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51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517/1209

返回书籍页面

  想了想,他将山河社稷图收起。

  然后他看到,山河社稷图之前出现的地方,也就是与原来的空间土地重叠过的位置,那里已是一片空白。

  这里原本是一片树林,因山河社稷图的出现而与其重叠,但随着山河社稷图的收回,树林也消失不见了,留下的惟有一片空地。

  唐劫举起图,仔细观察,极尽天目,运转之下,终于在社稷图的一角找到了那片树林。

  看到那片树林,唐劫发出嘿嘿笑声。

  那个时候他突然明白了,他正在创造一个奇迹。

  兵主是不是为了处理垃圾法宝而创造的兵字诀他不知道,眼前的奇迹却的确是他因为要处理那些不好处理的垃圾丹药与符纸,而在无意中创造而出。

  那一刻社稷图的作用在他脑海中疯狂转动,闪过无数个念头,唐劫终于放声大笑起来。

  这笑声越来越大,回荡于天际,久久不绝。

  最后演变成一句狂妄的吼声:

  “天神宫,你们的死期到了!”

第二十七章

抢劫(上)

  五洞山,这里是莫丘西北部最大的一座山。

  由此向南是万里平原,向北是极地雪山,向西是无尽海域,向东则是雄关天堑,因其地处要道,因此也是仙家重地。

  天神宫在这里建摩云城,办修仙坊,设洞察司,立传送阵,更布有九天星耀大阵以做守护,为莫丘西北最重要的仙坊之一。

  负责日常主事的乃是天神宫的一位化魂真人,手下还有四位心魔真人。

  正因此,摩云城仙坊本身也属于规格级高的坊市,栖霞界能够找到的各种灵丹妙药,包括洗月派的五气朝元丹,七绝门的九转丹系列,还有天涯海阁的琼草,这里都有。若是运气好,甚至连九绝诛仙阵中的妖化白莲都能找到,当然,是不是千年就不好说了,对绝大多数修者而言,是没兴趣等这许多时间的。

  整个摩云城就是建在五洞山的峰峦处,因其地势较高,峰在云里,因此得名摩云。

  每天都有无数的修者在这里飞来飞去,进出城中,交易买卖着各自所需。

  距离摩云城不远处的云端里,这刻唐劫就站在云中,披着石衣,看着那摩云城的城门。

  城门很高大,门梁上还挂着一个兽头,却是一只硕大的三眼豹猴。

  那豹猴虽只剩下一个头,却不死,高挂在城门上,眉心竖眼不停转动着,每入一人,必会看其一眼,这方离去。

  三眼豹猴乃是有名的天目一族,最擅洞虚破妄,看破伪装。

  唐劫的易容之能若是没被揭穿,他施以小手段或许还有机会骗过,如今唐劫拥有的能力已在莫丘境内全面散开,再想混入就没那么容易了。

  不过对升级了社稷图的唐劫而言,这早已不是问题,他完全可以自己藏身社稷图中,再让鬼卫携入。

  不过这并没有太大意义。

  唐劫此趟过来本就不是抱着和平目的而来,如他之前所言,这里的坊市虽大,于唐劫而言却不是用来交易的,而是用来抢的,既然要抢,自然免不了要打起来,所以他另有想法。

  在来之前他已经打听过了,负责镇守摩云城的那位红袍上人,脾气暴躁直接,算不上是什么有头脑的人。

  所以唐劫的办法也很简单:对症下药即可。

  这刻深深凝望摩云城一眼,唐劫发动复制术,一堆复制体唐劫已出现身边,纷纷向着四处飞开,惟剩一个径直向摩云城飞去,在城门处只现了下身便向着另一侧跑去。

  “唐劫!”那豹猴脑海中被强行打入的记忆在这刻骤然爆发,仰头发出尖锐的呼啸。

  下一刻摩云城上空尖镝之音鸣转,直刺九霄云外。

  也不知多少修者冲天飞起,一股股气势直逼苍穹。

  为首一名修者身着红袍,却是满头绿发,放声吼道:“唐劫在哪儿?”

  摩云城门一名负责把守的修者指着一处方向道:“刚往南边去了!”

