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193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93/1209

返回书籍页面

  那张乘云到没多想,听女学子这么说,长笑道:“我去为婉儿妹妹取来。”

  已飞身纵去。

  唐劫身在暗处,注意到那女学子看着张乘云的双眼突然闪过一丝轻蔑,心中凛然,知道这女人多半是不安好心而非天真无知。

  此时张乘云已来到树下,跳到树下随手摘下一颗红果,咬了一口只觉得香甜无比,更有着无比充沛的灵气,大喜道:“果然是灵果,婉儿妹妹快来!”

  没想到听了这话,那叫婉儿的女子不进反退,眼神肃穆。

  张乘云一呆,就听哇的一声嘶啼骤然响起。

  这嘶啼不是从别处发出,赫然就是从手中的果内响起。

  张乘云低头看去,只见那果肉正流出汩汩红色汁液。

  那红色果汁是如此地多,转眼流了张乘云满手,看起来竟如血一般。

  “这是……”张乘云骇然叫道。

  就见那残缺的果实突然动了一下,上面浮现出一对眼珠,冰冷地看向自己,接着红光泛起,那果子竟已变化成一个红衣小人的形象,只有一掌大小,一只手臂还是残缺的,赫然是被张乘云啃咬所致,另一只手则指着张乘云,叽叽喳喳不知道说些什么。

  “精物!?”张乘云先是一愕,随即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没想到自己随便摘下一颗果子,竟然都是成了精的果实,怪不得灵气如此充沛。他正要将那精物抓住,却听耳边一阵悉悉梭梭的声响。

  回首望去,只见满林的红果竟是纷纷变成一个个红衣小人,同时对着张乘云愤怒看去。

  这林中所有红果竟然皆已成精!

  张乘云看得骇然,终于意识到不妙。

  一只精物是宝贝。

  一群精物就是麻烦。

  成千上万的精物,那就是一场灾难!

第五十一章

残酷现实

  下一刻只见这些红衣小人同时仰天嘶吼起来,它们原本白嫩嫩可爱的脸蛋在嘶吼中变形,颜色变得灰暗,表情更是变得狰狞无比。

  它们张口,露出满嘴锋利的獠牙,竟是在瞬间从天真烂漫的小孩子变成鬼怪般狰狞凶厉的妖童。

  “啊!”张乘云大叫一声,将手中精物丢出,正想逃跑,只见那无数精物变化的小童已从一棵棵树上飞跃而来,在空中化出无数红色光线,汇聚成一片红光直冲天际。

  下一刻只见张乘云身上已挂满了红色小人。

  张乘云身上灵光一闪,已是动用了护罩,只是这些小人却丝毫不管,趴在护罩上一口一个地咬下去,无形的护罩在它们的利齿下竟变得有形迹般,被咬得班班驳驳,转眼就化光消散。

  不等张乘云用出第二个护罩,这些小人已纷纷咬在他身上,痛得他拼命地拍打,只是这些小东西何其之多,只一咬住便不松口。

  砰砰砰声响中,几个小人被他打飞,每一个的口中竟都还衔着一大块的肉,它们贪婪咀嚼着,就像是在吞吃世间最美好的食物。

  精物嗜血!

  而那些小人空出的地方转眼就被新的小精物填补上,它们拼命撕咬着,从张乘云身上扯下一块又一块的皮肉,张乘云拼命呼喊着:“师妹快帮……”

  他没有喊下去,因为就在他张口之际,一只精物已直接扑入他的口中,咬住了他的舌头。

  尽管张乘云第一时间闭嘴,将那精物一口咬成两截,他的舌头却也被咬断。

  “呜……呜……”张乘云拼命地向着林外冲去,他想要摆脱这些恐怖精物,但是更多的精物蜂拥而来,几乎将他暴露在外的每一处地方都挤满,甚至连他的命根子都挂着一只小人,一口一口不停地向上吞噬。

  他越走越慢,全身上下每一处地方都在飚血,部分地方更是已现白骨。

  这一幕看得唐劫和那叫婉儿的女学子都是心头惊悸,却谁都没动,只是死死盯着张乘云。

  此时他们都已认出这是何物。

  蜂果精!

