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16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66/1209

返回书籍页面

  他虽接受唐劫建议,以辅助术法为主,但自保能力也不能不学,这音笛就是他的战斗术法。

  他在未卖身入卫府前,本身乡间一牛童,闲来无事就吹牧笛,到是吹得一手好笛曲,深得卫天冲喜欢。

  唐劫告诉他,以自身兴趣为天赋,便选择了这音笛之术。

  只是音笛杀伤面虽广,伤害力却有限,与修者对决有些勉强,用来对付一群凡人家丁却是绰绰有余。

  这刻笛音渺渺中,那一群家丁已同时捂耳哀号,侍梦顺手收笛,笛子在手中转了一圈,右手拇指突地一按笛孔,一缕风啸从笛内喷出,正喷向墨香。

  这一手叫凝音剑,先是贯注灵气于笛内,再激发而出,采用的是聚灵成剑之法,只不过多了音笛辅助,使其更方便成法。

  术法的每个手印都有自己独特的作用,而武器的特殊形式对一些术法往往就有着特殊加成,通常是使得威力更强。而侍梦通过笛子凝气成剑,却是少了一个施法环节,使得成法更快。

  这一下凝音剑打得墨香也措手不及,轻咤声中,墨香身上已现出一片水蓝光华,挡住了这一下音剑。

  不过她自身也因此受阻,与此同时卫天冲抓住机会。

  他竟然不跑了。

  他停步,回头,手中已出现一把精钢小斧,猛地对着墨香砍去。

  这一斧看起来平淡无奇,不见丝毫光影,但是砍在墨香的水蓝光幕,竟如入无物般切了进去,在她的光幕上磁啦啦撕出一道裂痕,就连墨香都吓了一跳,不敢硬抗这一斧,只能抽身后退,背后猛地一痛,已是被赶上来的傀儡打了一拳。

  “干得漂亮,少爷!”侍梦叫道。

  卫天冲嘿嘿一笑,扬着斧子对着墨香做了个鬼脸:“四年生?我看也没什么了不起吗?”

  他刚才这一手用的正是鬼斧术,这鬼斧术虽是当初为了雕刻傀儡所学,但功可切金断玉,本身就是破甲能力极强的术法,因此用来近战也是可以的,只不是不像斩风那样出手快捷,而是一斧一斧的下去,铿锵如打铁般,在战斗中往往难以形成连续攻击的效果。

  至于那小斧则是他在唐劫建议下,用卫家给他的那把分水剑换的,叫斩骨斧。

  顾名思义,也是攻坚能力比较强的类型。

  卫天冲以召唤为主,因此不求远程打击,只求在近身战中能形成有效伤害,这斩骨斧配鬼斧术,用来近身反击到是颇为犀利,谁也没想到一个仗着傀儡攻击自身乱跑的家伙还有这么一手。

  再加上侍梦的配合,墨香竟是在这两人联手中吃了个小亏。

  她脸上煞气一闪:“敢欺我流云无人?”

  右手剑对着空中一抛:“去!”

  那剑闪动出一片光华,已向着卫天冲急斩而去。

  “我靠!飞剑术!”卫天冲吓的脱口叫了起来,跟唐劫时间久了,这我靠之类的口头禅他到也学会了。

  飞剑术在灵台学子中也算是一个标准界限,从手持武器施展,到脱手运用,本身就是一个质的变化,它代表着学子战斗自由度的提升以及进攻效率的大幅度提升。

  这刻飞剑纵出,凌空呼啸出尖锐气芒,卫天冲再不敢逞强,脑袋一缩,烟罗步再度发动,嗖嗖地向着一旁奔去,跑起来全无风度可言。

  那飞剑一下追之不上,墨香终于学了乖,指尖一指,那飞剑凌空转向,竟是反朝着侍梦飞去。

  侍梦大急,双手连施印法:“隐身术!”

  他想要隐身逃逸。

  只是他术法在多不在快,这隐身术哪怕是最低级的也颇为复杂,眼看那飞剑袭来,这隐身术他一时竟放不出来,心中大骇,正惊惧间,身前已出现一道身影,正是唐劫。

第二十三章

提点

  之前唐劫由着他二人出手,一直只是在旁边看着不动。直到这刻终于挡住侍梦,看着那袭来飞剑轻蔑一笑,随手一抓,也不见他用术法,就这么一把将那飞剑抓在手中。锋利的剑身在他手心中疯狂跳动着,却割不破他哪怕一丝手皮,看得墨香也呆滞了。

  这还是二年期学子的实力吗?

