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3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3/1209

返回书籍页面

  今天唐劫又在山上待了一天,回来的时候天已将暮。

  来到自家的房门前,唐劫看到丫丫正在门口等着自己。

  小姑娘明亮的大眼睛看着自己,轻声呢喃着说:“你又去山上了?”

  “恩。”唐劫恩了一声就要回屋。

  丫丫已拉住他:“劫哥哥,你这到底是做什么啊?村里的人都说你疯魔了,仙人都已经不在了,你还天天往山上跑,到底图什么?”

  这个问题,村里人已经问了他很多遍。

  唐劫从未回答。

  但是今天,唐劫犹豫了一下,终于道:“那次的战斗,我看到那个白衣人受伤了。他伤得很重……”

  “你怎么知道他伤得很重?”

  “因为他没有追杀另一个人……我想那不是他不想做,而是做不到吧。”唐劫回答。

  “所以……”

  “所以我觉得他可能没有走远。对他来说,最好的做法应该是立刻在附近找个地方就地治伤。”

  “所以你每天都去山上,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你还是没放弃?”丫丫激动的小脸儿涨红。

  “我从来都没放弃过。”唐劫淡淡道:“就算这次我依然失败了,我也不会放弃。再过一年,我会离开这里,走出去,去看这世界,去寻找仙人。”

  对唐劫来说,连续一个月的上山追索,不过是又一次寻仙失败罢了。

  两次的失败,还远不足让他放弃。

  理想,本就应当是无数次失败依然值得你不懈追求的。

  “你……”丫丫却是被唐劫气的几乎要哭了。

  她突然抬起手,给了唐劫一巴掌。

  火辣辣的痛。

  “唐劫你混蛋!”丫丫用尽全身力气大喊着,转头跑了出去。

  看着她奔跑的背影,唐劫叹了口气,只能在心中默默说了句对不起。

  他从没这么伤过女孩子的心,尤其是一个对自己有情有意的小姑娘,心中也颇感矛盾,心想是不是要追上去安慰两句,又怕对方反过来越发缠着自己,正犹豫间,突听外面隐约的马蹄声传来,远处隐约可见尘土飞扬,看条缕烟尘,听马蹄雷动,来人竟是不少。

  转眼间远处已出现一支杀气腾腾的队伍,人人高头大马,身无片甲,却手持钢刀利刃,为首几人更是举起手中短弓,竟是遥指这方。

  唐劫心中大惊,猛地向下一趴。

  自从他前世被人一刀捅死后,唐劫碰到有人手持利刃对准自己,已是本能的做出反应。

  这反应救了他一命,刚趴下就听嗖的弓弦声响,一支利箭已擦着他他的头皮飞过,正钉在身后木屋上,箭尾犹自不挺晃动着。

  “马贼!”唐劫一个翻身跃起,向着屋后冲去,同时高声大喊:“马贼来了!是野谷原的马贼!”

  安阳府内盗匪蜂起,四处劫掠,有性情残暴者,更是动辄杀人屠村,所到之处,片瓦不留,其中又以野谷原马贼最为凶狠。

  对这一切唐劫早有耳闻,却没想到这一次竟让他碰上了。

  就在他躲避呼喊的同时,又是一声弦响,来袭的马贼却是对着丫丫射出了一箭。

  “丫丫快趴下!”看到这一幕,唐劫歇斯底里的大吼。

  然而小姑娘到底没有唐劫那灵敏反应,看到马贼骤然出现,已是吓得呆了。

  响箭刷地穿过她的胸膛飞出,只见丫丫的身体整个晃了一下,扑倒于地上。

  下一刻大量的马贼数以百计,蜂拥而上,为首一人身高体壮,手持九环大刀,对着前方一指:“杀!杀光所有能杀的,抢走所有能抢的!”

