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39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398/1209

返回书籍页面

  从卫府出来,夕残痕背着个小包袱,对着大门挥了挥手,算是道别。

  然后回头对夕殇月道:“妹妹,走吧。”

  “恩。”小姑娘咬了咬牙齿,回头看了一眼卫府大门,眼中显然有许多不舍,却终是跟着哥哥离去。

  大门前的侍女仆人们一起用古怪的眼神看着这对兄妹,显是觉得好好的繁华日子不过,却要跑出去吃苦又是何必。

  夕残痕却是全无感觉,拉着妹妹的手前行,一路嘻嘻哈哈,夕殇月看他哥哥这样,心中愁苦:“哥哥,这离了卫家,我们后面还怎么生活啊?”

  夕残痕拍拍胸脯道:“怕什么?我现在可也算半修仙中人,虽然法力低微了些,却还不怕找不着饭吃?再说了,你看这苍龙府里,花花世界,到处都有做事的机会。哦对了对了……”

  夕残痕一拍脑袋,取出一物,笑道:“别忘了还有这东西,只要卖了它,那不什么都有了?”

  正是那块晶化沙蚕。

  他当初不知这沙蚕价值,现在可是清楚得很了。就算这沙蚕被他吸收用过一部分,至少也还值个六七万灵钱。这笔钱就算对洗月学子都是巨款,更别说他一个刚入门的了。

  这刻拿了沙蚕,夕残痕直接兴冲冲去了附近的店铺,一番讨价还价后,最终以五万两千钱成交。

  得了灵钱的夕残痕一出门即用敛息术藏住自己,躲在墙角中四处查看。事实证明他这番谨慎是多余的,五万灵钱虽不少,商家们却也不是见了钱就摇身一变做强盗的,但凡智商正常些的,都不可能干这杀鸡取卵的蠢事。

  看看没事,夕残痕便兴冲冲带着钱去了另一家商铺,此处专授一些寻常法术,符纸,术器和丹药。

  虽然和洗月派这类名门大派出来的货色不能相提并论,但因为集中各地小门派所出的原因,固有“虽无大派之精深,却具诸派之广博”的说法,只要肯用心,找到几个适合自己的法术或宝物并不是太难。

  夕残痕没有忘记侍梦说过的自身体质特点,由于他经脉粗大,灵气消耗多,因此寻找的也是那些威力与灵气变化直接关联的法术。不过这类法术有虽有,但要么大多低级,不堪大用,要么粗陋疏简,弊病多多,找了半天也没找着一个合意的,只勉强找到一本怒涛剑法,差强心意。

  除了攻击法门外,夕残痕还打算找一门提气轻身的法门,只是也没什么看上眼的,只勉强找了一本风行术。

  最后夕残痕又买了几瓶丹药,他现在根基太薄,正需快些奠定基础。

  正要再买把术器,突听得外面喧哗。

  向外看去,只见外面一个老头正喊着:“卖武器了,卖武器了,上等法宝,只有三万灵钱就可得到!”

  旁边已是围了一群人在看热闹,只见那老头手里拿着一柄灰扑扑的短剑,长约一尺三寸,最令人惊讶的是竟然无柄,只有一柄光秃秃的剑刃。

  那老头也是双手捧着剑面才能将其托起,若是直接手抓,只怕早被割伤。

  夕残痕也被这奇怪小剑惊讶了一下,一拉妹妹的手:“走,我们看看。”

  此时四周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不少人正对着这剑指指点点,更有人嗤之以鼻道:“这老头是疯了吧?这么一把破剑也敢卖三万灵钱?连手柄都无,让人如何使用,根本就是废铁,倒贴给我都不要。”

  那老头立刻瞪眼:“我这可是仙家法宝,万界王庭流传之物,上等仙人所使神兵,你不识货莫要胡说?”

  “万界王庭?我栖霞界不是只有六大派吗?哪来的什么万界王庭?这老头多半是真疯了。”一群人已是哈哈大笑起来。

  老头却是闭上眼不说话了。

  夕残痕看着这剑,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那剑似乎和自己有什么关联一般,隐隐竟有种被奇幻的感觉,他再克制不住心中冲动,走上前先是恭敬一礼,然后道:“老人家,我可以摸摸这剑吗?”