  一种非常独特的群生精物。

  这种精物的实力并不强,也没多少成长潜力,它们最大的问题就是数量特别多,一旦成精往往就是一片。

  而且这种精物战斗时有个明显特点,就是只要其他目标没有对自己发起攻击,就绝不动手,而是倾尽全力只攻击一点,且死战不休。

  这是弱小生灵在千万年来的生命演化中形成的智慧,它们深知凭借自己的力量,难以对抗一些强大的存在,唯一可以仰仗的就是不死不休的死战风格。

  正因此,蜂果精的战斗特点历来是缠住一个就不放手。

  哪怕这里有一群学子可以扫荡这片果林,但只要有任何一个学子被蜂果精缠上,便几无幸理,这也就使得想打它们注意的修者,必须事先掂量一番,做好死人的准备,且别指望能得到什么好处。

  正是凭借这种具有威慑性的作战方式,蜂果精才能存在至今。

  也同样因为这个原因,唐劫和那女学子都不急于逃跑,他们知道只要自己不出手,蜂果精绝不会主动攻击他们。

  这刻在走出十余步后,张乘云终于重重倒了下去,再不动弹。

  那些小人还在他身上疯狂肆虐着,啃咬着,片刻后啃到只剩下一副白色骨架,这才纷纷退去,又回到了林中,化成红果悠悠荡着。

  自始至终没看过那女学子一眼。

  看到红潮消散,那女学子这才冷哼一声:“自以为有两下子的蠢货,空有实力而无见识,你不死谁死?”

  说着已婷婷走过去,拣起那骨架旁的芥子袋,往身上藏去。

  感情她是图谋这张乘云的芥子袋,所以故意要他死。

  唐劫心中微动,正要出手结果了这阴险女学子的命,没想到那女人抓到芥子袋后却猛地向后退了几步,向四周看了看,随后一个提气纵身,向着远处奔去,却是机警无比。

  看着那女学子跑掉,唐劫摇摇头走了出来。

  他虽然可以去追杀对方,不过无回谷的冒险才刚刚开始,实在没必要这么心急的自相残杀,当务之急还是先确定自己所在的位置,找到卫天冲再说。

  绕过那片树林继续前行,唐劫来到一处水潭边。

  那潭水清澈,中央还漂浮着几朵荷叶,四周围静悄悄的不见一丝动静。

  唐劫正想观察一下,小老虎却早已憋不住的冲向水潭。

  “宝儿!”唐劫一下没拦住,小虎已对着水潭喝起水来,感情是渴了。唐劫原本担心那潭水有毒,这刻见它一口气喝了不少,却也没事,便不在阻止,正想也上去喝几口时,就见水下隐约有什么影子浮动。

  他心中警意大生,立知不妙,猛地扑过去抱住小虎就是一个翻滚。

  与此同时潭中已窜出一道巨大黑影,正扑在空处,赫然是一条巨鳄。

  那巨鳄一击扑空,猛地翻转身,粗大的尾巴已向着一人一虎砸下。

  唐劫翻掌一拍地面跃起,带着小虎躲过这一尾,同是飞起一脚踢在那鳄鱼头部,却是如中金石一般,那鳄鱼晃都不晃一下,反而转头对着唐劫的脚一口咬去。

  好在唐劫收脚快,否则一只脚多半保不住。

  这一下拼斗谁都没占着便宜,一人一鳄已呈对峙之势,唐劫这才发现这只通体鳄鱼皆黑,体长至少十余米,全身鳞甲更是如岩石般披在身上,一对鳄目冰冷无情地看着他,似是在欣赏自己的晚餐。

  “通灵……中品。”唐劫喃喃道,揉了揉自己的脚。

  刚才那一脚没能伤到这妖鳄不说,反到震得他自己脚生疼,虽然他没动用无相金身等手段,可以其鳞甲之坚硬也至少得是中品妖兽才能拥有的。

  这刻小虎似是知道自己闯了祸,吓得把头缩在唐劫怀里不敢动,唐劫看看那妖鳄,掂量了一下,觉得自己应当可以对付,便将小虎放在一旁,抽出断肠刀道:“乖宝儿不许乱跑,看哥哥杀了这臭鳄鱼请你吃烤鳄肉。”

