步发现了血河到来。发现血河之后,唐劫就再没去过竞技场,再加上他蛰伏塔中不出,血河之主也不知道他在哪儿,只能隐隐感应到他就在城里,因此一直在寻找他。

  今天这场宴会,是唐劫这段时间唯一出来的一次。

  没有想到就是这一次,就引的血河直接追了过来。

  要不是他事先有提防,真不会想到血河之主竟然能够察觉他的行踪,正因此才假借逃债跑出百岳楼。即便如此,血河之主也依旧追了过来,让唐劫知道血河应当有某种追踪自己的方法,并设计了反袭。

  没想到的是哪怕只是一个分身,血河竟然也抗住了五人的联手偷袭,只能说到底不愧是仙台大能,哪怕是心魔期分身亦远超同类。

  这刻唐劫一笑道:“你想知道啊?”

  血河之主本能的点点头。

  唐劫嘴一撇:“偏不告诉你。”

  一句话气得血河之主险些从空中摔下来。

  唐劫已冲霄而上,双手齐出,天际已开始落下一片又一片的刀轮。

  九重天劫刀!

  无边刀雨充斥了整片天空,唐劫已喝道:“动手!”

  拿山眉头一皱,他虽是豪勇猛士,却不卤莽冲动,有心想问一下这人到底是谁,跟踪他们做什么,要不是之前唐劫偷偷提醒大家有人跟踪他们,他还真没发现。拿山不怕战斗,但其实并不喜欢不明不白地战斗。

  可惜唐劫说动手就动手,却不给对方多话的机会。

  他不知道唐劫就怕他们知道血河的身份,以血河之主的威名,恐怕没几个人敢向他动手,正因此才要快刀斩乱麻,上来就打,不给这家伙报身份的机会。

  一旦打斗开始,再报名号就有示弱的成分,以血河之主的傲气,想来是绝不会对他们示弱的。

  拿山还在犹豫,黑眼已率先冲上,两道黑色焰柱同时卷向血河。

  在黑眼的想法里,事情就简单多了。既然对方跟踪自己,那就是不怀好意,既然不怀好意,自然就没必要客气了。多问作甚,打了便是。因此这刻一出手就是自己最拿手的炽天黑炎,两条黑色火龙盘卷着冲向血河之主,燎起冲天气势。

  与此同时,水妖与青莲也已悍然出手,青藤如鞭疯狂地抽向血河之主,蓝泉更是化成点点星芒如雨落下。

  眼见此状,拿山也不好再袖手,只能掀起黄龙助阵。

  五人联手,在这片空域中织出一片迷天光焰,内有无数风火肆虐咆哮,将血河之主整个卷入其中。

  血河之主却只是哼了一声:“小辈。”

  他自持身份,不愿在战斗中报名号,盛怒之下也就不再多话,单手就这么虚空一震,一只血色巨手已然出现,就这么张手抓向黑眼的火龙。

  黑眼大喜,他这炽天黑炎化成的火龙威力磅礴,看起来黑乎乎的不起眼,其核心温度却是极高,融金化铁,堪比地底岩浆,这血手就这么抓上去,后果可想而知。

  没想到血色大手一抓之下,虽发出呲呲的响声,黑色火龙却还是被血河之主抓在手中,粗壮的身躯在血色巨手下竟显如条小黑蛇般,无力的扭动着,竟被压制得越来越小。

  黑眼看得色变,好在这时青木的藤蔓已舞空飞来,缠向血河之主,那无数的藤蔓就像是最坚硬的荆棘,要将他缠死。然而就在藤蔓捆卷的同时,眼前的对手竟已化成一片血色河水。藤蔓虽密,却捆不住大河,就见血色河水已冲出藤网,大片的河水沾在那藤蔓上,斧子都无法砍断的坚硬藤蔓竟发出一片腐蚀声,现出大片的枯萎败落。

  这一幕惊的青莲也吓了一跳。

  在着之前他还从未见过谁能如此轻描淡写的就破掉自己的青罗藤,脱口叫道:“小心,这家伙扎手,见鬼,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在发现对方强悍后,青莲终于有了一丝摸对方底的觉悟。

  血河之主狞笑道:“我只要唐劫,现在滚开,饶尔等不死。”

  他自矜身份,因此这刻也只是借着青莲的话头说了一句,只道明自己与唐劫的关系。

  却不知大家听到这话后同时一愣,一起看向唐劫:“唐劫?你不是叫唐然吗?”

