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330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330/1209

返回书籍页面

  “唐劫和我一战!”萧文发出愤怒吼叫。

  他在七绝门中排名第二,实力自也不俗,不过却很少有人在意他。在六大派里,七绝门的个人实力一直不为人所注重,同样是第二,萧文在横向对比中却是敬列末座,甚至连牧毅也很少有人把他当回事。

  七绝门之所以不惜和死对头合作也要拿下此场胜利,除了为门派争光的意思外,又何尝没有为自己证名的目的?如今唐劫就在这里,萧文就要用他来证实自己的强!

  这刻看唐劫后退,萧文喝道:“刘靳保护我!”

  说着萧文口中喃喃,双手已同时施为,在身前划出一道道符录印记。随着他手指划过空间,点点光华就留在空处,渐渐就形成一副奇特图案,看起来到是与八卦图有些相似,细处又有许多不同。

  这正是七绝门第五秘传无极图录。

  此法威力极强,就是施法需要的时间较长,这刻萧文仗着有刘靳在身旁护卫,肆无忌惮地施展自己最强秘法。就在萧文施法的同时,黑暗中一点星芒炸现,劲射萧文。

  刘靳大吼一声,一拳捣出,将那来星芒轰散。

  就在星芒被轰散的同时,一道人影从黑暗中冲出,正是唐劫。他的脸在刀光与黑雾的映照下显得有些阴冷,双目却直盯着正在施法的萧文。

  “休想过去!”刘靳大喊着,双掌同时前推,一道黄色土墙已正面迎向唐劫,同时他背后更是生出一片宝光,将整片区域笼罩。

  只要阻他一下,萧文马上就好了,这是刘靳唯一的念头,为此刘靳直接使出自己最强的两大防御手段。

  然而就在他出手的同时,唐劫却笑了。

  他急停,变前冲为横移,再度向着黑暗中没去,只是这次换了个方向,却是冲向萧文他们的身后。

  刘靳先是一愣,随即醒悟过来,大叫道:“不好,孙宜!”

  唐劫以一对三,必然不是三人对手,正因此必然会想尽办法分隔三人,而萧文他们则努力避免被分隔的命运。

  可惜无论他如何努力,还是被唐劫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趁着萧文施法,刘靳保护的短暂空当,竟是直扑后方的孙宜,此时孙宜手中无宝,专注施法,又只有一人,一旦让唐劫近身,必败无疑。

  想明白这点,刘靳就要冲出去拦截,转念又想到自己一旦离开,那萧文被他趁机袭击怎么办?

  这让他犹豫了一下,不过想到以萧文的实力就算被唐劫破坏施法也不会有危险,反倒是孙宜实力为三人中最弱,又无法器在身,危险最大,这才决定冲出。

  这一下犹豫本就让他晚了一步,偏偏离开时又被他自己释放的土墙阻挡了一下,结果就是等他冲出时,就见唐劫已如闪电般强冲出去。

  怎么这么快?要知道这可是在阵里!

  刘靳先是一惊,随即醒悟过来,原来唐劫是在沿着他们开过来的路前进,立时色变叫道:“不好!”

  飞剑开路最不好的一点就在于此,它虽然可以激发陷阱,却也同时形成无差别的通道,萧文他们能利用,唐劫也能。当萧文他们追着飞剑开出的道路快速追上唐劫的时候,唐劫却是逆着这条路反冲孙宜。而反冲孙宜的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趁机拉开与萧文的距离。

  他在阵内不能快速移动,躲避无极图录,但在这条路上,他可以!

  所以他冲锋!

  发动紫电纵身法!

  在瞬间将速度提升到极致!

  这还不算,就在将要冲抵孙宜身边的时候,他没有第一时间去攻击孙宜,反而转身对着后方遥遥按出一掌,口吐一言:“生!”

