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159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59/1209

返回书籍页面

  只听轰隆隆一阵巨响,大地震颤,就连马上二人也为直剧烈摇晃着,那马儿一时竟跑不起来。

  受此一阻,天空中那几名学子也追了上来。

  其中一人对着下方一指:“飞剑,出!”

  那学子背后一柄飞剑已然飞出,对着唐劫二人斩下。

  唐劫右手断肠刀猛地斩出,正中那飞剑上,铿地一声已将剑格了回去。

  只是下一刻,空中另一名学子已扬手洒出一张灰色大网,对着二人迎头罩下。

  那学子哈哈大笑,仿佛已看到唐劫他们身在网中的局面。

  唐劫眼中精芒一闪,眼看那网从空中落下,他猛地飞身跃起,直扑向网中。

  就在网罩住的时刻,唐劫左手一扬,指间一点金芒闪过,正是那变成戒指戴在他手上的金砂,已化成指间刃,对着那网刷啦啦削了下去。

  只听磁啦啦的裂帛声响,那网就如一张纸般,已被唐劫划成两截。

  “我的地罗锦!”那学子发出痛苦的哀号声。

  这件术器是那学子身上最值钱的宝贝了,用来困人当真无往不利,没想到竟被唐劫一下子就弄烂了。

  唐劫已从网中飞身而出,只是他刚出现,两道剑光已席卷而来,唐劫只来得及横刀格挡一下,就被打下空中。

  受此一阻,那马儿却不会等他,已是自顾自跑了出去,唐劫落于地面,尚未起身,叶天殇已然冲至。

  他不欲杀人,只将剑尖向唐劫咽喉一递,正要逼问,只见唐劫猛地一拳轰出,竟是打在他剑尖上,叶天殇的秋叶剑竟是被他打的整个剑身都弯曲如弓。

  叶天殇大惊,他心痛爱剑,猛退手收剑,唐劫已一跃而起,发动紫电纵身法向着另一侧狂冲而去,同时叫道:“侍梦,带东西去找少爷!千万别让他们追到你!”

  “什么?”侍梦一惊,心想你什么时候把东西交给我了?我他妈连你得到了什么都还不知道呢。

  只是随着唐劫这一喊,叶天殇已喝道:“我去追那人,你们几个追这家伙!”

  他并未全信唐劫说的话,但不管怎样,这种可能都是存在的。

  而且被唐劫这么一拦,侍梦又跑出了一段,只有自己才能追上他,因此也只能由他追下去,另几名学子则负责拦截唐劫。

  看到叶天殇追来,侍梦也明白了唐劫的用意,气的大叫:“唐劫你不是人!”

  “唐劫?”听到这名字,叶天殇愣了一下,终于知道自己追的是谁了:“原来是他!”

  不过脚下却是不停,继续对着侍梦狂追不止。

  那边唐劫已一边跑一边叫道:“你气什么?反正大家都是洗月学子,争的也不过是个机会,他不会杀你的!你要是死了,我就向学院告状!”

  “可问题是他会揍我啊!”

  “又死不了,感受一下五年期师兄的实力吧,对你的成长有好处……”唐劫不负责任地喊着,已是与侍梦渐渐分开了,后面他说什么侍梦已然听不到。

  回头看叶天殇越追越近,侍梦一咬牙,干脆从身上取出一把匕首,对着马屁股猛地一戳,那马吃痛,跑得越发快了。

第十五章

追逐(下)

  他此时只求尽心,先拖住叶天殇再说,没有叶天殇阻拦,其他学子要想对付唐劫可没那么容易。

  一边狂奔,侍梦还一边不忘回头捏个术法丢向叶天殇,虽然奈何不了他,好歹能拖一下也是好的。

  叶天殇见这小子如此顽强,心中也是越发怒极,他急于抓人,风云步催动到极致,风云漫卷中,人已高速袭来,只片刻便冲抵至侍梦身边,对着他一爪抓去。

  侍梦猛缩头躲过这一爪,回身砸出一物:“定元针!”

  这定元针是洗月派极歹毒的一种低级术法,听到定元针之名叶天殇也吓了一跳,本能地缩了一下,只见他扔过来的分明是一个布包,哪里是什么定元针。

  叶天殇气极再追,侍梦已又是一物扔来:“小心我的绝灭飞刀!”

  “我绝灭你个瓜娃子!”叶天殇气的连方言都喊出来了,随手一拍,只觉得手心一痛,却是一把匕首擦过他的手,割出一道长长血线。

  “你……”叶天殇气得极为要吐血。

  “我都说了你要小心啦!”侍梦大喊,继续拍马狂奔,眼看叶天殇还在追,他大叫:“我说你还追啊,够了吧?我真的没有什么线索啊,你们要找的东西都在唐劫那里!”

  “先让我搜过再说!”叶天殇不客气道。

  侍梦哪敢让他抓到自己啊。

  叶天殇是不敢杀自己没错,但不代表他不能抓着自己捆绑自己折磨自己。

  洗月学院在外面的学子只要不杀人,打打架动动粗,那是半点事没有的。最重要的是,真要被叶天殇抓到了,那这任务在回去之前,怕是就没自己什么事了。

  虽然说唐劫已经找到线索,但他也不想就这么寸功未立回去,以后说起来在这次任务中你干什么了?

  就来一句“我负责当诱饵了?”

  这刻看叶天殇还追个不停,侍梦一咬牙道:“都说了不在我身上你还不信,我脱给你看还不行吗?”

