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220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220/1209

返回书籍页面

  这一刀劈在身前海浪上,海水已瞬间两分,竟是被他真的一刀分水。

  海水两分,唐劫已连续打出一道道灵气,落在海水两端无数节点上,同时口中长吟道:“上坎下坤,以土治水,落!”

  随着他一声“落”,灵潮翻滚,幻海生波。

  在那被分开的海水中央,一道长堤竟已凭空生起,不断蔓延着延向远方。

  这一下土由水生,却是唐劫借势而为,通过阵中变化反生出一条跨海长堤,直指出一条康庄大道。

  这在破阵手法中,叫做以幻制幻。并不试图破阵,而是通过幻阵内部的自行变化来达到破幻的目的,最是适合以弱对强。却只有精通幻阵运行原理,看清灵气运行脉络的人才能做到。

  这刻眼看长堤生成,唐劫已哈哈长笑:“幻阵本是凭空生,你筑墙来我竖梯。你有无尽拦江海,我自长堤乘风去!”

  说着身影一闪,人跃堤上,已自沿着长堤狂奔而行。

  与此同时,九宫殿上。

  一名白眉老者正端坐于九演殿中央,地上刻着的是天演阵图,四周挂着九九八十一盏长明灯。

  其中十八盏灯火齐亮,余者皆暗。

  殿内中央还有一块水晶般透明晶体,在空中滴溜溜旋转着,放出大片光华。

  那老者坐于晶体下,右手持拂尘,左手按于膝,闭目沉思。

  突然间“咦”了一声,微微抬头:“竟有人如此快便洞虚破妄?还是筑堤过海?当真不可思议!”

  说着手中拂尘一摆,已向着头顶六面晶体看去。

  那晶体硕放光华,一个模糊影象已在晶体中渐渐显现。

第八十章

阻拦

  腾云仙舟在飞到九宫殿上方后停于空中,再不下落。

  南百城信手一挥,一团云彩已来到他的脚下,载着他向下方缓缓降落。

  下方早有无数佣仆在等候,看到南百城下来,一起躬身迎道:“见过上师!”

  南百城手一挥:“免了,你家姬大人现在何处?”

  一名眉清目秀的小厮回道:“正在定心殿主持阵法。”

  “带我去!”

  跟着小厮一路前行,南百城很快来到定心殿。

  穿过那九九八十一盏长明灯,站到白眉老者的身前,南百城立于天演图前,对着老者一躬:“南百城见过姬兄!”

  姬无咎拂尘轻挥:“南兄客气了,你是长风门下,你我辈分相同,大可不必如此客气。”

  南百城笑道:“却是不能和姬兄相比。看姬兄气色,白发横生,气血衰竭,当是入了三枯,这可是半步天心之兆,当真是可喜可贺啊。”

  姬无咎脸上挤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神情:“三枯难过,搞不好一生止步于此,从此孤老也说不得。”

  “姬兄大才,当无此碍!”南百城已是及时一个马屁送上,随手又拿出一个锦盒送了过去:“小小礼物,一点心意。”

  姬无咎口道:“南兄何必如此客气。”

  他说是这么说,拂尘一摆,却已将那锦盒收如袖中。

  这两人见面先彼此客气一番,论实力,姬无咎半步天心,远在南百城之上。不过南百城到底是燕长风弟子,背景非同凡响,别说他只是半步天心,就算真入了天心,面对长风真人也得叩拜,因此对南百城也算是客气的。

  这刻客气过后,姬无咎才道:“南兄的来意我已知晓,正好我这里刚刚有名学子,已经开始破境,就不知是不是你要我留意的二人之一。”

  “已经有人破境了?”南百城一个哆嗦差点没摔过去。

  开什么玩笑?

  九宫迷天阵,仙级迷幻大阵,就算只开二层,以洗月学子的实力,没个三五天都很难突破。

  虽然破境不等于破阵,但是境为阵之基,破境这么快,突破幻阵还能远吗?照这样子,可能半天都不到就能破阵。

  他这边才刚到九宫殿,就听到这消息,心中之震撼可说无以复加。

  这边姬无咎拂尘一摆,晶体上人影再现。

  南百城看到其中景象,再克制不住大叫起来:“唐劫,真的是他!”

