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106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066/1209

返回书籍页面

  唐劫是注定不可能长呆在炎阳的,甚至于连王破煞都不会长留此地。

  只要他还想进步,他就必须去寻找新的道路。

  明白了这点,王破煞已经明白了他们对炎阳界的手法错在何处。

  “那师尊的意思是……”

  “谈判吧。炎阳界是炎阳人的,炎阳的事物也依然由炎阳人掌管。”唐劫淡淡道:“栖霞人没有野心,不打算控制也不打算索取这片土地。不过……那曾经的欠款需要履行,对我等造成的伤害,需要赔付。”

  最后一句话暴露了唐劫的野心。

  曾经的协议依然需要履行,不仅如此,炎阳界更需要为源天重等人的行为付出额外代价。

  而按照唐劫的计划,这次赔付的特点不在于数额高低。毕竟源天重他们的反目成仇在具体数字上很难做出评估。要得太多了只会给人狮子大开口的看法,却未必能满足唐劫他们的需要。一亿灵钱的赔付金额看起来已经很断,但相比炎阳界欠下的债务,又显得九牛一毛。

  所以唐劫选择的不是高额赔款,而是修改利息。原本优惠炎阳的三分月息,一下子借这个机会提升到了十分。

  按照唐劫的说法,既然炎阳界不仁,也就别怪我们不义。九出十三归是高利贷应有之义,现在大家就是按规矩办事。

  这份利息,足以压垮炎阳界的经济。

  “原本欠的钱就不少,这下就更多了。”王破煞回答。

  “他们会同意的。”唐劫道。

  唐劫不怕对方不答应。

  栖霞界统治炎阳固然有重重困难,那些炎阳反抗者的困难却只会十倍百倍于栖霞。他们或许能凭借自己的坚持打跑“栖霞侵略者”,但这些英雄又有几人能活着见到成果?

  如果可以,大家还是希望可以活着享受到这一切,而不是作为烈士供人凭吊的。

  “如果不同意,那就打他们一顿狠的。长期战争我是没这个耐心,短期内的较量,我还是可以陪他们玩玩的。”想了想,唐劫又补充了一句。

  人多了,意见也会多。总会有那么一些刺头觉得自己可以掌握一切。

  借着敲打的机会,施加颜色,铲除刺头,平定异见,统一声音,最后就是扶植一个傀儡政权上台——这些事唐劫前世见得太多了,玩起来自然也是驾驭轻熟。

  “是!”听了唐劫一席话,王破煞钦佩领命。

第一百四十四章

归处

  一切如唐劫预料的那样。

  对于栖霞界释放出的善意,炎阳反抗军并没有同意。

  他们无法接受高达十个点的利息,庞大的债务会将炎阳界彻底压垮。尽管如此,他们却非常渴望获得炎阳界的统治权——他们只想要权力,却不想承担任何义务。

  用他们的话说,债是源天重等四大宗门欠的,与他们无关。

  对于这种说法,唐劫给予的是雷霆打击——栖霞界的确不想陷入长期的战争泥沼,但这从来不意味着现在的炎阳界有什么可以对抗栖霞的力量。

  大批的修士被派出去,四处搜掠,打击着这些反抗修者。

  炎阳反抗修者最大的优势在于身处暗处,所以炎阳反抗修者的经常性战法就是刺杀,通过不断的暗中刺杀栖霞修者来达到削弱控制层面的目的,再不断拉拢炎阳修者。

  但是这一切在面对唐劫的时候却统统失效了。

  因为唐劫是不怕任何暗杀的。

  暗杀的要意无非两个,一是攻其不备,二是集中优势力量蚕食一部。

  但这两种优势在唐劫面前统统没有意义。攻其不备也好,集中优势力量蚕食一部也罢,都需要一定的实力作为基础。而炎阳反叛军的最大问题就是他们没有足够的实力能威胁到唐劫。

  除非是仙台级修者,仙台以下,唐劫早就不惧任何对手,甚至已达到无视数量的地步。二十多名紫府一气击杀的他,炎阳反叛军还能拿出什么实力来对付?