  说着一扯身上,将那学子衫扯下来丢给叶天殇。

  叶天殇一剑将学子衫震成布条,侍梦已站在马上,将裤子也脱了下来,扔向叶天殇。

  叶天殇一闪身躲开,只见侍梦赤条条光溜溜,只穿着一个裤衩在马上飞背,同时叫道:“你看见了?你看见了?我身上什么都没有?都说了东西不在我身上了!还追?”

  “妈的!”看到这光景,叶天殇知道他没撒谎,只能挥剑喝道:“说出你们约定在哪儿会面,放你一马。”

  “平冲县城。”侍梦大喊。

  “你骗我?”

  “没骗你,商量好的找到线索后就去兖州,那里是去兖州的必经之地!”侍梦长期服伺人,其实也是极机灵的,至少这谎话张口就来,到是半点不含糊。

  “敢欺瞒定要你好看。”有心想抓到他做个人质,想想又不能杀,真要被他骗了也不能拿他怎么样,该错过的依然是错过,带着走又是累赘,也只能就此离去。

  眼看叶天殇走了,侍梦这才喘了口气,让马儿慢了下来。

  再看马儿已是累得口吐白沫。

  这一路狂奔,叶天殇人没见问题,马到是快不行了,其人速度之快,耐力之悠长令侍梦也为之咋舌。

  给马上了个治疗,牵着马,侍梦一路回来找自己丢的东西。

  找着找着,突的面色一变,大骂起来:“叶天殇我操你姥姥,你把我衣服震碎干什么啊?你让我穿什么啊?!”

  匆匆赶回,叶天殇看到自己的几名同学正站在那里。

  他脸色一沉:“让唐劫跑了?”

  那几人一起羞愧低头,其中一人回答:“他用的紫电纵身法,速度很快。”

  “五年期跑不过一年期……”叶天殇哼了一声。

  大家一起羞愧无言,虽然说唐劫用的是神霄剑典秘术不假,但五年期被个一年期的甩了,也着实丢人。

  有人问叶天殇:“叶师兄,你那边怎么样?”

  叶天殇回答:“东西不在那小子身上。”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叶天殇扭头就走:“去流云书院,唐劫带走了部分线索,以为我们就查不到了,但是书院的人肯定知道。我们再去找孙宝然问问,看他带走的是什么,应该能查出来。”

  他压根就没打算相信侍梦的鬼话。

  就在几人走后不久,唐劫的身影显现,看着叶天殇离去的方向,他笑了笑,随手取出那叠卷宗,一把抛向空中,任其洒落。

  万新庄。

  卫天冲独自一人来到这里,看着这破落村庄,一时有些无语。

  与上泉城不同,这里的村民没人看得懂他身上的衣服代表着什么,他们甚至不知道和卫天冲打声招呼,只是守在各自的门口,看着卫天冲从门口走过,就像是在看什么稀罕物事一般。

  初来乍到,卫天冲不知该怎么做,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先去找村长。

  就像唐劫来了先去找常心宽一样。

  村长的住所到是不难打听,村东头最边上的一家就是,卫天冲过去敲门,门看后出来一白发苍苍的老头子,走路都走不稳,手里还拄着一拐棍。

  看看卫天冲,老爷子颤颤悠悠道:“你找谁啊?”

  “在下洗月学子卫天冲,闻万新一地有狐为患,奉命前来除害济难。”卫天冲文质彬彬道。

  “你说什么?”老爷子喊:“俺们粗人,你说的俺听不懂。”

  看样子他不仅听不懂,还耳背。

  “……我说我找村长,我是洗月派的,是仙人!仙人懂吗?我来杀狐狸的!”卫天冲只能大声道。

  “哦,是仙人啊!”老爷子终于明白了,看看卫天冲,看看他年轻白胖的脸,没看出一点仙气来,到也没惧,只是大声道:“那你就去吧,那臭狐狸偷吃了我们好多鸡了!”

  “我……我这不是过来问它在哪儿的吗?”

  老爷子白眼一翻:“我哪儿知道啊。天一黑就出来,天不亮就没影了,跑得贼快呢,这得你们去找啊!上次来了两个仙师,转了一圈就走了,说什么狐狸狡猾,找不到,就不抓了。村子里现在天天丢鸡啊!”

  “……”卫天冲一阵暴汗。想了想问:“不是说狐灾吗?只丢鸡没伤人?”

  “伤,怎么不伤啊,去抓的都伤了!伤了好几个小伙子呢!”老爷子喊。

  “那死人了吗?”

  “你还想死人?”老爷子怒了。

  卫天冲点点头,后退几步没再说话,自顾自走开了。

  怪不得上泉城没把这狐灾当回事,交给了学院呢,没死人自然就不是什么大事。

  没有办法,卫天冲只能在附近一通瞎转,问了些人,只知道妖狐是从东边来的,其他的一概不知。

  这让卫天冲感到一阵无奈。

  突然间他发现离了唐劫,离了侍梦,离了学院,自己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

  任务写得很清楚:清除万新庄的狐灾。

  但是怎么清除,如何做法,却都要学子们自己面对,自己考虑,自己抉择!

  没有了身边人的指点,卫天冲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个认识让卫天冲感到很不舒服。

  尽管早知道自己没多大能耐,但是知道自己没多大能耐是一码事,知道自己能耐差到单身一人时什么都做不好是又一码事。

  卫天冲从来没有真正认识到自己的无能,事实上当他在斗场获得一次次的胜利,赢多输少,晋身前一百时,甚至有过自己其实很不错的想法。

  但直到今天,站在这荒野中,立于这破败院落,看着那一双双麻木的目光,无助的心情油上心头,卫天冲才发现原来自己是这么的没用。

  面对一个任务,他竟然连从何处做起都不知道。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