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105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05/1209

返回书籍页面

  “没错,正是如此。”单信一拳敲在掌心道。

  唐劫会说话,几句话就让单信眉开眼笑。杂项一道素来不为正统重视,因此任何对器道的夸赞于他都是荣耀。而来自这洗月学院天之娇子的夸赞,就显得更有价值。

  这刻看过一遍修炼区,单信问他:“可想好要去什么地方?不管你要去哪儿,我都能为你安排。铸造,制禁,附禁这三项算是最有前途的,你可选择其一。”

  应该说单信还是很照顾他的,给出的三个选择都是器道中最为热门有前途的专业。

  学子们修习杂学,除非是天赋喜爱,否则为的还是一个赚钱。

  如铸造就是见效最快,收益最好的地方,铸造过程中甚至还能提升自身,一直都是锻金台最热门的地方,虽是累了些,学子们却争着抢着要学此道,只是每年名额有限,并非人人都能学习。

  唐劫若想学,单信却是立刻可以为他安排。

  然而唐劫却回答:“如果可以,学子希望能学提炼。”

  “提炼?”单信一呆:“你学提炼做什么?”

  所谓提炼,其实就是废器处理。

  总有一些兵器在打造过程中失败,成为废器,但这些兵器本身所用材料依然有一定价值,若采用手段将其提取,也可避免浪费。如当初卫天冲碎掉的狼傀,就是委托提纯区的学子帮忙重新提取材料的。

  垃圾处理,本就是一个文明社会的基本标志。

  不过对大部分学子来说,处理废弃兵器前途不大,却是许多人所不愿意学的。

  没想到唐劫竟然主动提出要学提炼。

  这妥妥是一门心思当公务员,只为做环卫清洁工啊!

  “是,学子就想学提炼。”唐劫再次肯定。

  从一开始,他想入器道的目的就是这里。

  谢枫棠不知道,单信也不知道。

  唐劫自始至终就对炼器没有半点兴趣,他想去学习器道,完全是因为只有在这里,他才有机会获得大量的兵器。

  他要的不是锻兵,而是碎兵!

  提炼,就是最为合情合理的碎兵!

第六十一章

魂兵

  提炼区在山洞外的一处荒地上。

  相比学院其他地方的清幽自然,锻金区内的热火朝天,这里显得有些寂寥冷清。

  一座空空荡荡的大房子,就是整个提炼区所在。

  唐劫来到这里时,看到两名学子正百无聊赖地对着一把废掉的武器使用提炼之法,将其中的材料剥离下来,旁边堆放的是剥离时产生的大量残渣。

  单信的一声轻咳,让两名学子惶恐地站起来。

  不管心中有多少不满,怨愤,不甘,在学院上师的面前,它们都没有表现的余地。

  惟有颤颤惊惊,惟有诚惶诚恐。

  单信目光严厉地扫过两名学子,这才道:“给你们带来一位新同学,从今天起和你们一起在这提炼区做事。提炼虽然枯燥,但通过提炼却可了解法器构造,是最为全面的学习炼器之法,尔等不可妄自菲薄,定要好好学习!”