  妖鳄在妖兽中也算是奇葩类的存在,战士的体魄,刺客的作战风格,无论力量速度防御攻击都极为可观,再加上是中品妖兽,实力更强,一般的学子碰到也要掂量掂量。

  唐劫却不在意,一年前他碰到中品妖兽还只有落跑的份,如今再见,却已不放在心中。

  那妖鳄见唐劫抽刀,嘶吼一声,后蹄一踏,巨大的身体已再度冲来。

  它虽体形巨大,这冲刺速度却当真不慢,一张巨口这刻对着唐劫咬下,唐劫身形一转,断肠刀已划出一道犀利锋芒,砍在那妖鳄鳞甲上,发出铿的金铁交鸣之声。

  巨大的鳄尾横扫而至,唐劫跃起避开,就在躲过这一击的同时,那妖鳄突地一转头,水潭边已暴射出三道水箭。

  举凡妖兽多会法术,只是视天赋不同而有所差别,这刻水箭喷出,唐劫不及闪避,只能发动凝水罩强行抗住水箭,身形立时受阻,那妖鳄已腾空跃起,庞大的身躯如山一般压向唐劫。

  “吼!”一人一鳄在这刻同时发出暴怒的吼叫,断肠刀迎斩妖鳄,斩风对鳄头,只听轰然巨响,唐劫飞退,虎口处已被震出一道血迹,那妖鳄也翻滚着落地,头部一到血线流下。

  这一交手两败具伤,那妖鳄愤怒已极,刚一落地就再度对着唐劫冲去。它仗着全身披甲的优势,防御惊人,丝毫无惧唐劫的攻击。

  唐劫看着这大家伙四蹄翻动的冲过来,心中默算了一下,知道仅凭断肠刀要想干翻这家伙,做是能做到,但没个百八十刀怕是不够。不说要消耗多少灵气体力,单是那满身的鳞甲怕都要折损不少。因此也不拖时间,手腕一翻,一把金刀已赫然在手,在空中擦出一抹金光,直掠妖鳄头部。

  那妖鳄仗着自己皮坚执锐,防御无双,因此也不闪避,只听扑的轻响,金刀没入妖鳄头顶,如入无般已将那妖鳄的脑袋整个扎透,将其钉于地面。

  妖鳄没想到会受此重创,狂嚎着跳起,巨大的身躯已如风一般旋转起来,粗长的鳄尾更是疯狂扑打在周边碎石上,如碾豆腐渣般碾成齑粉,瞬间在原地开出一个大坑。

  奈何它力量再大,打不着人也没用,唐劫远远看着这货发威,连动都不动一下。

  这妖鳄生命力也当真强韧,挣扎了半天依然不死,唐劫不耐烦,对着妖鳄脑部伤口又打出几记元气针,妖鳄这才停止翻滚,在地上最后抽蹴着。

  看着妖鳄就这样走向死亡,唐劫悠然道:“最喜欢肉盾型的对手。”

  一刀将鳄头斩下,唐劫将鳄头丢给小虎:“吃吧,这是你的。”

  妖兽血肉最是滋补,小虎已扑上来狂啃不已。它咬不动那坚硬鳞甲,便直接从颈腔中开始吃,很快就把自己半个身子都埋进鳄头里,唐劫看得发笑,也不管它,自顾自剥那妖鳄鳞甲,又将这上面的血肉一块块剥下。

  这些肉不耐久藏,就算是放在芥子袋中也会渐渐消散灵气,总算有小虎在,到是不担心浪费的问题。

  待到将妖鳄分割完毕,已是好半天过去,唐劫收拾好正要再走,眼光一撇,却看到水潭中几株黑色小草正在随风舞动。

  “乌潭草?”唐劫低呼。

  那不正是戚少名寻找的乌潭草吗?

  这种灵植只生长在水潭中,通体乌黑,以水照影,自动具有分裂能力,若以之入药,对于修炼幻影分身类的法术有极大帮助。眼前的乌潭草看起来有四株,其实只有一株,其余皆是照影而生。

  唐劫刚才杀死的妖鳄应当就是守护这乌潭草的了,如今妖鳄既死,乌潭草便自动现形,既如此唐劫也不客气,手中金线一卷,已将那几株乌潭草卷了过来。

  那乌潭草离了水面,其中三株立时消失,残影附于主株内,影影绰绰闪动出三个虚影。

  唐劫小心取出一个玉盒,将乌潭草收起。

  这玉盒是采药必备之物,学子们到是大多有所准备。

  收了乌潭草,唐劫这才带着小虎继续前行,只是一直走到入夜,也没能确定自己的位置。至于卫天冲那边,有伊伊在,到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偶尔碰到一两只妖兽,打不过也能逃掉。

  值得注意的是,卫天冲遇到了两名学子,在见到卫天冲后,先是假意要联手,背地却突施杀手。好在伊伊谨慎,及时用幻阵困住对方,卫天冲这才成功逃掉。

  这一经历的后果使得卫天冲再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只能苦盼唐劫赶快找到自己。

  对此唐劫也只能叹息。

  无回谷的世界与外界再不相同,没有了门派,学院,法律,规章的约束,一些人便开始变得张扬,肆无忌惮,甚至于疯狂起来。

  他们不仅猎兽,也猎人,弱肉强食从本质突破到表象,许多人就连那一层遮羞布都不要了。

  三十天冒险,才第一天就出现这种事,唐劫完全可以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情况——无回谷试炼,是丰收之炼,也是血浴之炼。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