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280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280/1209

返回书籍页面

  第十二轮,正是卫天冲出场,迎战的是天涯海阁的周伟晓。

  “周师兄修的是破风神门诀,战法犀利,攻势强悍,在我天涯学子中也算是难得猛将,排名第九,你那卫大少怕是要过不了此关了。”许妙然睡了一会儿醒过来,这刻在台下指指点点道。

  “那也未必哦。”唐劫回答:“依我看,卫少还是很有希望能赢的。”

  “切,洗月排名第十九。”许妙然撇撇嘴:“就算我天涯海阁再如何被削弱,也不至于排名第九的连你们第十九的都打不过吧。”

  唐劫却是悠悠回答:“排名这东西嘛……不可不信,不可全信。”

  洗月派二十名学子排名中,目前位列第一的是彭耀龙,他现在是脱凡百炼,两年苦修实力精进,已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唐劫曾和他比过,在未动用金线和灭魔拳的情况下全力出手,仍旧在五十招内落败。

  第二则是唐劫。真传之争让唐劫的名气也提升了许多,灭魔道上一夫当关更是让不少人听闻,因此虽只有灵海境,却还是把他放在了第二位。

  排在第三的则是叶天殇,他也是脱凡百炼期。唐劫和他打过一场,那一场双方势均力敌,打成平手。

  从这方面说,排名大体还是靠谱的。

  但总有些人例外。

  卫天冲就是个显著的例外。

  对卫天冲的实力评价,是他前些日子来到红梅城后与一些人的切磋中得来的。由于卫天冲最重要的战力,三品战傀当时在唐劫手中,因此他的实力是被压缩了极大一部分的。饶是如此,他也还是得了个第十就的名头,并没有因此就被打成最渣,可见他的个人实力也的确有了极大长进。

  而三品战傀是什么?

  那是相当于普通脱凡境九转的存在。

  如果不考虑灵石消耗,是可以和彭耀龙这种级别的学子硬干的存在。

  在不动用杀手的情况下,就算唐劫都不敢说自己现在对上卫天冲和他的傀儡能够必胜。

  周伟晓自不可能知道这一切,这刻看到卫天冲上台,不屑道:“一个靠仆学上来的好运少爷,劝你还是早早下台认输吧。”

  卫天冲也不回答,只是放出傀儡。

  那傀儡刚一出现就轰隆着步子冲去,对着周伟晓一拳击出。

  周伟晓横剑相格,就觉得一股大力席卷而来,整个人被震得飞出,立知不好。总算他反应也快,身形在空中翩飞一圈,重新落回台上,心想这傀儡好大力道。

  念头未过,就见傀儡身上光华一闪,已再度对他冲来。

  周伟晓左手引剑诀,对着那傀儡一指,用了个引字诀想牵制住这傀儡,同时一道剑风对着卫天冲斩去。没想到这一下引字诀没能让那傀儡停步,反倒是那傀儡眼中电光一闪,一道雷电已从天而降劈在周伟晓身上。

  不好!

  周伟晓只来得及闪过这念头,已是结结实实被劈了一道雷电。

  总算他上台时就已先放好护罩,没让自己受太大创伤,但这一下还是让他微微麻痹了一下。

  就是这一下小小麻痹,卫天冲右手剑已斩出一道汹涌剑光。

  “长风十三式,迎风斩!”

  凄厉剑光配合着狂野之拳打在周伟晓身上,激荡出一片冲天霞光,也预示出这场战斗的结局……

第四十三章

生死之敌

  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

  卫天冲和他的傀儡组合对着周伟晓发起了一番狂风暴雨般的打击,他甚至连阴兵都未用,直接强力碾压,就把周伟晓从云端碾到泥土中。

  与唐劫想的不同的是,胜利后的卫天冲没有欣喜若狂的大喊大叫,反倒很平静地走下擂台。

  这是心性的成长,也是自信的萌芽。

  正如高年级生不会为打败低年生而欢呼雀跃,卫天冲也不会为打败一个周伟晓而感到有多兴奋。

  却忘了在以前,仅这样一个对手,就是需要他仰视的存在。

  战斗就这么一场接一场的进行着,互有胜负,总体上尚算平稳。待到唐劫上场时,那天涯海阁的学子只与他交手数个回合便被他一拳轰下台,结束战斗,殊无悬念可言。

  由于只是第一天,六大派到底谁优谁劣暂时还看不出来,不过一些优秀学子已经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崭露头角,开始吸引更多人的注意。

  天神宫的云无极,方适野,林昶瑞,千情宗的邓晓宇,穆余,李志平,七绝门的牧毅,萧文,林忘,天涯海阁的蓝玉,孤清寒,兽炼门的赫连虎,叶黑子,天照,最后是洗月派的彭耀龙,唐劫,叶天殇各自登台,并不出意外的获得胜利。

  当天的战斗很快结束,回去的人潮汇聚成股股人流。

  许妙然也不得不回门派报到。

  她依依不舍的看唐劫:“再不回去,上师们怕真要过来抓我了。”

  “那你明天还能过来吗?”唐劫问。

  许妙然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第二天上午比赛再次开始,许妙然果然没来。

  唐劫努力寻找着,才在天涯海阁的一角看到许妙然。她正双手捧腮,闷闷不乐的一个人独坐。

  看到她的样子,唐劫轻笑,想了想他取出一枚传讯符,写上话语引燃。

  许妙然正在闷坐,突觉得腰畔一热,取下玉佩看去,只见上面现出一排字迹:我看到你了。

  许妙然心中一甜,也向着唐劫方向望去,终于找到唐劫,对着他挥了挥手。

  两人遥遥相望,眉目传情,一时间竟亦觉得幸福不已。

  就在这时,台上突然传来轰的一声震响,随后是“啊”的一声凄厉惨嘶。

  凄厉的嘶啸声一下子把唐劫许妙然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这才发现台上一名七绝门弟子正捂着自己的咽喉,痛苦哀号着倒下,颈间冒出的大股鲜血顷刻间染红了整个擂台。

  出人命了!