  “天大的功劳不能让他跑了,追!”那红袍绿发的老人放声狂吼了一句,已卷起一片红云向南边追去,身后更是跟了一大堆的修者。

  这老人甚至没问一下唐劫是怎么发现的,是经过还是尝试入城不得被发现,就这么一路追了下去。

  于他而言,唐劫为何而来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错过抓他的时机,天神宫为此人开出的悬赏,可是足够让化魂真人都动心。

  一个简单的调虎离山之计就把人调走,唐劫微微笑了一下,先是化身成一名黄脸修者,这才向城中飞去。

  那豹猴头再度察觉有人飞来,仰头看了一下,先是愣了愣,眉心竖目光华骤放,停在唐劫身上好一会儿不动,陡地脸色大变,尖嘶出声:“唐劫!”

  只是这一次的喊叫却未再惊动什么人,城内的修者大部分已蜂拥而出,剩下的大都是觉得自己没什么希望,无兴趣理会的。

  唐劫踏空而来,长笑道:“猴眼果然灵光,可惜既然看了不该看的,就该被挖出来。”

  说着右手二指虚空一按,那猴子的眉心竖目已被唐劫一下抠了出来。

  那豹猴痛声惨呼,此时看守城门的两名修者才反应过来,大骇之间正要出手,一道激光电影已然扑出,在攻向城门的刹那一分为二,同时袭向二人,正是鬼卫。

  唐劫则施施然落于门前,一边走来,一边把玩了一下手中猴眼,智慧之道全力运转下,开始解构那猴眼。

  这猴目与他的天目一样,都是用于观察的,却又在些微方面有所不同,唐劫的天目更擅于极远,主观察四方,防敌突袭,预警,这猴目则主洞虚破妄。由于两者同源,只在细节上有所差异,因此唐劫吸收这猴目中的道念分外轻松简单,只是一路走来,便将那猴眼构成分析的七七八八,同时唐劫自己眉心的竖目则越发明亮起来。

  这洞察之道在猴目相助下,到是更加圆满了。

  那豹猴还在凄声惨叫:“我的眼睛!”

  唐劫哼了一声:“被人砍的只剩一个脑袋了,还要为其作伥,简直是自甘下贱,自寻死路。”

  说着随手一拳轰出,已将那豹猴头彻底轰碎,这方大步迈入城内。

  一名修者正从城内出来,正看到此景,大为骇然,指着唐劫道:“你……”

  唐劫一抄手捏住那修者的咽喉:“摩云城的传送点和库房在哪儿?”

  “我……我不……知道……”那修者艰难回答。

  “那还要你何用。”唐劫顺手捏爆那修者咽喉,扯下那修者芥子袋的同时,信手向自己脑后扔去。

  就见唐劫脑后光华一闪,一幅图画已升在背空,浮于唐劫身后,正是山河社稷图。

  唐劫这一扔,正把那修者扔进图中,只见光华一闪,那修者已消失无踪,反倒是图中隐隐有光华闪亮,却是已将那修者连皮带骨一起融了。

  接着又是两名修者飞来,却是鬼卫杀了看守城门之人,也将尸体丢入图中。

  从今天起,被改变了性质的山河社稷图再不是一个阵图那么简单,它的内中自成世界,已可容纳万物,而融脸法阵更使得不管什么东西进入,最终都会被分解成,以各种最原始的形态存在于这片天地中,而不仅仅是灵气。

  唐劫就这么一路漫行,一路过去,见人就杀。

  在这敌人的土地上,完全没有丝毫的仁慈可讲,惟有杀死敌人,壮大自己,才是存活之道。

  袭击来得如此突然,绝大多数修者完全没有防备,就看到一尊杀神冲入,卷起一路血潮。

  留在城内的大多是实力较低的修者,这些人完全不是唐劫一合之敌,就连那些城内负责看守的金甲战卒也被唐劫一下一个,或是用兵字诀化为金砂,或是同样扔进“天地熔炉”之中,一股脑儿的炼化了。

  他就这么一路冲杀过来,如入无人之境。

  不过唐劫也知道这只是暂时的情况,摩云城内不可能一个高手都没有,他现在只是暂时的得意,至于那化魂期的红袍上人和手下四大心魔境真人更是随时可能回来。

  可那又怎么样?