  唐劫却是悠悠道:“这个墨香虽是四年期学子,但实力有限得很,少爷你和侍梦加起来,应该足以对付,只是乍对飞剑惊慌失措。对付这种攻击,最好的办法就是少爷你立刻召回傀儡阻挡,侍梦你该用的不是隐身术,而是更加简单方便的呼风术,虽无威力却可扰乱灵潮。以此女能力,在呼风术影响下,飞剑控制必受阻碍,少爷再以鬼斧反击,当可破之!”

  说着他手一挥,竟是将那剑扔回给了墨香,淡淡道:“再来一次。”

  众人面面相觑。

  墨香跟是气得紧咬银牙,这个混蛋,竟是把这里当成培训他家少爷的地方了吗?

  然而在唐劫眼中看来,这就是锻炼卫天冲与侍梦应变能力的最佳时机。

  没有什么比战场上实际战斗带来的进步更大的了。

  将来卫天冲可能会面对更多难以对付的敌人,不从她这连精英都算不上的杂兵开始,又从哪儿开始?

  听了唐劫的话,卫天冲和侍梦互相看看,突然同时一笑,对着墨香叫道:“那就来吧,小妞!”

  两个二年生对抗一个四年生,这刻却是全无畏惧,反掀起冲天豪情。

  这一切正是因为唐劫给了他们信心。

  这刻飞剑入手,墨香与卫天冲侍梦已再度战了起来,那些家丁到是想上去帮忙,只是唐劫就这么背着手站在那里。他刚才露了一手空手抓飞剑的本领,谁都知道他才是三人中最强的,一时间再不敢上,竟是只能看着墨香三人对决。

  唐劫则兴致盎然地一边看,一边还不时地发言提醒该如何应对。

  “此女身法轻灵,行动飘忽,少爷,加强阴兵纠缠,使其快不起来。侍梦,给自己用风行术。”

  侍梦不知道唐劫为什么突然要自己用风行术,不过还是遵他所说照做。

  这边墨香已被两人联手打得有些艰难,卫天冲的阴兵纠缠当真讨厌,在唐劫点醒下这刻更是疯狂涌出,眼看渐渐不支之际,唐劫突然道:“墨香你的打法过于墨守成规。你只追本体有什么用?我家少爷有烟罗步支持,又有侍梦在旁辅助治疗,你想杀他那是极难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流云袖迅速击杀阴兵。阴兵虽难缠,但自身实力有限。你强杀阴兵,逼迫他不停召唤,与他对耗灵气,同时也可缓解你速度受限的问题。就算他少海旋元诀再如何生生不息,以你四年期学子的灵湖修为,难不成还会比他差了?”

  这话一出,墨香终于警醒过来。

  对啊,我干嘛死追着这游滑胖子不放?

  心念电转念,流云袖反抽,已抽在那一众阴兵上,立时冲的阴风大作。

  气得卫天冲一边继续补充召唤一边跳脚大喊:“唐劫你干什么?”

  唐劫却是不紧不慢道:“侍梦术法多而不精,又无护身之物,是两人中的薄弱之处,主攻侍梦,以快打慢,我保证你能让他一个术法都用不出来。”

  随着他话落,墨香的飞剑已再度向着侍梦头顶飞去。

  吓得侍梦连滚带爬的飞逃,好在他有风行术加持,总算躲过去,这才明白唐劫为什么让自己使用这术法,气得大叫道:“唐劫你疯了?”

  唐劫这才悠悠道:“要想进步,就得面对有威胁的敌人才能激发潜力……少爷,你再不保护侍梦,他可就真要死了。”

  眼看那飞剑追着侍梦不放,卫天冲一跺脚扑了上去,猛地一把推开侍梦,那飞剑已在他身上砍出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他有无畏术加持,到不觉得痛,反到是反手一挥,斩骨斧对着飞剑凶狠斩下,只是那飞剑何其灵动,墨香随手一收,已避开这一斧。

  鬼斧一击无功,暂时就无法发动,飞剑已顺着卫天冲脖子斩下,卫天冲心中震撼,好在傀儡及时回援,一拳砸飞那飞剑,只是下一刻那流云袖已卷了过来,卷住傀儡将其抛了出去,飞剑再斩,砍得两人屁滚尿流。

  得了唐劫指点,墨香到底是四年期学子,竟又渐渐抢回主动。

  如此一来,气得卫天冲直瞪眼,他冲着唐劫大骂:“唐劫!你还不帮忙?”