  此刻唐劫正在洞海烛天境中快速飞奔,长堤延伸,仿佛永无尽头,他却毫不犹豫,快速奔跑,表情满是坚毅。

  姬无咎看着画面,亦不由轻叹一声:“原来此子就是唐劫么?心灵聪慧,洞若观火,借力幻生,以幻对幻……也是个人才啊。”

  南百城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果让他先出阵,定然会在灭魔道上布下后手,阻拦其他学子,为卫天冲争取时间。他出阵的时间越长,后手也就越多……姬兄,此子是我要阻止之人,还请你出手,阻他突破!”

  姬无咎轻点了下头:“看在林兄的面上,此事我自当助你。不过九宫迷天阵虽由我主持,可通变化,但此番是考核,不是阻敌,不可随意插手破坏学子破阵之法。”

  “不能破坏,却可增加。”

  “话是这么说,可我听说此子战力惊人,曾有过学子林以一对百之举,多半对他无效的。”

  “学子林之战,众学子无心杀人,杀招不出,自然由他逞威。唐劫虽猛,却终究只是灵湖境。只要姬兄出手,应当可以对他造成阻碍。”

  姬无咎摇摇头:“九宫迷天阵只开两层,威力有限,罢了,罢了,总是尽一下人事,至少不能让他如此轻易破阵。否则传了出去,我天涯海阁也面子受损。”

  其实这九宫迷天阵虽然属于天涯海阁,却是七绝门的人帮着布的,真要传出去对天涯海阁的名誉能有屁个损失。姬无咎终不过是在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到不是为了对谁交代,而是他半步天心后,做事开始顾忌心魔,习惯了凡事先找个由头说法。

  这刻姬无咎拂尘再挥,水晶棱面上,海潮翻涌,变化已生!

  ……

  唐劫正奔跑于长堤上,双手不停挥动,道道灵气打出,每一次都正位于灵潮变化关键处,便自有长堤接踵升起,一路延伸,直通彼岸。

  眼看行程过半,耳边突然风啸乍起,海水升腾竟形成巨浪冲向空中。涛天浪峰中,一只巨大蛇头陡然从峰头升起,猛然窜出,咬向唐劫。

  “海蛇妖?”唐劫心中一凛,脚下骤然加速,只听轰的一声,那巨大蛇头已正砸在身后长堤上,撞得长堤碎裂,泥石纷飞,随即化为灵光消失不见。

  风魔岛上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蛇,因此这海蛇应当只是幻象。虽是幻象,却还是有一定攻击能力,若真要打,唐劫轻易就可收拾。问题是幻象丛生,纠缠不得。在这里杀得再厉害,终究也只是虚妄一场。

  唐劫不欲缠战,因此只是全力加速前冲,那海蛇在后面狂追,瞬间在海中翻腾起一片巨浪,气势骇人之极。

  只是唐劫心志坚毅,一切有为法这刻在他眼中皆是梦幻泡影,因此压根不理,犹自狂突,紫电纵身法下,那海蛇竟是追他不上,徒自在后面愤怒狂呼却是无奈。

  就在这时,前方骤然又冲出一道黑色光影直扑唐劫。

  幻象攻击弱,徒有声势而伤害较少,因此唐劫根本不理,直接就冲了过去。然而就在与那光影交错的瞬间,唐劫突然面色一变,猛然抽刀劈出。

  碰!