  “不!”看着丫丫惨死,唐劫痛声呼喊起来。

  再看那一群马贼已冲入村内,对着毫无准备的村民举起屠刀,血光立时弥漫了整片天空。

  有猎户即使拿起手中刀叉,但是怎挡的住策马狂奔的马贼,雪亮刀光借着马势斩下,一名猎户已被那马贼砍得身首分离。

  更多的村民则是惊慌奔逃,但是在马贼追捕下,却是一个个被他们从后面追上来,用长枪捅穿他们的身体,用马刀割下头颅。

  马贼们呼啸着,大笑着,所到之处,竟是老人孩子无一放过。

  虎子,胡大娘,赫大叔……

  躲在屋后,唐劫看着一个个村民死去,心中已是愤怒如狂。

  旁边房子里冲出李叔,看到自己的女儿倒在血泊中,惨呼着冲出。

  “别出来!”唐劫急叫。

  一名马贼看到李叔,已狞笑着策马冲来。

  “混蛋!”唐劫一咬牙,冲向那马贼,掏出随身匕首掷向马贼。

  那马贼反应灵活,随手一刀竟是无比精准地磕飞匕首,马头正撞在李叔身上,手到刀落,已将李叔砍死,随后再看向唐劫,笑道:“还有一个!”

  策马追来。

  唐劫眼看不妙,转身就向着后山丛林跑去,专找那荒僻小路。只是马速甚快,转眼已冲至唐劫身后,马刀再度劈下,就在将中之际,唐劫猛地向前一扑,躲过这一刀,猛回身一扫,手中已出现一物,却是后园的钉耙。

  这钉耙正打在那马贼腰际,那马贼没想到一个十二岁小子竟会有此一手,全无戒备,正被打中。

  他身无防御,九个耙尖深深扎入体内,痛声长嘶起来。同时马头已撞向唐劫,将他整个撞飞出去,唐劫只觉得自己的肋骨大概都被这一下撞断了,倒在地上痛苦不已。

  那马贼已一把将钉耙拔出,跳下马来,凶狠的走向唐劫:“臭小子,你今日死定了!”

  他自问习武多年,等闲三五个壮汉都奈何他不得,没想到今日竟被个小毛头打伤,心中怒火大炽,已决意要将这小子活活撕碎。

  唐劫眼看他大步走来,突地手一扬,一把尘土迷了马贼眼,用尽全身力气猛地扑了上去,那马贼腰部受创转动不灵,身体自然下倾,竟是被他一口咬住了咽喉。

  马贼痛哼一声,手中马刀已凶狠砍在唐劫背上,马刀需挥动空间方可发挥威力,如此近距作战却发挥不出太大作用,而唐劫却抱了必死之心,任由刀锋落在背上,竟咬住那马贼喉管死活不松。

  那马贼大急,用尽所有力气猛地一掌击在唐劫身上,终于将其推开,没想到这一下却也要了他自己的命。

  借助这一推之力,唐劫已将那马贼的整个气管都咬了出来,一道血泉飚射而出,那马贼捂着咽喉走了几步,终于无力地倒了下去。

  同时唐劫也重重摔落地上。

  他背上挨了一刀,先前又被马儿撞了一下,再被马贼全力击上一掌,受伤也是极重,但他还是走到那马贼身前,将那马贼的马刀从手上夺了下来。

  那马贼尚未死透,一双眼睛瞪着唐劫。

  唐劫冷冷道:“你在看什么?畜牲!”

  马刀已掠过那马贼的咽喉。

  扑!

  这时唐劫才吐了口血,无力地靠在树上。

  虽是第一次杀人,他心中却无半分惧怕,唯有对这些人渣的无尽憎恨。

  一个声音突然如雷鸣动般炸响于九霄云庭:

  “大胆贼子,滥杀无辜,受死!”

第三章

一怒杀人

  随着喝声起,远处已现出一道白色欣长身影,向着村子快速掠来。

  赫然正是唐劫遍寻不着的那白衣仙人,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突然出现。

  “是修仙者,大伙儿速退!”呼声炸起的第一时间,那贼首便喊出了这句话。

  当他喊第一个字时,那白色身影还只刚刚出现在村子尽头的道路上,白衣飘飘,扬眉剑出鞘,当他喊到最后一个退字时,身影已至贼前,手起剑落,人头飞扬,血洒长天。

  他就那样笔直地迎着马贼而上,刚刚还嚣张狂妄的马贼竟一下变得惶惶如丧家之犬,全线败退。

  那贼首更是大声喊道:“黑沙会无知,不知有仙家在此守护,愿就此退去,请仙人高抬贵手!”

