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542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42/1209

返回书籍页面

  有传言说,这里的山脉是通了灵的,每一次变化都是大山在展示神力,日子常了,这里渐渐就被称为通灵山脉。正因为这个原因,也没什么门派敢于在此地驻扎,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山变迁,沧海桑田,昨天你可能还在山顶高处俯瞰众生,今日就落于海底从山门变成水晶宫。

  地形会变,气候也会变。

  这里的温度从极热到极寒,变化之快匪夷所思,往往一天之内就能完成从深冬到至夏的转变。

  恶劣的自然环境,变化无端的地形,凶残的山中大妖,使得这里成为一片天险绝地,与那些“保护区”不同,这是一片自由的土地,虽然它在名义上被划归莫丘,生活在这里的生命却从未俯首于天神宫。

  一千多年前,天神宫曾试图真正征服这里。

  他们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惨败。

  三千多名修者组成的庞大联军在一位紫府真君的带领下开进山中,试图找出山脉变化之迷,掌控此山,结果却全部失陷山中。天神宫倾尽人力竟救不回一名修者。三大真君联手施威,却受这大山怪力影响,竟难以发挥作用,在用尽诸法无果下,最终还是天神宫的仙台祖师出手,以无上神威震压此山,山中怪力这才略有遏止,入山修者这方得以脱身,却是再不敢进入。

  此后通灵山脉名声大噪,天神宫雄霸莫丘,却拿一处山脉无可奈何,也成为天下笑谈,更使得通灵山区继续着它的桀骜与顽强,屹立在这片土地上,成为最后的神秘之地,天险绝地。

  后者使它成为修者冒险的好去处,每年都有修者到此一探究竟,更常有修者自夸进入通灵山区多远多远以作炫耀资本。

  在了解过这片山区后,唐劫选择通灵山脉作为他反击战场的原因也就简单明白了许多。

  这里不是天神宫掌控之地!

  这是唐劫唯一能够找到的,身在莫丘却不受莫丘掌控的地方。

  只有在这里,他才不会被四面围堵,不用担心面对源源不断的敌人援兵。

  除此之外,通灵山脉复杂多变的地形更是南凝江地图的克星,南凝江的地图纵然绘尽天下,也不可能有通灵山区的地形图,一来他不可能看便全境,二来这里随时随地可能发生的变化也使得地图随时作废。

  没有了地图作为参考,沸灵散的效果就要下降一半,充其量指出唐劫的方位,却很难再给出固定位置。

  唐劫大可以利用周边复杂之地形与敌人玩躲猫猫。

  最后就是通灵山脉也的确是个多宝之地,作为人迹罕至之地,这里的珍稀材料明显要比外间多许多。大量的珍稀材料为唐劫布阵提供了良好条件,当然,前提是不会因地形变化而将阵毁去。

  正是因为这一系列原因,唐劫选择了通灵山脉,外部条件如此好,傻子才会不利用呢。当然,结果就是南凝江也几乎不费什么脑子就猜到唐劫会在此处与他决战。

  这一天,唐劫终于来到了通灵山脉。

  他从空中降落在这片山区的边缘处,这是大山的规矩。

  据说在这里,除非是被大山认可之人,否则无人可在其上飞行。唐劫不知道这是真是假,他对通灵山脉的了解主要还是来自传言,但是在这怪力弥漫连紫府都可对抗,仙台都无可奈何的地方,相信传言显然比不相信要聪明得多。

  站在山区的边上,唐劫对着山脉鞠了一躬,以示礼敬——这是他一贯的习惯,别管对方是不是人,喜不喜欢自己,先示个好再说。

  礼毕,唐劫向山内走去。

  山内的道路很崎岖,不过难不倒唐劫。

  他一步一步行走在山间,就像个观光客。

  山中的风光很美,高大的树木一直伸展到天空,根根直立高耸,高大的树冠遮蔽光线,只透过稀疏的光斑。脚下的泥土是紫红色的,看起来就像是渗了大量血水而成。

  唐劫不知道这是什么土,不过他知道这不过是通灵山区的其中一种表象罢了。

  由于山区的多变性,使得此地所有的景色都是暂时的,不具备代表性的。今天可能看到的是紫红色泥土,明天看到的就可能是银白色泥土。

  没人知道这是为什么,只知道在这通灵山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作为依靠。

  行走在山中,隐然可以感到一丝力量在空气中漂浮。

  那是大山的力量,一种无形的威压。

  在这大山中,所有的修者都要受到大山的制约,越是实力强的修者越能感受到这种制约的力量,越是威力大的法术也就越是难以施展成功。当年那位天神宫的紫府真君就是因此受到大山的压制——他进入的太深,而入的越深,压制的就越狠。

  当然,这不是说强者入了此山后就如同废物。

  世事并非皆如人意,也绝不可能如此便宜唐劫。

  修者在山中受的压制,总体而言还是呈比例性的,高阶修者因为更容易感受到压力的缘故,或许受影响会更大些,却绝对不会下降与低阶修者同水平的地步。

  正因此,在此山中,高阶依然是高阶,低阶也依然是低阶,差距或许会有所减少,但总体上不会有什么变化。

  当大家都降的时候,就相当于谁也没降。

  正因此,像玄钟子这类化魂修者才会依然有存在意义。

  但是对唐劫而言,事情却并非如此。

  同比下降,看起来是没什么变化,但不变的只是比例,而不是绝对值。

  如果说脱凡巅峰和化魂是十比三百的比例,那么在大山威压下,这个数字可能就变成了一比三十。

  表面比例不变,绝对值却出现了变化。

  总有一些东西,是不受或少受大山威压影响的。

  比如雷珠;