  所有的偷袭,伏击,暗杀在唐劫面前都只是一个笑话。

  一个送菜的笑话!

  事实很快就证明了这点。

  宣战后第二月,唐劫伪装暗行于一支修者队伍中,遭遇炎阳反抗军的袭杀。唐劫暴起攻击,当场格杀三名炎阳紫府。不久后夕残痕再度出击,袭杀一人,反抗军再折一人。

  刚刚新生的反抗之种甚至还没来得及萌芽,就遭遇了毁灭性的重创,让所有的反抗势力同生悲哀。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来自唐劫的和平提议再度来到。

  这时,他们终于学会正视栖霞的意见了。

  他们终于意识到,自己从来没有反抗的本钱!

  在学会了正视现实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许多。谈判得以顺利的进行,按唐劫的意思,栖霞界放弃了大部分的政治上的权利,全力索取经济上的利益。

  这种对资源上的无尽渴求最终会转化为对内部的庞大压力,由炎阳人自行承受。如果是栖霞界统治下的压榨,那么炎阳人仇恨的目标是栖霞。可在炎阳人自己获得统治权后,所有的黑锅就得由炎阳人自己背了。

  炎阳人明白这一点,却偏偏没有选择的权利。

  面对强大的势力,忍辱负重是唯一争取的选择。

  有所不同的是,有些人可以在承受重担的同时成长起来,有些人则永远不能。

  唐劫不知道炎阳界最终会不会抗过巨大的债务压力重新走向自由与辉煌,他也不关心这个。

  他要的只是资源,海量的资源,可以提升自己,可以提升栖霞的资源。

  未来的日子里,他要发展,栖霞界也要发展。血河界只是开始,新的修界战争还将继续——有了星图的指引,栖霞界永远不乏进侵的目标。

  与炎阳界的谈判在定下基调后,唐劫便再没有去关注,而是直接离开炎阳,回了栖霞。

  ……

  千鲨岛。

  千鲨岛是刺荆鲨的聚集之地,这里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刺荆鲨从四面八方游来,在这里交尾,产卵,抚育下一代。在这里,刺荆鲨不用担心任何危险,因为它们的王就在这千鲨岛上。

  它是刺荆鲨修成的鲨妖,也是刺荆鲨的守护神明,修为强悍,威能无匹。为此每年过往的船只在途经此地时都要小心翼翼,不敢打扰那些聚拢的鲨群,有时更扔下成吨的食物,以求一条航路。

  但就是这位刺荆鲨的守护神,此刻却小心翼翼的站在一个八角小亭前。

  八角亭是直接坐落在海中的,仿佛生长于海上一般,随风摇摆。

  鲨群围绕着亭子嬉戏,亭外,那位鲨妖王化成的老者垂手立于水面,只偶尔以目光看向亭中。

  许妙然就坐在亭中,以手支着下巴,眺望远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的肚腹明显的隆起,时不时还能看到细微的起伏。这些起伏的节奏非常明显,甚至已超过了常人所能理解的程度。

  砰!

  一个小手印出现在许妙然腹部,震荡空气,散发出带有奇异韵律的波动。这波动撞在桌上的一个小玉杯上,竟是将那玉杯也打翻。

  玉液流淌。

  许妙然微皱了下眉头,身便仙桃已走过来,扶住许妙然:“两个小家伙一定是又在里面打架了。”

  “是迫不及待的想出来了吧。”许妙然懒洋洋的回了一句。

  在娘肚子里待了三年,小家伙们也是憋得久了吧。

  仙桃便轻抚着许妙然的腹部道:“莫急,莫急,再过几天就可以出来了哦。”

  说着已重新倒上一杯玉露琼浆,送到许妙然嘴边。

  许妙然一口饮了,那琼浆中的精华已顺着体内精气运转,一点点进入两个腹中胎儿的体内,滋润灌溉着他们。或许是得了药力资助的缘故,许妙然的肚腹明显又活跃了几分,连续出现数个小拳小脚的印记。