  野谷原的马贼向来精乖得很,惹天惹地也绝不惹有仙门守护之地。

  这小河村是他们事先打探过的,与仙家并没有瓜葛,因此才敢大胆动手,没想到还是碰上了仙人。

  看来人气势速度,纵剑裨阖,至少也是个进了脱凡境,摆脱了凡人身份的真灵师,而且出手杀伐果断,剑术凌厉,多半还是个主修杀戮的剑修。这已经不是人多能对付的了,因此他开口就是求饶。

  那白衣男子却是哼了一声:“黑沙会贼枭早在三天前就被灭了,哪里又出来了一个黑沙会。四海堂祸害乡邻早非一日,动辄杀人屠村,造孽无数。北四海,怎的你敢做还不敢当了吗?”

  说话间,已又斩了三名马贼,当真是杀人比杀猪还轻松。

  那叫北四海的贼首被白衣男子一语道破,立刻知道对方是不会放过他了,脸上扭曲出凶狠杀意:“你们这些仙人,占着最大的土地,最多的资源,明面上龙庇天下,其实却是夺天地造化,损天地以肥自身,却害的我等凡人倒霉,哪里有给我们凡人活路了?用不着在这里跟老子猩猩作态,兄弟们,跟他拼了,就算他是灵师,只要紫府未开,他也不是杀不死的!”

  他这话说的诛心,修仙五大境,别说是第四境的紫府境了,就算是第二境的脱凡境,也不是马贼们可以凭一百多人对抗的。

  反到是那白衣男子,听到北四海说仙人不给凡人活路的说法,竟不反驳,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叹了口气。

  马贼们本就是干的提脑袋讨生活的事,眼看对方不放过自己,凶性自起,这刻已在那北四海招呼下纷纷扑了上来。

  天地有灵气,仙人得了固然可以修炼提升,凡人不得修炼之法,长处其中也能强身健体。

  这些马贼虽是凡人,也受天地灵气熏陶,体魄强悍,又个个练的好武艺,厮杀多年,战法凶狠,唐劫能杀一人到有大半是运气,小半是对方太过小看自己。

  因此这刻一拥而上,就连那白衣男子一时都不能尽诛,只见漫天刀光剑影,杀成一片。反到时那北四海在这时候悄悄向后方退去。感情他呼喊别人拼命,自己却是准备跑了。

  他很清楚仙人真正的恐怖不是刀剑功夫,而是法术,故对此战绝不抱希望。

  下一刻那白衣男子已是哼了一声,手中长剑突放出尺许光辉,腾空而起,在空中转了一圈,随后就见那一众马贼已滚滚落下十数颗人头。

  “是仙家剑术!”马贼们同时发了声喊,眼中尽现惊恐与绝望。

  就在这时,那白衣男子却突然哼了一声,身体微微一颤,白衣上竟现出一团血渍。

  看到这一幕,北四海先是愣了愣,随即大喜叫道:“他受了伤!他之前受过伤的!”

  这话喊出,所有马贼同时精神一振,就像是将要溺亡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般再不顾一切地向那白衣男子猛攻。

  果然那男子伤势发作,这刻运转不灵,动作再无复之前的轻便,一些马贼更是远远地不停用强弓硬弩对着那白衣男子猛射。

  “哼,宵小之辈!”男子愤怒低喝了一声。

  这帮马贼也当真是没见识之极,竟以为仙人受了伤他们就能对付,其实一般的伤根本不可能对修士造成太大影响。

  然正因无知而无畏,偶尔也就能撞对一次大运。

  这白衣男子受的并不是小伤,就算用了一个月时间也只是小有恢复,却在刚刚用过剑法后引动伤势,这刻只觉得身体里灵气翻涌,仿如翻江倒海般,几乎要将他冲爆,知道再不解决战斗,只怕自己就要栽在此地了。只是他现在体内灵元暴走,难以控制,暂时已不适合再用任何仙法。

  如果他们因恐惧而四散奔逃,白衣男子仅凭自己身手完全可以一剑一个全数杀了,但现在他们群起围上,自己竟一时不能脱身,眼看伤势有加重趋势,再不解决这些杂碎,倒霉的怕是自己,那便真真是阴沟里翻船了。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