  比如炼体;

  比如金刀;

  比如其他一些什么。

  当绝对值下降时,这些存在的意义就等于提升。

  当然,这种提升也是有限的,但正因其有限,方会不受南凝江等天神宫人的在意。

  战斗就好比是在下一场棋局,你不能指望一下子把对方打死,而是要密切注意每一个细节,在每个细节上占便宜,一点一点拉近距离,并找准时机反击,方可有希望奠定胜机。

  正因此,唐劫的每个计划都是简单而清晰的,他的敌人能够看到,却不会在意——人的大脑先天性决定了人类不可能事无巨细的查清每个环节,把握重点方是关键。无论南凝江有多聪明,他能看到唐劫的十个细节,却不可能看到他的一百个细节,也就注定了会有遗漏。

  能这样就行,通灵山区的反击战,就是要依靠这无数的细节来争夺先机,这一次,唐劫和对手打的,就是一场比拼耐心与细致的战争。

  ……

  脚落在草叶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唐劫看了一下四周,明显可以感到这里的树木已经低矮了许多。

  越往里走,树木越低矮,间隔越稀疏,这与一般的山区完全相反。

  这或许是因为通灵山区多变的环境,导致了生长在这里的植物需要有极大的适应性。过于密集的植被会在地形变化时受到严重的摧毁,相对宽松的环境才更适合生存。

  同样的道理,高大的树木其实也不利于在这种情况下生存,低矮方为生存之道。

  千万年的沧海桑田,早使得这里的一切都向着生存的需要靠拢,生命因此变得坚韧,一些树木甚至可以主动变化颜色与形状——它们没有成精,只是因环境而变化出的先天能力。

  唐劫已经入山五百米,再往前就过安全线了。

  所谓安全线,就是说再向里深入,就会有各类莫测风险。至于外间这五百米,却是无数修者前仆后继,在与大山的较量中,渐渐积累而成的。

  从这方面上说,人类还是赢了一小步的,从大山这里抢到了五百米生存权。

  然而千百年的发展,他们也只抢到了这五百米。

  通灵山区面积辽阔,占地约十余万平方公里,单是贯穿南北的山区长度就近千里。

  以半径为准,近五百里的纵深,修者所得却不过五百米,可见此山征服之难。

  而对于唐劫来说,他还未跨过那条生死线,就已经遇到了麻烦。

  不远处的一块大石上,一只吊睛白额的大老虎不知何时出现。

  它盘踞在石上,冷冷注视着唐劫。

  生死线不是绝对线,只是风俗,是习惯,是默契,是可以被打破甚至于无视的存在。

  这只妖虎或许是山中待的寂寞了,竟然主动来到外围。

  它看着唐劫,眼神中毫不掩饰杀意。

  唐劫眉心中一点光华闪动,只略微扫了扫,他已知道此妖境界。

  “开智中品。”他说:“能说话了。”

  那妖虎却不理会他,只是盯着唐劫。

  唐劫无奈摇摇头:“我对老虎有好感,不想杀你。所以……别挡道,伙计。”

  随着他的说话,唐劫稍稍展露了一下自己,脱凡巅峰的气势尽现无遗,那只老虎终于向后退开。

  唐劫这才举步离去。

  那妖虎看着他,一动不动,虎目中泛起光华,却不知在想什么。

  “那个家伙追在我们身后呢。”

  在行走了一段路后,伊伊突然说。

  她坐在唐劫的肩上,手里正在编织着一个花冠。尽管已过了二十多年,但是草木先天长寿,在过了幼年时的疯长期后,伊伊的生长速度也慢了下来,如今依然如女童般,看起来与过去差别不大。

  尽管如此,心智却是渐渐成熟,不用唐劫提醒,伊伊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所以伊伊很快就发现虎妖并未离去。

  “是树告诉你的?”唐劫问。

  “不是,是闻到了气味。”伊伊的小脸耷拉了下来:“这里的树木都好古怪,我没法和它们沟通。”

  唐劫叹了口气。

  一个细节失败了。

  本以为有伊伊在,在山区中打伏击战会方便许多,但是通灵山区的怪异在给唐劫提供便利的同时,也抹杀了他原有的一些优势。

  “法术呢?”唐劫问。

  伊伊小手一扬,附近的一些草木开始快速生长,按照伊伊的心意组成花宫。

  这是伊伊平时最爱玩的游戏,既锻炼了法术,又不破坏环境。

  但是这刻伊伊使来,虽然花宫不减,伊伊的额头竟已隐然冒汗。

  她说:“好累,这些植物都不听话,好费力才能驭使它们。”

  目光在那些植物身上扫了一圈,唐劫道:“别着急,伊伊。”

  “可是我法术都要用不出来了。”伊伊急的都快哭了:“我能感觉到,越往里面走,那些植物的反抗就越厉害,再往里我可能连一根草都指挥不动了。”

  “所有人都一样。”唐劫淡淡道。

  信手点出一记飞星指,在发动的那一刻,唐劫感到周围压力陡增,以至于他用出数倍的灵气才能冲破这压力释放出来。

  当那一点星光落在前方的一棵数上时,扑的一声,在树上留下一个小点。

  随后山风袭来,伊伊陡然叫了起来。

  在她的叫声中,好不容易生成的花宫突然间崩消瓦解,伊伊吓的脸色都变了:“它生气了!”

  “谁?”唐劫话未出口,就见那刚刚被他飞星指点中的老树突然间凝聚出一张巨大人脸,对着唐劫发出了一记无声的咆哮。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