  有一记力道特别大的,竟是轰出亭外,直落到一只刺荆鲨上。那只正在交尾的刺荆鲨发出愤怒的嘶叫,试图攻击亭子中的人。不过不等它有所行动,来自群鲨之主的强大意志已锁得它动弹不得,庞大的威势让那只刺荆鲨恐惧的笔直的沉入水底。

  许妙然对这一切恍若不觉,只是微皱眉头的抚着肚子轻笑:“两个小家伙,在里面的时候就如此精力旺盛,真不知出来后又会如何了。”

  “还能如何,自然是闹个天翻地覆。”另一边的红苑嘻嘻笑着说:“父亲是混世魔王,母亲是乱世妖女,生出来的孩子还能简单?”

  仙桃瞪了她一眼:“没遮没拦的,胡说什么呢。怎么就混世魔王,乱世妖女了?”

  红苑一脸不服气:“我天涯海哥素来被称妖女,哪里有说错?至于唐劫,你敢说他不是混世魔王?走哪儿都是一片腥风血雨。这不,又跑炎阳界去折腾了一番,据说搞了无数好处回来。”

  “那也是天尊大人为我栖霞界发展尽心尽力,岂是你可妄言的。”仙桃手指在红苑额头戳了一下。

  “光顾着栖霞发展了,却也不管小姐的肚皮发展。”红苑嘟囔道:“仙家无岁月,莫不成还真要等孩子都成人了他才回来看上一眼?”

  说到后面,却是对唐劫有了几分怨气了。

  仙桃有心教训,却想想终究没说,显然是内心中对唐劫也是有些意见的,只是性子使然,终究什么也没说。

  反倒是许妙然笑了笑,道:“他做事自有他的计较,我相信,无论他在哪里,在什么时候,都不会忘了我。他若不能回来,自然是因为有不能回来的理由与苦衷。而只要情况允许,他必然会回来陪我。”

  “小姐你到是信任他。”红苑嘟嘴,口气中满是不屑。

  一个声音于这时响起:“她若不信我,又如何会成为我的妻子。”

  听到这声音,三人同时一震。

  回首望去,只见海面上不知何时已站了一人,正是唐劫。

  他青衣飘飘立于水面上,看着许妙然,双目中尽是温柔。

  那一刻,许妙然都为之颤抖了。

  虽然无数次的说过,唐劫绝不会让自己失望。但每次午夜梦回,自己又何尝没有想过,为什么唐劫还不来看看自己。

  分身在的时候,常会陪伴许妙然,到也罢了。仙帝一事,栖霞震惊,玉成子带走唐劫分身,给栖霞界带来莫大压力,也让许妙然把所有一切都倾注在唐劫身上。

  知道唐劫本体在炎阳的消息,她也曾无时无刻的不在盼望着唐劫的归来。

  可是等了一天又一天,除了呼叫援兵,攻略炎阳,便再没有关于那边的只言片语。每每深夜孤独无眠时,也会愁肠百转,甚至独自泪流。

  只是她素来坚强,从不予人以软弱之感,更不会在任何人面前表露对唐劫的不满与不信任。

  只有她自己知道,不知多少次,她恐惧,她害怕,她期盼,她失落。

  正因此,当这刻见到唐劫时,她再不可能克制自己激动的心情。

  妙目紧盯唐劫,许妙然轻轻出口:“唐劫!”

  一声轻轻的呼唤,却在一瞬间将所有的情感都喷薄而出。

  许妙然已飞身扑向唐劫,划过那漫长的天际,落向唐劫。

  只是她显然错顾了腹中胎儿的捣蛋程度,就在此时,又是两下小手小脚的攻袭,许妙然只觉得气息一乱,竟无法自控,就这么从空中跌落下来。

  事起突然,谁也没料到会有此变,眼看着许妙然就要跌入水中。

  就在那刻,唐劫已出现在许妙然跌落的下方,轻伸猿臂,正接住许妙然。

  “小心,莫动了胎气。”他极尽温柔道。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