  唐劫耸耸肩:“我被此人追杀一路逃到自由之都,被迫化名唐然,就是为了躲他,没想到还是被他找上门来了。却是不好意思连累了大家。”

  原来是这样啊,大家“恍然大悟”。

  原本以为是哪位天王派来的人下的暗手,弄得大家紧张。

  这刻一听是唐劫的老对头追杀过来,反倒一起大笑起来,拿山更是放下心思道:“如此甚好,敢欺负我兄弟,看斧!”

  开天巨斧已斩出一片流光。

  黑眼更是道:“之前吃你的可有机会还了。”

  大家一起点头称是。

  甚好?

  甚什么好?

  血河之主一下没弄明白过来,都表明了自己是对着唐劫来的,怎么这几个人反而更加气势汹汹的来打自己。

  心中已是暴怒:“你们找死!”

  血色巨手再压,向着五人罩下。

  见此情形,唐劫已喝道:“五龙化形!”

  随着他这一声喊,青莲手一扬,那无数条青罗藤已同时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密密麻麻缠在一起,形成一条青色巨龙。

  同时水妖的蓝泉也汇聚成一条蓝色水龙。

  再加上拿山的土龙,黑眼的火龙,顷刻间形成四条长龙迎空飞舞。

  唐劫本人则将十宝剑再加五岳朝宗剑祭出,十一把剑落于空中,同时释放出大片剑气,在剑灵操纵下竟然变化形状,形成一条剑气长龙,那组成龙首的正是五岳朝宗剑。

  龙首剑身对着空中一仰,发出一声巨大的吼叫,竟真如活物一般,与其他四龙一起,形成五龙之影,对着下方血河之主探出龙爪。

  正是小五行战阵中的五龙化形。

  这一幕让血河之主也微微色变了一下。

  以他的实力,这种层次的五龙幻影自然不怕,但现在他用的只是一具心魔期的分身。就算他实力再强,以心魔期的实力要想对抗这五龙之力,也会有力不从心之感。

  这刻眼看龙爪临顶,他将那血色巨手向头上一顶,龙爪已从天而降,正撞在血色巨手上。

  那冲霄剑气化成的巨龙一击未能血手震溃,但是下一刻,拿山的土龙,黑眼的火龙,水妖的水龙还有青莲的木龙已接踵而下,先后撞在血手上。

  血河之主的血手威能虽强,却终挡不住这五人的联手合击,在又挡下土龙与火龙后,终于不堪负荷,被水龙一击冲散,接着是青莲的木龙一下撞在他的胸口,将他打的跌飞而出。

  “嗷!”血河之主发出了自战斗以来第一次痛苦的呼啸。

  这是他第一次负伤,而且是在面对面情况下被对手打伤,心中之愤怒可想而知。

  血河之主狂叫道:“竟敢伤我,你们全得死!”

  说着他体内猛然涌出一片血光,仿佛一片血海向着身周漫卷开来。

  这一下血海汪洋,肆虐长空,整个天空都被这片血海笼罩住。

  血色汪洋里,血河之主的身躯显得分外高大,随着他咆哮声声,就见血海中已冒出无数面目狰狞的鬼怪,一个个手里还拿着刀枪剑戟,同时对着天空发出狂怒的呼号。

  血海大神通!