  那老头睁开眼看看夕残痕,目光突然亮了亮,咦了一声,随后又黯淡下来,道:“到是个有礼的。”

  说着已将那剑放入夕残痕手中。

  夕残痕接过这剑,只觉得剑身似是突然颤动了一下,眼前竟升起一片血海光潮,心中悸然,不过下一刻,血光消逝,又恢复成平常样子。

  老头遗憾地摇摇头,用极低的声音嘀咕了一句:“杀性终是弱了些……无法驾驭啊……”

  夕残痕却并未放手,依旧看着那剑。

  突然间他一把握住剑的一头,任锋利的剑刃刺穿手心,鲜血流出。

  “哥哥!”夕殇月惊声叫了起来。

  夕残痕却恍若不决,只是怔怔地看着这剑,眼中竟现出一股迷离之光。

  鲜血流出,融入剑身,却消失不见。

  那无柄短剑突地摇颤起来,发出嗡嗡鸣音,竟似要破空飞去一般。大片的血光再度现出,笼罩了夕残痕全身,如光华绽放,老者的眼微微眯了起来:“杀性虽弱,战意凛然,虽无持刃屠万里之狂霸,却有纵剑凌强敌之果决……也算是个选择,怪不得你也等不及了……”

  这时,夕残痕眼中魔意已渐渐减退,神智恢复清明。

  低头看那剑还在饱饮己血,用力的手稍微松了松,放开剑刃,又将其送回给老者。

  那老者看看夕残痕:“少年可还满意此剑?”

  夕残痕回答:“这剑好像有股魔性,能增加人心中杀意,难以驾驭。”

  老者已嘿嘿笑了起来:“说得没错,难以驾驭正是此剑特点,那么少年可敢使用此剑?”

  夕残痕看看那剑,想了想终是摇头道:“此剑确非凡品,不过我还是算了吧。一来这把剑至少也是法宝,我不过一个初开灵眼的,根本不能使用法宝。二来此剑影响人心,魔意太强,一不小心反受其控,那就遭了。三来我也没这么多钱。”

  他到不是没有,而是不愿为一把魔剑耗费三万灵钱。

  老者却大笑起来:“这三者简单。我先解你最后一难。你言灵钱不足,此事无妨。宝物只赠有缘人,我看我与小友有缘,便将此宝赠你罢了。”

  “赠送给我?”夕残痕也呆了。

  老者笑着点头:“没错。至于这第二难,就要你自己意志坚定方可了。人心意志可锤炼,只要你能把持本心不动,自不会受其影响。不过话又说回来,等你用过此剑,知道此剑诸般妙处后,怕就是能抵挡也会不愿抵挡了。”

  说着又大笑起来,笑声凛然充满邪意,让夕残痕心中也不由一惊。

  他几乎可以肯定,这老头恐怕不是什么易于之辈。

  老头已接着道:“至于这第一难……嘿嘿,谁说低阶灵徒就不能使用法宝的?有一种法宝,凡人都可用,少年你未听说过吗?”

  夕残痕愣了一下,他还没反应过来,周边的人到是已经有知道的,叫道:“魂兵?这老头是在说魂兵。难道说此兵器竟是魂兵?”

  下一刻不少人轰动起来,一起喊着:“老头,这剑我要了!”

  “赠于我吧!”

  更有人直接向着剑身抓去。

  老头却是不动声色:“宝物只赠有缘人,有缘人既已现身,余者退散!”

  说着一挥长袖,已将身边人等尽皆扫飞,随后那老者手一扬,手中已出现三本图谱,往夕残痕手里塞去:“我观你体质异于常人,赠你三法门。一为舍身剑,二为逍遥诀,三为魔炼法,比你身上所藏法门好上无数倍。”

  这老头竟是一眼就看穿了夕残痕身上所怀法术。

  这刻说完后,更是直接向空中飞去,只一眨眼便消失不见。

  这份能耐惊的众人大骇,一起拜倒,跪呼“老神仙”,半空中却只传来老者飘飘荡荡的声音:“剑名无量,剑威摩诃,善加利用可纵横天下。望有缘人珍重,老夫去也!”

