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164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64/1209

返回书籍页面

  徐慕君轻点了一下头回答:“回唐公子,却是如此。当年我初离家门,进入书院,无人照应,一时颇有不适。是那林朗及时出现,帮了我一把。日子长了,便与他有了些感情。没想到……没想到他狼子野心,竟是天神宫秘探……”

  说到这,这姑娘已是盈盈哭了起来。

  唐劫已道:“准确地说,他父亲才是天神宫秘探,但他自己是不是,由于人没抓到,尚不可知。”

  他这话一出,姑娘明显愣了一下:“唐公子的意思是,林……他不是天神宫的人?”

  “我没有说他是与不是,只是总需抓到人方可确认。”唐劫淡淡道:“对了徐小姐,能问一下林朗逃走时,你在哪儿吗?”

  “那时我正在住所修炼。”

  “他逃走前没有来找过你?”

  姑娘摇了摇头。

  “那你是在他走后多久回家的?”

  “三日后。不瞒唐公子,当时我虽以试炼之名离开,但实际只是借口。出了这等事后,我也是怕极了,惟恐牵连到我,所以急急赶回家中。”

  “你说在那之后不久,洗月派的人就来找过你?”

  “是。”

  “多久?”

  “大约十日后。”

  “林朗逃走后,一直没和你联系过?”

  “没有,绝对没有!”姑娘已连声道:“小女子可以心魔立誓,此事出来后,小女子绝对和那林朗没有任何联系!”

  “恩?”唐劫闻声看了姑娘一眼,就连卫天冲和侍梦都一起面面相觑。

  心魔立誓虽然不是百分百有效,但长年形成的心理重视,却使得大部分修仙者对心魔誓还是比较看重的。

  如果徐慕君所言是真,那岂不是说唐劫之前的猜测完全是错的?洗月派之所以留下这条线,未必是如唐劫所说早已掌握林朗行踪,更有可能是他们自己都未证实这一切。

  唐劫的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既如此,就说说你知道的事吧。”

  徐慕君便将自己知道的关于林朗的事一一说来。

  或许是为了洗刷嫌疑的缘故,徐慕君说的极详细,包括林朗的兴趣,爱好,生活习惯等等,几乎尽情道出,无一隐瞒。

  一番询问下来,没得出什么结果,卫天冲和侍梦都有些失望。

  眼看夜色已深,唐劫道:“多谢徐小姐的回答,这趟过来打扰府上,深表歉意。”

  “没关系,没关系!”那徐希安忙道:“既然三位来了,不妨就在舍下吃过便饭再走。”

  此时徐府已经为三人准备好晚宴。

  唐劫也不客气,三人一起上座用餐。

  没了之前盘问的事,席间交谈便显得轻松自然了许多,徐府客意巴结,上的也都是好酒好菜,不乏珍贵灵食。

  唐劫侍梦不客气,趁机大肆饕餮,一边吃,唐劫还一边道:“恩,不错不错,徐府不愧凤阴大家,如此珍肴都有,可惜……”

  “不知唐公子可惜什么,若是在下能做到,定会为公子竭力办到。”徐希安问。

  “可惜没有岳阳的红果,此物最是解酒,也缺了林川的白莲,此物最是开胃,更少了三江的蜜藕,那可是人间绝味啊。”唐劫摇头晃脑道。

  徐希安愣了愣:“是吗?岳阳林川三江皆在凤阴周边,老朽无能,竟然不知此事,改日定为公子准备。”

  “那也没什么。对了,不知府上可有玉松茶,此茶饭后饮用,清神醒脑,效用最佳。”

  “却是没有。”徐希安大感汗颜。

  “没有就算了。”唐劫笑笑。

  转头却对徐慕君道:“对了,有件事还要请教徐小姐。”

  “公子请讲。”

  “前些日子结识了一名女修,有心交好,想送一副刺绣于她,表明心意。我听说风林苑和眉间坊的绣工是兖州最为出色的,却不知到底哪一种更好。徐小姐大家闺秀,想必是清楚的了,还请徐小姐指点一番。”

  “这个……”徐慕君皱了皱眉头,轻声道:“终究还是风林苑的好些吧。”

  “原来如此,受教了。”唐劫笑眯眯回答。

  酒足饭饱,唐劫终于起身道:“多谢徐小姐配合,时间已不早,我们就不再继续打扰了。”

  他露出要走的意思,徐家中人自是一起松了口气,带着女儿家人一路送到门口。

  一路上,唐劫随口问:“对了,上一次洗月派来人,不知来的是哪几位?”

  徐慕君愣了一下,看向自己父亲,徐希安已道:“是洗月派的常羽平上师和他的两个属下。”

  “常羽平?”唐劫低喃了一下这名字,他到底未进洗月派,对洗月派内部的了解依然有限,如燕长风等大名鼎鼎的人物他比较了解,一个脱凡境的灵师,洗月派比比皆是,他就不怎么知道了。

  “是哪个堂的?”唐劫问。

  “律堂。”徐希安回答。

  “律堂?”唐劫再度低喃了一句:“常上师来过后,是怎么说的?”

  “常上师在问过后,又查了一遍徐宅,确认无事后便离开了。本以为此事已经过去,没想到……”

  徐希安没再说下去,不过潜台词却是你们洗月派已经认证我徐家与林朗无关联了,你们又来做什么?

  “原来如此。”唐劫突然笑了笑:“想必徐家为此破费不少吧?”

