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561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61/1209

返回书籍页面

  就在它完全消逝的同时,唐劫的手已抓在了她的腿上,就听蓬的一声,红狐的一只左腿已然炸开,化出大片血雾。

  可怜这红狐本是速度极快的妖物,而炼体者最头疼的就是速度快的对手。因为体修的攻击手段较少,动辄直来直去,若对方凭借速度规避,就算打不过,缠总能缠一会儿。

  但红狐不知唐劫底细,错误的冲上去打,正是以短击长。

  这刻再被唐劫一爪碎腿,再想利用速度已是不可能了。

  废了红狐一腿,唐劫这才咦了一声回头看钱英晨“竟然还有力气坐起来,是我小看你了”,说话的同时抬手轰出一拳,这一拳击在上方空处,下一刻就听“啊”的一声惨叫,红狐已跌出空中。

  眼看唐劫又是一拳轰来,这妖狐咬着牙,身形一闪躲过,高叫道:“封不智,你在干什么?”

  这时再看,只见两个封不智竟是一起向后退去。

  他竟是要跑了!

  原本一门心思想抓唐劫的人,如今见到正主儿来了,却是慌不迭地落跑,看到此景,红狐终于知道自己上当。

  与红狐不同,封不智的眼睛很毒,从看到唐劫的第一眼前,就感觉到这个唐劫与以往有很大不同。

  分身与本体,在气势上其实存在着巨大差异。前者清秀,儒雅,气势并不夺人,后者则狂野,飚悍,凶猛,即便是隐去了身形,也隐不掉那强烈的气势。

  而唐劫对钱英晨的一击,更让他看出问题,他发现那不是法术,而是完完全全通过自身力量造成的。

  尽管还不能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那一刻,封不智本能地想到了自己。

  正因此,他没有落入这个所谓的“本体陷阱”中,而是让红狐先去试探。

  当红狐被唐劫一拳碎爪,视红狐的攻击如无物时,封不智仿佛看到了上一次战斗里,那神秘飚悍的猛男狂砸何岳阳的事。

  两个封不智同时对望了一眼,脑海中灵光一闪而逝,他终于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唐劫也有分身!

  原来那打杀何岳阳的不是唐劫帮手而就是唐劫自己!

  这才是真正的唐劫的力量!

  这个认识几乎要让他叫出声来。

  巨大的恐惧在一瞬间笼罩了封不智,他再不犹豫的向后退去,甚至连钱英晨都不管了。

  尽管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正确选择,这个决定却还是下得有些晚了。

  唐劫嘿然冷笑一声:“现在想走?晚了!”

  右手依旧搂着许妙然,左拳对地一击,就听轰然震响中,一股浩瀚拳力借着地面传彻四方,地下涌出无数道气流激射四方。

  封不智厉啸着飞起,此刻他已无心与唐劫争斗。

  但就烟尘漫起的同时,一道人影从前方冲出,射向黑袍封不智,带起一抹璀璨刀花。

  “唐劫!”

  那赫然是另一个唐劫,分身唐劫,也是那个他所熟知的唐劫。

  他从这里出来,显然之前是去清理藏在林中的那些兽炼门人了,而刚才本体的一击震地却不是为了阻他逃逸,而是为了掀起烟尘,遮蔽视线。

  也就是说,他还不想秘密泄露,不希望被人看到两个唐劫的同时存在。

  想到这,封不智厉啸着拍出一掌。

  这一掌拍出,不是对着前方冲来的分身唐劫,而是对着那漫天烟尘去的。

  他要拍散这遮蔽视野的云雾,让唐劫的秘密彻底暴露在每个人的眼前!

  唐劫似是也没想到封不智会有此举,分身的剑光击在封不智的防御法罩上,只一击便洞穿黑袍封不智的身体,犀利的刀气在他体内炸出一片血雾,但是封不智却理都不理他,劲潮席卷下,烟尘四散,刚刚被遮蔽的天空已重新恢复清明天空。

  这时黑袍封不智才怒吼着一掌拍向分身唐劫。

  就在这一掌击出的同时,他呆住了。

  眼前的人哪里还是分身唐劫,分明是那当初打杀何岳阳的高大猛汉!

  这是……

  变化之术!

  封不智一下明白了。

  两个唐劫,一个炼体,一个修法,而修法的这个很明显拥有变化之能。

  那样说的话,炼体的那个才是本体了。

  他不具备变化之能,却至少可以让自己在本来样子与肌肉猛汉之间转变,而当本体转成本来样子时,分身却变成了本体曾经的样子。

  通过这种方式,本体与分身互易身份,也就形成了无形的诱导,若用以对敌……红狐就是最典型的下场,错误的判断对手,错误的战斗选择,带来的是致命的结果!