  这一下生字诀出口,阵内风云变幻。

  刘靳正在追着唐劫狂冲,就听身周冰风乍起,火云突卷,雷鸣呼啸,电闪疾光。

  一道强力闪电突然从虚无中出现,一击打在刘靳身上,将他劈了个正着。总算刘靳身上已套了防御法罩,未被一击劈死,饶是如此,身上也是一阵电光闪耀,整个人都麻痹了一番。

  “混蛋!”刘靳气得大骂。

  被开辟过的道路突然出现阵内机关,不问可知是唐劫搞的鬼。

  烽火烟罗阵拥有自动修补和转换机关陷阱的能力,否则仅靠一柄飞剑就能开出通道,那闯阵未免也太过简单。唐劫所做的就是激发这大阵的自动转换能力,将别的地方的陷阱移动到这条路上来,以此阻碍刘靳的追击。

  唐劫不是大阵的控制者,照理是做不到的,但阵法变化虽无穷,道理却相通。转换机关陷阱属于变化,正在杜门掌控内,偏偏他们现在所在的又恰好就是杜门所在,先天就利于掌控。

  唐劫再以小手段刺激大阵,四九真言虽然威力不大,却是变化多大,生字诀并非攻击真言,而是以万物生机变化来加强法阵效果,再配合唐劫那一掌轰击,正刺激了大阵,使法阵自动激发出变化效果。

  结果就是刚刚被飞剑开辟出的道路被拦腰截断,刘靳再想追上唐劫已是千难万难。

  最要命的是,刘靳发现这一下拦腰截断竟然还是个二刀流,不止截断了他通往孙宜的路,也包括了他回返萧文身边的路,硬生生利用阵法将他隔绝在了法阵中。

  当然他仍然可以利用自己对阵法的了解走过去,但是速度却再快不起来了,最要命的是虽然他实力强过孙宜许多,却偏偏就是不会破阵诀。

  “混蛋!”看到这一幕,刘靳知道还是上当了,千算万算不想分离,没想到竟然被唐劫利用阵法本身反摆了他们一道。

  这烽火烟罗阵是七绝门秘创,唐劫之前绝无可能知道,他要是知道的话也不可能让洗月学子走入陷阱,可他现在的表现却是比七绝门学子还熟悉这个阵法,也就是说,他完全是在这段时间内自己慢慢熟悉,渐至掌握的。

  这怎么可能?刘靳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答案,这也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些。

  与此同时,在截断刘靳来路后,唐劫一回身,已看向孙宜。

  孙宜的脸已是一片苍白。

  他呆呆地看着唐劫,单手捏引剑诀,正拼命催动法剑回归。

  可惜任飞剑来得再快,也没唐劫的动作快。

  他冲前,对着孙宜的鼻子狠狠击出一拳。

  一拳之下,孙宜应声跌飞,那飞剑也因失去控制,直接从空中坠落下来。

  未等他落地,唐劫已冲上前抓住他。

  “别杀我!”孙宜惊叫。

  无论是门派排名还是个人排名,孙宜都远在唐劫之下,唐劫又是有名的炼体强人,近身无敌,因此唐劫一近身,孙宜就放弃了。他不知道现在他面前的是分身唐劫而不是本体唐劫,那所谓的近身无敌早不存在,真要硬拼的话,就算不敌,拖延时间还是可以的,没准还能等到刘靳和萧文救援。

  可惜信心失去后,就连交手的勇气都没了。

  “乖的话就不用死。”唐劫回答,顺手按住孙宜系在腰间的玉牌上,输入一股灵气,那玉牌的传送功能已然发动。

  看到唐劫强行把自己传送出去,孙宜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总算不用死了。

  玉牌的传送有时间限制,随着白光渐渐凝聚,直通天际,孙宜的身影向空中升去,看起来到颇有几分飞升景象。

  突然想起什么,孙宜面色大变,叫道:“我的剑!”

  “现在是我的剑了。”唐劫笑道:“输家总得留点什么。”

  随手一抓,已将那坠落的宝剑抓在手中。

第八十八章

弱点

  中央烟柱的山头上,牧毅坐在山头,如老僧入定,不发一言。

  前方山下,大片的烟云雷电中,彭耀龙等人则在苦苦支撑。

  在烽火烟罗阵的作用下,整片阵内区域正变成一片恐怖的死亡地带,到处是毒雾,雷电,火焰和风刀在肆虐。没有了唐劫的指导,这片土地正式开始发威,每一道从地底升起的气柱都变化成各种威胁,不断冲击着,消耗着洗月学子们的力量。