  那徐希安先是呆了一下,随即笑道:“哪里哪里,文心国承上仙庇佑,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小老儿对上仙们从来都是仰慕得紧。上仙远来,一路辛劳,徐家自是要备些薄礼,聊表心意,上仙肯收,那就是给徐家莫大的面子了。”

  说着他挥挥手,已有下人将几个锦盒送到他们手中。

  唐劫掀开盒盖看了眼,那里面放的竟是灵钱而非银两,每个盒子里估计都不少于千枚。

  看到这些钱,唐劫的目光沉了下去,反到是卫天冲和侍梦看的心喜。

  要知道就算卫天冲出身世家,对灵钱那也是多多益善的。

  许多事情说起来容易,可当诱惑真的出现时,绝大多数人面对这诱惑,几乎都无抵抗能力。

  这刻看到那三个锦盒,卫天冲已忍不住伸了手想要去拿,没想到唐劫手一拍,却将卫天冲的手拍了回去,轻轻又将那三个锦盒推回。

  这一幕看得那徐希安心中一震:“唐公子,你这是何意?”

  唐劫缓缓道:“洗月学子奉命缉捕林朗,此番到来只为查明他的去处。只要徐家安分守法,大可不必担心什么。”

  徐希安气急反笑:“照唐公子的意思,我此举反是心虚了?若公子不满,大可以此指认我徐希安窝藏逃犯!”

  “那到不至于。”唐劫淡淡道:“我只是说,我们会秉公追查,绝不会随便冤枉好人,老人家大可放心。”

  “既如此,那老朽就放心了。”

  说话间,众人已来到门口。

  眼看着即将离去,就在唐劫出门的刹那,唐劫突然道:“徐小姐入学四年,现在想必已是灵湖阶了吧?”

  “是,正是灵湖阶。”徐慕君回答。

  “我听说徐家只有你这一个女儿,所有希望也都放在你身上了。”

  “慕君无能,遇人不淑,学业未成,却反为家族惹来天大麻烦。”徐慕君低着头回答。

  “这么说,徐家现在就你一个修者?”

  “是。”

  “这就怪了,我怎么记得徐家应该还有个仆学呢?”唐劫突然道。

  这话一出,徐慕君身体猛地一颤。

  唐劫嘿嘿一笑,已是大步出门而去。

  走出徐府大门。

  唐劫的脸已迅速沉了下来。

  卫天冲看他神色不对,问:“是不是还在为不能确定烦恼?没必要……”

  他还想劝慰一下唐劫,唐劫却已摇头道:“林朗就在徐家!”

  他这话说得斩钉截铁,两人都被他弄得一愣。

  侍梦急道:“那徐慕君都发了心魔愿,我看她发得如此干脆利落,不想有假啊。”

  唐劫反问:“问题是她如果不是徐慕君?”

  “啊?”两人一起呆滞。

  卫天冲指着唐劫哆嗦道:“你……你说刚才那姑娘她……她……她不是徐慕君?”

  “废话!”唐劫对着地上唾了一口:“装的那么假,她若是徐慕君,我就是长风真人了!”

  侍梦急问:“你怎么知道她不是徐慕君?”

第二十一章

选择

  侍梦仔细回想之前的情形。

  “她太急于表现自己了。我问她关于林朗的事时,你看她说得滔滔不绝,天衣无缝,其实正常人叙述这一过程,都该有个回忆过程,她却几乎是眼都不眨的便说了出来,分明是早就背好的说词。可一旦你问到她准备之外的问题,就立刻原形毕露!”唐劫冷笑。

  “你是说……”侍梦有些明白了。

  唐劫已回答:“没错,我在席间故意试探他们。那岳阳的红果,根本不是什么解酒之物,而是养颜之果,林川白莲更有美容之效,三江蜜藕是女子最爱的甜品,这三样那徐老爷不知,并不奇怪,但是徐家大小姐竟然都不知道,可就太不合道理了。至于玉松茶就更别提了。玉松石是天涯海阁的名茶之一,味道清凉最受女修喜爱,因为是茶石而不是茶叶,只需浸泡,无需冲饮,因此是出行茶饮,却不属于席间茶饮,她身为贵家小姐竟然不知!”

  这些东西还是当初他和许妙然接触时得知,许妙然到处游玩,对文心国内的许多享受都极了解,玉松茶更是唐劫和许妙然一起喝过的,言谈间自有提及。

  那徐慕君不了解一两件或许还正常,一样都不知就有些蹊跷了。

  “也有可能她恰恰就没这爱好呢?”卫天冲道。

  “没错。”唐劫点头:“所以我最后又问她,风林苑的绣工和眉间坊的绣工到底哪个更好,她竟然说她风林苑更好……嘿嘿!”

  说到这,唐劫已是嘿嘿怪笑起来。

  这让卫天冲和侍梦都有些摸不着头脑,卫天冲道:“说风林苑更好也没什么不合适吧?各人喜好不同,就算眉间坊的更出色些,也未必能说明什么。”

  “问题是眉间坊是窑子,不是绣坊!”

  “什么?”两人被他的说话再次震住。

  唐劫已笑道:“那是万泉城花街上的一处官窑,大考结束后我们游历内城时,我曾经过那里。她若真是徐家大小姐,就该直说自己没听说过眉间坊。明明不知却非要强装知道,一本正经的说什么风林园的绣工更好,分明就是心中有鬼!”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