  劫掠之道,在于快速。

  在敌人反应过来之前,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抢到想抢的就算成功,而唐劫的速度更在所有人想象之上。

  当他抓到第十四名修者时,正好是一名摩云城镇守弟子,此人已被唐劫一句话没给答案就杀的风格吓坏了,甚至不等唐劫问就给出了传送点与库房所在。

  作为感谢,唐劫没有杀死他,只是扭断四肢丢了出去。

  然后他一路直冲,向着摩云城最中心的那处宫殿奔去。

  “启阵,求援!”有留守修者终于意识到不好,发出大声的吼叫。

  唐劫哼了一声:“晚了!”

  身形骤然加速,这一次他不再贪图杀戮,而是直朝中心掠去。

  远处宫中放出大片的光辉,一道光柱破空飞起直冲天际,那是传送阵启动的征兆。有那多事的甚至连九天星耀大阵都启动了,不过九天星耀大阵是用来防备外部攻击的,是战略级的守护大阵,对付入城敌人并无作用,相比之下还是传送阵更有实际意义些。

  不过传送阵是用来传输救兵的,救兵若是没反应,那法阵就算启动了也没用,而此时天神宫本部的人尚未接到正式的求援讯号,自不可能做出任何反应。

  当然,求援讯号其实已经由城内发出,不过由于不是红袍上人所发,所以还需要确认,并在确认后再指派。

  这个过程的时间并不长,通常也就是几分钟的事,如果是正常情况,摩云城绝无可能拖不过这几分钟。

  问题是现在不是正常情况,真要是正常情况,摩云城甚至不会求救,一个红袍上人已足够对付唐劫。

  所以这几分钟就成了致命的,要命的几分钟!

  光柱升起的同时,唐劫的速度已再次加快,如一道闪电冲向宫殿。

  “挡住他!”歇斯底里的叫声中,数十名修者同时飞向空中。

  这已是摩云城最后的守卫力量,为首一人脚下灵气盘卷,结成一片光环,赫然是一位灵环真人。

  唐劫却只是笑了笑,理都不理那真人,就朝着宫殿中冲去。

  “休想过去!”那真人大喝着推出一掌,他知道唐劫是想破坏传送阵,阻止传送,这刻全力出手。

  但就在他出手的同时,唐劫身侧一道光影冲出,正是鬼卫迎上前去。

  巨大的碰撞声中,鬼卫已抱着那名灵环真人在空中翻滚着跌飞出去,只留下唐劫面对那数十名修者。

  一名修者看着唐劫冲来,面现狰狞,突然往自己身上一拉,扯破衣衫,露出一身金色神甲,高吼道:“铁壁之墙,止!”

  就见那数十名修者同时扯破衣衫,露出金色天神甲,这些金甲同放光芒,竟然形成一片坚壁,正是天神宫赫赫有名的铁壁战阵。

  这些修者都是天神宫战部麾下,奉命职守摩云城,擅长联手战技。正如洗月派有百人杀阵一般,天神宫也有自己的铁壁战阵,却又不止于此。

  下一刻那修者再喝:“杀戮之矛,出!”

  身后那数十名修者已同时扬起手臂,那手臂化成一条巨大矛气,在空中汇聚,正是这铁壁战阵之后伴随的强大杀者。

  有守需有攻,方为正道,再没人比天神宫更清楚这个道理了。

  他们的杀戮之矛,或许比不上洗月派的百人杀阵那般威力磅礴,气势浩瀚,但在个体威力上却是丝毫不弱于百人杀阵的。

  面对这一切,唐劫却只是轻轻一笑,扬手甩出一颗小珠子。

  天煞雷珠。

  这东西一出,那一群修者同时色变。

  唐劫当年海上屠戮,一口气干掉上百兽炼门弟子后,这天煞雷珠就出了大名,天灭宗因此沾光,连出售天煞雷珠的价钱都涨了不少,走起路来也分外招摇一些,当然作为感谢,他们卖给唐劫的反而更便宜了许多。

  如今事隔多年,再度见到此物,天神宫这群弟子也不敢硬撼。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