  巨响声中,唐劫与那黑色光影已撞在一起,那黑影固然是被他撞得倒退飞回,唐劫已不由止步。

  最要命的是他施法停止,长堤立时停止生成。

  唐劫停步,再看那黑影,却是一只黑色大牛,正用牛角对着他,踏海分波再度冲来。

  “妈的,是真货。”唐劫骂了一句。

  这黑牛冲力惊人,显然不是幻象,而是真正的风魔岛妖兽,看实力应当还是通灵上品。此妖不通水性,踏海分波不过是幻境显化,攻击却是实打实的。

  面对这通灵上品的妖兽,唐劫也不能殆忽,无相金身发动,单手刀下劈,正砍在那牛角上。

  以他如今的气力,就算是通灵上品的黑牛也抵敌不住,立时被哀号着劈飞出去。不过它生命坚韧,这一刀虽对它造成伤害,想要杀死却终不可能。

  与此同时,那海蛇也从后方追至,对着唐劫就是一口。

  唐劫闪都不闪,反手一拳打出,吼道:“震!”

  充满爆炸性的一拳打在那蛇头上,随着灵气爆发,轰地一声,那海蛇已被震散成无数光影。

  不过下一刻,海潮翻涌,竟是又有数十只黑色牛妖出现,分海踏波而来。

  “怎么可能?”唐劫微愕。

  风魔岛上虽有妖兽,却终究不是无回谷,并非妖兽盘衡之地,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开智阶的妖兽。

  没有开智阶,上品即为王。

  按照妖兽一贯的生存方式,王者孤单,弱者集群。

  牛妖身为上品,在岛上已是王者般的存在,因此除非出现更强大的存在,否则不会集群出现。

  现在一出就是几十只,而且看气势个个都是上品级别,就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转念一想,唐劫已然明白,只怕这些黑牛都是幻象。

  尤其是这些黑牛竟是身上个个带伤,与之前唐劫那一刀劈出的伤口一模一样,显然是故意施为。

  九宫迷天阵有幻兽攻击,这没错;有真兽存在,这也没错;

  问题是幻兽与真兽完全等同,这就很少见了。

  像这样的情况只代表着一件事,那就是有人在主持阵法。

  此番考验,考的是学子破阵能力,阵法自行运转,主阵之人照例是不该插手的,所有变化都应当是阵法自动生成,像眼前这种情况,则意味着有意针对!

  这是有意针对自己的安排。

  尽管心里其实早有预防,但看到对方如此不加掩饰的针对做法,唐劫还是火了。

  南百城,你这是在告诉我,有你在,我就绝不可能成功吗?

  你真以为凭这些真减难辨的牛妖就能阻我?你错了!

  他心中愤怒,出手也再不留情,喝道:“伊伊用万花阵,最弱法力!”

  伊伊双手一震,大片花阵凭空生出,纷纷缠向四面冲来的幻象牛妖。这些牛妖虽已凝虚成实,却终究不是真正的存在,无论哪方面比起真牛妖都差得远了,立时被花阵所阻,惟有那真牛妖力大无比,却是强行突破花阵冲了过来。

  看到此景,就连姬无咎都禁不住骂了出来:“蠢物!”

  牛妖无智,不懂利用形势,只是一个最弱法力的花阵,唐劫就将真妖找出,又是一刀将那牛妖重创,同时那牛妖牛角光华一闪,一道劲气已打在唐劫身上,唐劫却只是晃了晃身体,反手抓住牛角猛地一举,竟将这大黑牛举过头顶,猛地掼于地面,砸得这黑牛哀号连连。

  他在无回谷时凭借一双铁拳就已能单挑通灵上品,如今经过数月修炼,潜力再度开发,实力又增,对付这上品牛妖简直就跟玩儿似的,看得姬无咎和南百城也是目瞪口呆。

  不过下一刻,海浪再卷,又是数十只幻象牛妖冒出。

  可惜这次却没机会了。

  唐劫已锁定真身,完全无视众多幻象,直入牛群,顶着那一群幻象的攻击,猛地抓住牛角,对准硕大的牛头就是一脚。

  这一脚踢的那牛妖整个头几乎都变形了,唐劫已按倒牛妖,一拳接着一拳狠狠打了下去。

  他心中愤怒,出手也再不留情,这刻殴打牛妖,仿佛是在痛殴南百城一般,只见一拳一拳,铁拳如雨落下,拳拳到肉,血水掺着肉块不停飞溅。

  那牛妖拼命哀号着,挣扎着,却无法撼动着恐怖人类。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