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38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386/1209

返回书籍页面



第三十七章

交易

  要钱不要命?

  王绝灭自然不会相信这话。

  唐劫这么说,只意味着他有把握可以从王绝灭的追杀下逃出来。

  王绝灭微微眯了眯眼,很是看了唐劫一番,似乎要从他身上看出什么道道一般,最终还是点头道:“好,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我现在身上没带不灭天源丹怎么办?”

  像不灭天源丹这种东西,王绝灭没事不可能带上几颗。

  “那就等我回去以后寄给我吧,想来你也不会赖这点小帐。”唐劫漫不经心道。

  王绝灭大笑:“那若是你死了呢?难道你想利用交易未完成来约束我不得对你出手?说来也是,若是欠了你的帐再杀你,到成了老子为了赖账而害命了。”

  “如果我死了,你就不用给我便是了。”唐劫淡淡道:“说到谋财害命,你现在做的不就是这事吗?所以也不用装的自己多重信诺似的。打架敢拼和一诺千金是两码事,石门派就是太信你了,才落得如此结局。”

  王绝灭脸一沉:“好胆,竟敢嘲讽我,那你还敢让我欠着不还?”

  唐劫悠然道:“七绝门的大师兄,自有其身价。上亿资源还算值得放下身段来抢一把,七八万灵钱还不至于,何况付了这笔账,说起来也是为救师兄弟,总有个场面功夫和人情在。所以说到底,我信的不是你的人品,而是你的身家。”

  王绝灭被他气的无言,怒极反笑:“好,好你个唐劫,果然灵牙利齿。既然这样那你还等什么?还不放人?只要你能从我手里逃出去,我回七绝门后自会命人把不灭天源丹为你送来。”

  “着什么急?”唐劫的目光落在山谷下那片废墟般的战场上,落在那大片的石块和碎裂的木箱上。

  唐劫道:“我刚刚醒来,还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看起来,好像石门派并没有把该交易的货带过来?”

  伊伊这才把刚才发生的事大致说了一下。

  其实唐劫虽然昏迷,却一直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这是他一魂双体的结果,当一个身体失去控制时,灵魂并不因此受影响而消沉,因另一个身体的存在而可以继续保持清醒,感知外界。

  正因此唐劫才可以不受玉婉娘醉酒加问心术影响,更可在昏迷时强行醒来,喝止王绝灭。

  至于现在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

  这刻听伊伊讲完经过后,唐劫笑道:“这帮家伙到也不全傻,还知道防患于未然。也幸好如此,我才有机会和王大师兄做第二笔交易啊。”

  王绝灭的眼神收缩着:“你还有什么可以和我交易的?”

  “当然是那批货了。”唐劫懒洋洋道:“王大师兄费了那么多心思,投资巨大,为的就是吃下石门派这批货。光是这天地隔绝禁灵大阵,铁壁阵还有最外面的血煞阵,花费的钱财怕就花费不小,更别说你这帮师兄弟的性命又让你付出两颗不灭天源丹。如今眼看着要鸡飞蛋打,竹篮打水一场空,想来是很不甘心的吧?”

  王绝灭冷哼:“那你呢?你不也是同样的目的?”

  “没错,问题是我是文心人啊。只要货还在文心,我唐劫就不用担心找不回来。反倒是大师兄你,若是入了文心,可要小心发生什么意外啊!”唐劫语重心长的回答。

  没错,这一次没能拿下石门派的货,唐劫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可王绝灭错过了,就永不能再找到第二次。

  这刻他瞪着唐劫,好半天终于大笑起来:“好,那我到想听听,你打算如何用那批货和我做交易。”

  唐劫回答:“石门派的货是分开放的,我至少知道其中一个藏货点。货物的量不是很大,但也值个几十上百万。”

  王绝灭愣了愣:“你知道的这么清楚,怎么不去找来?”

  “这一点货,我还不放在心上。”唐劫回答:“你就说你有没有兴趣吧,放心,我要的不多。”

  王绝灭还未说话,一直被静静捆着的牧毅突然瞳孔放大,对着王绝灭拼命摇头,那意思竟是让王绝灭别答应。

  只是他刚有动作,伊伊就已经察觉,藤蔓将他的身体转了过去,直接让他面朝内部。天顶苍穹上,王绝灭只能看到牧毅扭动的后背,这动作人人皆有,只当他是普通挣扎,并未在意。

  这刻王绝灭想了想,终于点头道:“我的确有兴趣,那么你想要什么?”