  封不智仿佛在一瞬间看到了唐劫的计划。

  危急时刻,封不智的大脑反而清晰起来,理清了这一切的因果关系。

  可惜他明白这一切终究是太晚了。

  下一刻变化成巨汉的唐劫,金刀轻挥,已掠过封不智的身体。

  封不智想躲,却发现自己突然全身都动不了。

  身心深处有一种力量骤然升起,在一瞬间控制住了他,让他再无法动弹。

  这是……定身散,一种可被人控制发作时间的定身毒药。

  可唐劫是什么时候给他下了这种毒的?

  刷!

  金刀已再次刺入他的身体。

  一刀,两刀,三刀……

  唐劫冷酷无情的抽刺着,就像是在杀猪一般。

  封不智一动不动,任唐劫的刀在体内进出,那一刻他脑海中闪过当初他与唐劫对过的一掌。

  唐劫那碎裂的手指,掌心中划过的那一抹伤痕。

  原来,在那个时候,唐劫就已经做好了杀自己的准备了吗?

  “为什么……是我……”封不智从嗓子里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

  那一刻,他只想知道唐劫在那么多人里,为什么偏偏会选择自己作为下毒的优先对象。

  “因为你很厉害!”唐劫冷酷回答。

  定身散不值钱,但是要想把毒下到对方体内却不容易,机会只有一次,就要选择最有价值的目标。

  如果可以,他是想选玄钟子的,但事实是他接不下玄钟子的一掌。

  所以他选择了封不智。

  在他接触过的所有心魔修者中,封不智是智慧最高,实力最强,同时也最了解他的人。

  事实证明他没有错,封不智是第一个看破他分身与本体的人——唐劫也看出了封不智破解雾障的用意。

  麻痹全身的毒药终于散去。

  唐劫的刀也将封不智捅成了筛子。

  当金刀抽离身体时,封不智无力的跪了下去。

  他背后的黑熊虚影幻现,却没有攻击,只是仰天发出不甘的咆哮。

  封不智看着天空,讷讷道:“原来如此……承蒙看重。”

  “好走不送!”唐劫冷酷说道,金刀再挥,这一次是抹过他的脖子。

  一颗头颅冲天飞起,封不智的无头尸身重重跌落尘埃。

  一点幽魂从封不智体内冲出,直向远处白袍封不智的体内冲去。

  “你不该扫去尘埃的。”唐劫叹息。

  如果不是封不智扫去尘埃,唐劫还真未必发现这一点异象……封不智先前的表现完全就是伪装。

  下一刻,鬼卫的手爪已洞穿白袍封不智的胸口,将他的心脏生生挖了出来。

  与以往不同的是,那心脏竟化出人脸,发出惊恐的尖叫:“不要,不要杀我!”

  “都说了好走不送。”鬼卫冰冷道,随手一捏,心脏粉碎。

  唐劫微微挑了下眉头。

  这话不是他教鬼卫说的。

  随着那心脏的破裂,生命也失去了最后的支柱。

  白袍封不智化成一团碎石散落,只是在碎石中,有一块白玉莲花台分外引人瞩目。

  “天灵石。”唐劫低语:“怪不得你能分身呢。”

  天灵石在栖霞界也算是一种大名鼎鼎的神石,拥有载魂护魄之神效。简单的说法,就是有了它就可以提升自己灵魂的强度,可以加强抵抗神念攻击,可以用来作为分身化魂,还有一个更大的作用,就是它是冲击紫府的重要材料之一!

  正因此,天灵石在栖霞界也算重宝之一,没想到封不智竟会有一块。

  只不过他没有把它留来用作冲击紫府的宝贝,而是直接用来分身化魂了。

  他不知道这到不是封不智短视,而是当初封不智得到此物时被太多人看到,无法保密。从那时起,就不知有多少人对封不智的天灵石心生觊觎。

  别人到也罢了,问题是那些化魂境的半步紫府,他们若是想要,当时只有灵环期的封不智是抗不住的。

  因此他想来想去,便干脆将天灵石用来做了分身凭依,将它用了,别人就没法说什么了。

  这也是为什么封不智的分身无法保密的原因。

  而在失去了白鹤妖身后,封不智失去了化身凭依,原本用于承载分魂的天灵石转而就成了构成新躯体的材料,代价就是新的白袍比之老白袍要呆滞许多,失去了往日之灵动,真假难辨之功效。

  从碎石中取出莲花法台,唐劫看了看,信手收起。

  此物是重宝,不过具体要如何用法,还需好好斟酌。

  此时场中的战斗也已结束。

  在本体面前,钱英晨与红狐本来就构不成任何威胁,何况还先后重伤。

  红狐当场死去,钱英晨却还活着。

  “你留着他干吗?”许妙然一想到钱英晨干的那些事,就想一刀把他宰了。

  唐劫笑笑:“妖物只有死了的才有价值,人到是活着的才更有作用……钱英晨不管怎么说都是风牧原的义子,知道兽炼门许多机密的事,很有价值。”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