  当然天下从没有什么消耗是单向的,在大阵消耗着洗月学子的同时,它自身的力量其实也在被消耗着,是七绝门的人在提供灵气支援,维护法阵运转。尽管如此,相比洗月派的消耗,七绝门的消耗还是少得多了。

  在这种情况下,洗月学子们渐渐支撑不住。

  就在这时,后山突然一道白光亮起。

  这白光不同于宝光,一看可知是传送光华。

  林忘已道:“山后传来的,应当是唐劫战败离去。”

  他可不认为萧文等人集合三人之力还会不是唐劫对手。

  牧毅却淡淡道:“不是唐劫。”

  这话一出,七绝门众人同时色变。

  “牧师弟!”一名学子已叫了起来。

  牧毅抬头,怔怔看着那光华消失:“我听到了……孙师兄的叫声。”

  如果唐劫听到这话,一定会大吃一惊。

  双方相距如此之远,又有风雨雷电交砸轰鸣,牧毅能说出听到孙宜的叫声,只意味着一件事:悟道。

  声之道,听风!

  从一切有为法中,筛选出自己想要听到的声音。

  声之道与唐劫的洞察之道一样,也有诸多发展方向,而且变化更多,方向更广,有真言,咆哮,音律,听风等诸多变化,其中听风的效果就与洞察颇多类似。

  同样的道理,当选定一种发展时,并不意味着其他方面就无法发展,而是也会有相应的提高。

  牧毅所选择的就是音律,听风不过是附带。

  尽管如此,孙宜那一瞬间的呐喊还是被他捕捉到,从而判断出败者是孙宜。

  “真没用!”林忘气的一拳打在树上,也不知他这句没用是骂孙宜还是骂三人。

  旁边一名七绝门学子已道:“林师兄莫急,萧师兄和刘师兄一定会打败唐劫的。”

  其他人正要应是,牧毅却悠悠道:“怕是做不到了。”

  什么?

  大家一起看向牧毅,牧毅依旧是一贯的面无表情,只是道:“兵锋盛时尚不能挫敌锐气,先机已失,机会不再。此战,萧刘失败几率极大。”

  林忘或许是唯一还敢不服气的:“这可能只是萧师兄一时大意,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在烽火烟罗阵的范围内,身在阵中,有地形之利,又是以二对一,依然胜算极大,我绝不相信唐劫这种情况还能赢。”

  “问题就在于他们在烽火烟罗阵中。”牧毅回道:“你还没看出来吗?唐劫对此阵的了解正在迅速增加,他对这里的利用程度只怕会比萧师兄他们更高。”

  尽管未看到唐劫是怎么打败孙宜的,那一刻牧毅还是猜到了唐劫的手段,就是以比七绝门更强的阵道理解来利用,发挥周边形势。

  听到牧毅的说话,大家对萧齐等人的胜利彻底死心,林忘的脸色变了变,终于道:“我去帮忙。”

  “不行!”牧毅已断然拒绝,说话前所未有的快捷起来:“你不能去,你已是十杰之一。虽然你现在不怕太乙清玄杯被夺,但别忘了我们的目的是逍遥宫。要想获得小宫主芳心,你就不能输!否则你的十杰毫无意义。”

  林忘立时哑然。

  牧毅说的没错,此时此刻,林忘实在不宜有任何负面表现,他们不知道外面有人在看着他们,但他们知道等他们离开此地后,最起码的战绩依然有很大可能会陈列在逍遥宫案前。逍遥宫或许不知道是谁运筹帷幄筹划了这一切,但至少会知道谁输谁赢。

  在这种情况下,林忘不能有败绩!

  当然,牧毅也不会有败绩,但他被小宫主选中的希望其实不大。无他,这个人长得实在太普通了,憨厚的农家少年形象,几乎每一个人看到他都会下意识地忽略他。

  如果不是这一次的福地之战有太多修者观看,也许再过许多年,牧毅都不会进入大家的眼中。

  在七绝门一众学子中,牧毅的形象远不如萧文林忘二人,正因此,第一件宝物就是给了林忘。尽管他们不像唐劫那样气势汹汹要干掉最帅的,至少还知道要保住最帅的。

  长吸一口气,林忘道:“那让其他师弟去呢?”

  牧毅依旧摇头:“三个人都未能解决,再派一个也无太大意义,再说这边也需要人手。”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