  唐劫悠悠道:“少爷你对傀儡的控制依然有所欠缺。运用傀儡之道,最重要在于灵动随意,灵控术不仅仅是用来驾驭傀儡的术法,更是使用者与傀儡紧密相连的根本。否则傀儡升到高阶,自己便可行动,又为何还需要灵控之术?但事实上,真正的傀儡大师,都拥有最好的灵控之法!”

  唐劫的话让如醍醐灌顶,卫天冲似乎有些明白了,他愣愣的喃喃:“你的意思是……”

  “用好灵控术,傀儡才是你真正的武器。”唐劫淡然解释。

  这时墨香又是一剑斩来,卫天冲眼看避不过,若换在平常,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怕是扭头就跑。

  这刻受唐劫言语所动,突然做了个相反的选择。

  他对着被墨香抛出的傀儡一指:“拉!”

  那傀儡陡然出手,一把扯住将自己卷飞的流云袖。

  这流云袖是连在墨香手中的,这一把急扯,墨香竟是被它反向拉了过去,心神受颤,就连飞剑都没能控制住,那剑竟是擦着卫天冲的脸飞了过去。

  同时卫天冲手一抬,然后猛力下压:“摔!”

  那傀儡扯着流云袖猛地向地面砸去,就像是扔链锤般,将墨香狠狠砸向地面。

  这一下变化突生,墨香再不及闪避,被重重砸在地面,一时间整个人都摔得昏昏沉沉。

  尚未动作,只见那傀儡双足一蹬地面,已如颗炮弹般飞袭而至,一头撞在墨香怀里。

  可怜这小姑娘哪经受过如此野蛮残暴的打法,被打得吐血退开,与此同时侍梦也终于抽出手对着墨香发出一道凝音剑,接着再手忙脚乱地为卫天冲用上治愈术。

  眼看墨香被一击受创,一时竟爬不起来,卫天冲得意一笑,正要停手,唐劫已道:“临阵对敌,容不得心慈手软,在敌人没有彻底失去反抗之前,不要停手……继续攻击!”

  轰!

  那傀儡狂暴的双拳已再度对着墨香砸下。

  眼看这一下攻击凌厉无匹,看着那气势雄浑的傀儡,墨香也是一阵花容色变,心知自己此役怕是在劫难逃了,眼一闭,已是等死。

  就在这时,徐府林中暴喝一声:“住手!”

  一道剑光从林中飞出,正撞在那傀儡上。

  力大沉猛的傀儡竟是被这一记剑光撞飞了出去,好在有护体法阵在,到是没受什么致命伤害。

  这时林中已步出一人。

  这人身穿白色武士袍,明明是个年轻人,脸上却已现出了唏嘘的胡渣,面色憔悴,神情悲愤,这刻步出林中往唐劫他们身前一站,却是有着一股沧桑男子的风范。

  “姑爷!”看到这人出现,所有人同时喊了一声。

  唐劫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他喃喃道:“正主终于出来了。”

  不问可知,这个人就是林朗了。

  他果然一直就躲在徐家。

  他立刻道:“侍梦!”

  侍梦已用出辨识术,片刻后对唐劫点点头:“是他,不是他人假扮!”

  林朗一出现,首先就是扶起墨香:“墨香,这些日子委屈你了。”

  “少爷,是婢子无能,不能骗过他们。”墨香已是盈盈哭了起来。

  看得出来,这主婢之间的关系到也不错。

  反到是林朗摇了摇头:“这不是你的错,该找来的终归会找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吧……时不予我啊。”

  说着他长叹一声,脸上悲怅之色更重,这才看向唐劫三人,虎目在三人身上扫了一圈,最终停留在唐劫身上:“你就是那个洗月学子唐劫?”

  唐劫笑着点点头。

  说起来,林朗会有今日,真是和唐劫有着道不尽的关系。

  如果不是因为鹰堂的抓捕,如果不是唐劫的定位,洗月派至今也不可能知道林元明是天神暗子,更不会有如今的林家灭门之祸。

  林朗与唐劫之间,就算用血海深仇来形容也不为过。

  这刻看到唐劫承认,林朗哈哈大笑三声:“好,好得很!果然上天有眼,让我有机会碰到你,既如此那还等什么?”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