  台下已是一片哗然,惟有少数人目光依旧镇定。

  “这是怎么回事?”唐劫低声问。他看到台上站着的那名天神宫弟子,双手一片赤红,这刻正好整以暇的擦去手上鲜血,竟是丝毫没有慌乱之色。

  “还能是怎么回事?这里不是学院内的比赛,这里是六大派的生死较量。在这里,败者死!”一名学子扬声道。

  “这不可能!”学子们纷纷叫道:“怎么昨天就没这规定?”

  “这不是规定,而是各人的选择。”彭耀龙大声回答,他已经打赢了自己的战斗,但他的对手却好端端没任何事。同样没事的是天涯海阁与兽炼门的战斗。

  惟有天神宫与七绝门的擂台上,第一场战斗就被鲜血铺满。

  看到这一幕,唐劫终于恍然:“生死之敌?”

  六大派互有朋友,也互有敌人。

  这种敌友关系并非一日铸就,而是在千年演变的历史中逐渐积累变化而成,伴随着无数场战斗,还有海量的生命与鲜血的流逝,随着一代代人的教诲而流传,刻于血脉,承载于传说,甚至于形成特有的文化。

  七绝门和天神宫就是这样的一对生死之敌。

  在两派历史上,已经有太多太多的仇恨,以至于每一个成为派内学子的年轻人,首先学习的不是如何修炼,而是如何去憎恨对手。

  别的门派交手,动绝招前或许还要掂量一下,如那蓝玉想杀蔡君扬,还要先为自己营造机会。但在生死之敌的擂台上,杀死对方却几乎是双方共同的选择。

  所以,发生这样的事,一点都不奇怪。

  “那死去的学子怎么办?如此一来,两派岂不是都得少人?”有学子问。

  “像这样的减少,应当是允许替补的吧。”叶天殇回答:“不过你们不觉得真正需要忧虑的,不是这个问题吗?”

  “是什么?”有人还没反应过来。

  唐劫已接口道:“洗月派也有自己的生死之敌啊。”

  彭耀龙笑了:“没错。”

  众人心头同时一颤,一起看向兽炼门方向。在那里,一群飚悍学子正看这边,毫不掩饰眼中杀意。

  即使是学习最糟最烂的洗月学子,也清楚的知道他们永生最大的敌人是谁。

  兽炼门!

  在洗月派的历史上,两派之间的战争已持续了千年,从未消弭过,从未停止过,从未和平过。

  他们之间没有和平,没有友爱,只有血书的历史和刻骨的仇恨。

  如果有一天他们两派的人坐在一起,那不是因为他们成了朋友,而仅仅是为了寻找对方的弱点,然后好更方便的刺出致命的一剑。

  唐劫可以和天涯海阁的妖女坐在一起聊天,洗月派不会在意,但如果换成是兽炼门的人,等待他的就是驱逐的命运。

  即便是最恨天神宫的唐劫,在这些年的历史教育下,唐劫也对兽炼门无任何好感可言。文科向来不错的他,能够清楚的背出在最近的一百年里,死于兽炼门下洗月派中人有五百六十二人,其中包括六位天心境。洗月派在几百年来失去的弟子,上师,有一半是由兽炼门造成的。

  当然,对方也是一样。

  两派在相互间的仇杀早已到了没有道理可讲的地步,见面就杀才是正确做法。

  对于洗月派的人而言,杀死一万个人的最好理由永远不是他们犯下了多大的罪恶,而是“他们都是兽炼门人”。

  如果不是红梅城有自己的规矩,有大阵,傀儡守护,有仙缘会需要执行,那恐怕千情宗和天涯海阁,洗月派与兽炼门,天神宫与七绝门,彼此间早就杀了个血流成河。

  可就算如此,大家也都在忍耐着,等待着。

  等待机会,等待杀戮,等待清算!

  今天,就是天神宫和七绝门算账的日子。

  当这两个门派公然碰撞在一起时,规则就自动失去了意义,杀戮就是规则,消灭敌人就是最大的价值所在。

  至于其他四派,不用担心他们会反对。

  大家都有自己的麻烦想处理,都有自己想要杀戮的目标去面对。

  所以像这样的杀戮,六大派皆允许。

  六大派许可了,就是全世界许可了!

  明白了这点,再看兽炼门学子的杀戮眼神,大家都已经明白后面的日子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了。

  卫天冲不由哆嗦了一下:“两派之间,不是非得杀个你死我活吧?”

  “你不杀他,他便杀你。”唐劫提醒他道:“仙派规矩,不该惹的麻烦,绝对不许惹,但是该杀的敌人,你也绝对不能放过!”

  “那认输行不行?”卫天冲立刻道。

  唐劫回答:“可以啊。不过那你就等着被上师们击杀吧。哦,对了,你是长风真人的弟子。看在长风真人的面上,上师们应该不会杀你。”

  卫天冲松了口气。

  唐劫补充道:“长风真人会亲自赶过来把你凌迟万段。”

  卫天冲的胖脸立时僵住。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