  血海大神通是血河之主最为重要也是最根本的一种神通,以血海为国,化声无数血妖,构造成一个独立的血色世界。在这血色世界里,血河之主就是世界主宰,可以任由他施展一切威能。

  虽说神通只有紫府境方可正式始终眼,但血河之主何等人物,要想破格以心魔之躯施展也不是做不到,充其量就是威力受到影响,不过用来对付这五人当也够了。

  这刻血海展开,五人同在血海境内,只听耳边凄厉风啸,更有无数鬼哭之声,一个个也都色变,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黑眼,水妖和青莲都不是血族人,因此还不太了解这情况,拿山却是正宗的血族部落王子,拜的就是血河之主,对血海大神通却是有几分了解的。只是因血河之主历来不见外人,所以对其不熟悉吧。

  这刻一见到这片血海汪洋,拿山心中立时生起一丝不安感。

  不过他也未见过血海大神通,只听过其名,而且由血河之主本体施展的血海大神通,汪洋千里,血漫长空,其威势比之现今又不知强大多少倍。一时间也没想到分身上去,只错了下神便又息了念头。

  那边血海妖魔们却已纷纷涌上,对着五人扑来。

  “五龙绞杀!”唐劫喝道。

  小五行战阵中的五龙绞杀之变已然发动,五条长龙交错盘旋,全身鳞片倒竖,仿佛无数刀齿巨轮,盘卷着绞杀每一个冲抵的血海妖魔。那些血海妖魔刚一冲近便被绞成漫天血水落回血海,但是下一刻复又生成,源源不断的冲出。

  血河之主最强的地方不是他的进攻与防御,而是他那打不死的特性,生生不息,永无休止,论到持久耐战能力,纵观星罗界也找不出几个能与他比肩的。他的血海大神通也是一样,绞杀之法虽可杀妖魔,却不能真正灭之,只要血海犹在,妖魔便复生无尽。

  这刻海量的妖魔继续狂冲五行战阵,即便是以五人之力也感到难以承受。

  水妖更是骇然道:“唐然你是从哪里得罪的这怪物,实力竟然这么强。”

  作为同级中的佼佼者,无论是黑眼,拿山,水妖,个个都有过以低胜强,越阶胜人的经历,谁的手底下没一两条心魔修者的命?拿山身为心魔期,更是化魂都斩杀过。这样的五人联手,竟然奈何不了一个心魔修者,堪称是一件惊天大事。

  那时候大家同时想到的是,此人若是被其他天王所收揽,那此次万宝天之行只怕就注定颗粒无收,能活着都是好命了。

  有了这个念头,除唐劫与拿山外,其余三人反而心中同生狠念,务必要趁现在此人落单之机杀了他。

  一有此向,三人互相看看,黑眼已率先飞起,对着血河一指:“苍火黑龙炎!”

  就见一道汹涌的黑色火焰巨龙已从他手臂中飞出,这条黑色火龙明显比他之前释放的火龙更粗更壮,刚一出现就咆哮出无尽声威,竟带出了几分真龙气势,对着血海一头扎下。

  这一下冲击,血海中无数妖魔瞬间灰飞烟灭,连那片汪洋血海都在刹那间被烧出个血洞来。

  同时水妖青莲也一起出手,水妖却不是加粗水龙,而是在空中化出一片倾盆大雨,这雨生于天空,落于血海,存在不会短短一息间,却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威力,每一滴落于血海中,都带给血河之主被烧灼的痛苦。

  而在血海中,更有瓣瓣青莲在盛开,每开一瓣,血海就被凝固一分,大片青莲盛放中,血海流动竟生生被止了几分。

  失去了流动,血海那滔天威能也受到影响,连带着对五龙压制也小了许多。

  “你们!”拿山微微色变。

  他没想到黑眼他们三个会在这时候拿出拼命手段,一时间亦被惊得呆了。

  唐劫双目中放出狠色:“也该我了!”

  却是直朝着血河之主冲去。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