  这批货虽然不是很多,但对王绝灭却意义重大,因为它意味着完成这笔买卖,那他们的行动就至少不亏了,甚至反有小赚。

  保本是人们的即有心理,更是人的底线心理。在暴利与保本之间,人们往往选择先保本,再谋利,即便是王绝灭这样的人,也不会乐意自己两年图谋弄了个血本无归的情况。

  相比之下,图谋失败,未得暴利反倒好接受许多,毕竟做买卖总有不成的时候,只要不亏本钱,那就继续找机会做下一笔就是了。

  听到王绝灭同意,唐劫开心的笑了,他说:“没什么,我就是想借天玄真解一观,顺便再把那面景门旗交给我就可以了。对了,别跟我说天玄真解不在你身上,我知道你带着它。”

  “天玄真解?景门旗?”王绝灭大惊:“你怎么知道的?”

  唐劫哼声:“禁灵阵,铁壁阵,血煞阵,这三个哪个都不是小阵。三大阵联合,阵中叠阵,王绝灭,别说我看不起你。你虽然实力强横,但你和你的这群师兄弟,怕是没一个人能做到此步。以牧毅的才智或许有可能,可惜他真正擅长的是炼丹而不是布阵!所以能够布下这阵法,还要藏的如此严密,必然另有玄机,我能猜到天玄真解与景门旗又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当初唐劫能发现无名山谷的大阵,那是因为他之前已经从地形上分析出这里是最好的伏击点,预先有了目标,再找阵就简单许多。如果事先不知,要想在群山环绕的茫茫区域中寻找一片法阵藏匿的地点,可没那么容易。

  而且这里的阵法隐藏层次很高,只是布阵人的水准不足,才导致它还有少许缺陷。

  即便如此,唐劫也是运用了自己的阵道理解和洞察之道才发现端倪。

  在看出三阵叠加后,唐劫自问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是绝对做不到这种地步的。毕竟这三个大阵,单个都是超越五级的存在,这是要天心境才能掌握的,何况还要叠阵,还要高隐藏。

  从之前的接触看,王绝灭手下这一群师弟虽然有阵道高手,却未必比自己强,自己都不能布的阵,他们应当也布不了,所以唐劫得出的答案就是天玄真解加景门旗。

  天玄真解是七绝门的阵道书,上面记录了七绝门多年以来研出的各类阵法,无数阵道大师纷纷在上面留下各自心得。据说当年虚慕阳也曾向七绝门求阅天玄真解一个时辰,并因此阵道水准大进。

  比起天玄真解,虚慕阳的阵道真解可要差得多了,至少阵道真解只是虚慕阳一个大师的心得,天玄真解却是无数大师的心血荟萃。

  此外天玄真解本身一件顶级法宝,有辅助成阵之效,可提升阵法品阶,王绝灭他们能五级以上阵法,靠的多半就是此物。不过唐劫对法宝本身无兴趣,他感兴趣的还是法宝上记载的那些阵道知识。

  至于景门旗,唐劫不过是用来诈一下的。

  景门旗主匿迹隐藏,最擅藏阵,他看这三大阵隐藏的这么好,而天玄真解于藏阵并无奇效,就存心试探一下,没想到还真是这件宝贝的功劳。

  这刻唐劫道:“怎么样?百万资源,换我借阅一遍再加一面景门旗,这个价钱很丰厚了,而且我可立誓,绝不外传。”

  上百万资源,只为借阅天玄真解,这租金怎么想都够贵的,就算当年各地阵道大师求阅典籍,也没给出这么高的价钱,唐劫慷他人之慨,至少在开价上,他一个小字辈已超越前人无数,至于景门旗,那只能算添头。

  王绝灭也不得不承认唐劫果然好魄力,笑道:“没想唐师弟也是个求知若渴的,不过你就这么把百万巨资给了我,就不怕洗月派怪罪。”

  唐劫淡淡回答:“若没点为了追求而承担后果的勇气,又算什么求知若渴,爱道成痴?”

  “好,好!”王绝灭大笑道:“既如此,那我答应了你便是。不过七绝门规矩,看归看,不得记录,能记多少是你的本事,时限一个时辰。”

  “可以不记录,但必须三个时辰。”

  “我还要追石门三老,没功夫和你耗。”

  “你若真能追上他们,还和我在这里废话作甚?天心就是天心,一朝脱困,龙归于海,我们说话的这会儿功夫,他们只怕已经回到文心了。”

  王绝灭深吸了一口气,再不多话,只是手一招,远处有二物飞来,向密林飞去,却是一柄玉如意和一面小旗。

  唐劫伸手接过,先看了看小旗,果然是景门旗无误,满意收起。这才拿起那玉如意输入灵气,只见那玉如意便如当初天一传法一般,放出一面光屏,上面密密麻麻写满字迹,更是绘有各种图形。

  看到这上面内容,唐劫眼中露出兴奋光彩,喃喃道:“没错……这才是我想要的。”

  九绝诛仙阵!