  说着便再无半点声息,显是真的离去了。

  大家一起呆呆看着,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夕残痕也被这变化弄得莫名,突然间看周围,只见无数双眼睛一起落在自己身上,一起落在自己的剑上。

  心中立知不好,一拉妹妹的手,向远处走去。

  那一群人竟是一起跟了下来,一个个目光或凶狠,或冰冷,或残酷,看夕残痕的眼神就像是看死人,更有人嘴角露出狞笑之意。

  看样子除非夕残痕交出宝贝,否则大家都不会放过他。

  苍龙府并非无序之地,但是足够大的利益足以冲垮任何秩序,若是再有人在暗中加以鼓动,事情就更不一样了。

  这些人就像疯了般追着夕残痕,夕残痕知道不好,不过这小子到也心志够坚强,明知这种情况下弃剑而去是最好的做法,他却偏不。持剑的手随着心中怒意而渐渐用力,锋刃再度割破手掌,鲜血滴入剑身,夕残痕的眼中也现出血光杀意。

  “既然你们想抢,那就来吧!”夕残痕低喝着,他突然撒腿向城外跑去。

  看他跑了,一群人也一起追上来。

  一大帮人就这么你追我赶,转眼冲出城,一直跑到一处林荫小道上,夕残痕这才骤然转身,看向身后那一群追上来的人,双目已是一片血色。

  “兀那小子,把宝物交出来可饶你不死!”一名大汉已喝道。

  夕残痕声音冰冷:“我却没打算放过你们呢。”

  那一刻众人看到,夕残痕身上血光再现,就像是平地一股血潮骤然升起,将所有人等尽皆拉入血海之中。

  “不……”一片凄厉叫声在人群中响起。

  夕残痕已冲过来,手起剑落。

  纵剑式!

  刷!

  一颗人头飞起,冲天的血水让这无边血海更加鲜艳,也更加猖獗,卷的众人如置海底无法移动。

  “不!”夕殇月捂脸长声尖叫起来。

  夕残痕却恍若不闻,只是纵意在这血海中尽情杀戮着。他的双眼已是一片血色,手中无柄短剑刺穿一个又一个人的身体,鲜血流入剑身,消失不见。

  这时夕残痕因失血而带来的虚弱感却骤然减轻。

  原来是这样吗?

  不吸敌血便吸己血。

  这哪里是无量剑,分明就是吸血剑啊!

  而随着饱饮敌血,这剑的威势竟还在增长,如果说一开始的血海是通过夕残痕自身鲜血制造,范围与距离皆有限,那么现在随着不断吸收他人之血,血海之威也越来越强。

  在这血海之下,除夕残痕自己,所有人都变得心胆惧寒,心无战意,甚至连行动都变得艰难起来。

  在血海之中肆意纵横,夕残痕尽情杀戮着,只是片刻时间,那些追来的人已被他杀得干干净净。

  直到此时,夕残痕眼中杀意方渐渐退去。

  看着这一地尸体,夕残痕喃喃道:“剑威摩诃……原来这就是剑威摩诃吗?果然是霸道无双,越战越强。”

  “不,不仅仅是这样。”夕残痕喃喃道:“我能感到我身体里充满力量,难道这剑能吸收……”

  夕残痕没有再说下去,心中的震撼却是无以复加。

  难道这剑竟能吸收他人力量?

  如果是这样的话,岂不是杀人越多,自己的力量就越强?

  可是……等等,这怎么听起来这么像魔门的功法?

  说到魔门,栖霞界的魔门早已被灭了上千年,早没什么魔门存在了,如果一定要说有魔,那也只在鸿蒙界。

  这老头说此剑来自什么万界王庭,可不应当是魔门之剑啊。

  “哥哥!”夕殇月的声音将夕残痕拉回现实。

  小姑娘正看着自己的哥哥,小脸一片煞白:“你杀了他们。”

  夕残痕愣了愣,这才想起什么,道:“对啊,我杀了他们……我杀了好多人……真奇怪,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害怕呢?虽然不是第一次杀人,却至少是第一次杀这么多人啊,为什么我非但不害怕,反而感到兴奋呢?”

  看着那一地的尸体,夕残痕眼中现出兴奋的光芒。

  夕殇月被夕残痕的表现吓坏了,向后退出几步。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