  刚刚结束过一场战斗,还在静养调息的本体唐劫陡然抬头,发出猛虎般的低吼:“纸呢?笔呢?该死的,没有纸笔怎么记?怎么记?”

  唐劫四处张望着。

  在这世界里,什么样的资源都有,惟有纸笔这类人造物没有。

  突然唐劫看到对面有座山崖,一处峭壁光华如镜。

  唐劫眼前一亮,疾射而出,手指划在崖壁上,捺出深深的划痕迹,唐劫就这么大肆书写起来。

  既无纸笔,那就以壁为纸,以身为笔,将这天玄真解书于此地,说不得将来也可留于后人!

  与此同时,无名山谷内。

  分身唐劫还在观摩着。

  王绝灭道:“现在可以说东西在哪儿了吧?”

  唐劫头也不抬的回答:“王师兄,你就没有想过,石门派那三个老不死跑过来和你做买卖,如果你是诚心交易,他们却拿不出一点货的后果吗?”

  王绝灭微微一怔:“你说什么?”

  “所谓退路,就是要把各种可能都考虑到,并依然能发挥一定作用,不使自己致于死地,方为退路!”唐劫指指那满地的石块道:“厚土真人作伪的水平不错,打开看看,你会有惊喜的。”

  砰!

  石块碎裂。

  一块金精石从厚厚的石衣中脱出。

  看到此物,王绝灭不喜反惊,全身如置冰窟。

  他怒视唐劫大喝道:“唐劫你个王八蛋,你拿这里的货来蒙我!”

  突然间他明白了唐劫为什么要这么做,虽然王绝灭没看出这些石头里藏着货,但牧毅肯定看出来了。

  换句话说,此事注定瞒不过王绝灭。

  此外由于石衣包裹的缘故,基本可以判定,里面藏的只能是金精石,因为石笋若包石衣,品质会受影响,而晶化沙蚕体积小,通常是用芥子袋携带的。为免发现,石衣又包的极厚,导致能藏的金精石数量也大大下降。

  如此一来,这批货的质量与数量双重下降,导致价值大跌,唐劫轻易就算出只有百万之财。

  虽然他之前做了周密准备,但这些准备导致的花费也不小,就为了上百万费掉这许多投资去和王绝灭死拼,还不如省下这笔开支,顺水推舟卖给王绝灭,自己拿现成的好处——这天玄真解在正常情况下可是拿着钱都没地儿借阅。

  正因此,唐劫才会慷他人之慨,用它们来和王绝灭做交易。

  这刻头都不抬,眼睛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天玄真解,唐劫漫声道:“你之前不是问我怎么跟洗月派交代吗?现在你知道答案了。”

  “弟子无能,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导致有百万巨资为敌所获,此为弟子无能,甘受责罚!不过……剩下我交出的资源,派里该给的份额,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第三十八章

天煞雷珠

  狠狠瞪着唐劫,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好半天功夫,王绝灭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好!好!好!好一个唐劫,当真干的漂亮,竟然就这么耍了我,将本属于我的东西卖给了我。算你有种!”

  唐劫冷冷回答:“你弄错了一件事,那些货未必就一定属于你,只是我觉得不值得争罢了。要不然你以为我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抓几个你的师弟,敲诈你一把的吗?”

  随着唐劫的说话,远处突然冲起数十道霞光。

  再仔细看,那分明是数十道人影,有的乘着风,驾着云,踩着莲花,踏着飞剑,招摇着各色法宝向这边飞来。

  为首的一人赫然是北沧寒,这位前学院第一天才,也是彭耀龙他们拉来的臂助,更是此行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个。

  此外就是彭耀龙,叶天殇,戚少名,蔡君扬,柳红烟,平静月,卫天冲等人,数量总在二三十人,人数比王绝灭他们还多些。

  这刻这些人一起飞来,直到山谷外那一片红光泛起处方才停下,北沧寒对着王绝灭一拱手道:“沧寒见过王大师兄,这厢有礼了。”

  其余人等更是一起喝道:“……见过大师兄。”

  一时间声若雷霆,齐震天地,语气却是谦恭客气,无丝毫不敬。

  他们之前虽然一直未出现,却也一直通过法术观察山谷内战场,里面发生的情况大多清楚。

  王绝灭力挑三真人的战斗,固然看得人热血澎湃的同时,也看得大家心惊胆颤。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