  那两名学子自是懦懦应是,心中却暗自腹诽,心想提炼之道固然可以了解法器构造是不假,问题是那也得有上手制器的机会啊。

  在这提炼区学的再多,终究也不如亲手打造一把武器来得有用。要不是没得选择,他们才不愿意学这个呢。

  这边单信交代过唐劫后便自离去。

  唐劫和那两名学子相互认识,知道一个叫周佳辉,一个叫刘子涵,却是比自己高了一期的学子,都已入了灵湖。

  这两人或许是在这里呆得久了没怎么出门,没听说过唐劫,只当他是和自己一样,学不了热门,只能来学习这无人愿学的提炼之术。

  因此对他也不甚热情,只是交代了他在这提炼区做事的基本事项,就自顾自忙活开了。

  提炼主要分解料和取禁两个部分。

  所谓取禁,就是将打入法器内的禁制重新取出。

  要让一把武器拥有法力,就必须为它加上各种禁制。而各类禁制本是单独制作的,通过精妙手法凝于一点,并最终通过附禁的手段打入武器内,使其拥有各种独特妙用。

  取禁要做的就是将这些打入的禁制重新取出,若是能剥得完好的禁制,甚至可以直接作用于其他武器上。

  至于解料,就是将使用材料制成的武器还原成各类材料。这种事说说简单,做起来却殊为不易。材料在加工过程中本身就会改变特性,相互融合,要想重新分解自然不容易。

  无论是取禁还是解料,都需要特定的法术:分禁术和解离术。

  最后还要对武器构造,禁制手法有足够的了解才能完成提炼。

  手法越娴熟,能够分解还原的材料就越多,利润也就越大——别的学子是买材料铸成兵器出手,提炼区的则相反,是买废器变材料卖。

  分禁术和解离术,单信都已传给唐劫,接下来就是自己拿废器练习。

  按学院规矩,对刚刚开始学习提炼的学子,免费提供十把废器用来练习,再多就得自己去买了。

  这也算是对提炼区的一份特殊照顾,毕竟愿意学这个的不多。

  根据周刘二人指点,唐劫先去仓库领了一把废器。

  这把废器是一把战刀,使用的是上等精金掺碎星石制成,炼制者相必是修炼星辰周天法的学子,想炼制一把可以引动星辰之力的法器。不过引动星辰之力素来不是易事,对禁制要求极高,这把战刀是在附禁时出了问题,禁制在附加过程中碎裂,直接影响了整件武器。

  像这样的武器,取禁是不可能了,因为根本没有成形的禁制,只能解料。

  即便如此,还是要先用分禁术将武器上遗漏的禁制残片全部去除后才能使用解离术。

  否则法术对撞,不仅可能让武器损毁,就连施术者都可能反受其害。

  唐劫小心的观察着战刀上的纹路,感受着上面的灵芒,细细探察禁制碎裂的痕迹,只有在先了解过整把武器的具体情况后,使用分禁术时的成功率才更高。

  这一揣摩,就是大半个时辰过去。

  观察,分析,分解,这些都是提炼必须经历的过程,也是非常枯燥难耐的过程,极度考验人的耐性。

  对于学子来说,花上一整天的时间,就为了从一把武器上提炼出价值几十,甚至只有几个灵钱的材料,着实让人难以忍受。

  然而这就像修炼一样,都是需要漫长的苦练才能渐渐熟练的,并使得速度越来越快,效率越来越高。

  而对唐劫来说,事情就反了过来。

  他追求的压根就不是这个,他研究提炼,也只是想知道兵字诀的使用限制到底在哪儿。

  这刻将这把战刀分析得差不多了后,他先用分禁术将上面的残留禁制全部抹消,抹得不是太干净,他只能多来几遍。

  对于生手来说,要想把事情做好,只能是加倍的努力,加倍的时间,加倍的耐心。

  好不容易把残留禁制全部抹干净,唐劫直接发动兵字诀。

  那把战刀瞬间碎裂成无数残片。

  让唐劫感到遗憾的是,他没有从中找到任何金砂。

  这把刀就这么毁了,甚至连材料都无法提取。

  “看来必须要有禁制。”唐劫喃喃道:“禁制为法,是兵之战魂,无禁则无魂,是为凡兵。这么说来,兵字诀真正作用的,其实就是兵魂,难道说……”

  唐劫指间那点金光冒出,他看着细小金针的模样,脑海中已隐隐有了些概念:“这兵字诀凝炼而成的金砂,其实就是凝聚的兵魂?魂为常形,即为魂兵,自可千变万化。不过修仙界有术器,有法宝,有神珍,有道兵,却是从未听说过魂兵。也罢,反正兵主也没说这是什么东西,如何称呼终归是由得自己,就叫你魂兵吧。”

  唐劫自语道。

  不过这只是初想,许多东西还需要更多的证实。

  接下来唐劫又去领了两把废器。

  一把是五行轮,这是一件在生祭过程中出现差错,导致废掉的法器。

  所谓生祭,就是将附好的禁制与法器进行祭炼,使其真正融为一体。

  生祭出错,会导致禁器难融,使用时难以控制,甚至会反伤己身。

  不过作为法器,本身算是一件完成品,只是不再具备使用价值罢了,因此也是提炼价值最高的。

  唐劫没有再尝试去剥离禁制,而是直接使用了兵字诀,果然这一次出现了金砂,只是这粒金砂格外的小,大概是唐劫见过的最小的一粒。

  这说明兵字诀对禁器融合依然有一定的需要,但至少已堪使用。

  然后他又对另一把废器如法炮制。

  这却是一把血祭出错的冰霜剑。

  所谓血祭,其实就是将炼好的器与使用者之间再进行一次祭炼,使得人器之间心意相通,使用起来如臂使指。

  不过血祭并不是必须过程,通常只有有特殊需要的学子才会要求血祭。

  冰霜剑本应是通体雪白,这把冰霜剑却因血祭出错的缘故,上面沾满了点点血斑,显然血祭失败令血祭者也付出了极大代价。

  不过作为最高品级的废器,唐劫炼化这把附带修者血气的冰霜剑,得到的金砂竟是不比当初叶兴那颗小。

  唐劫再尝试着单独对禁制使用兵字诀,却无任何效果。

  由此可见兵字诀对材料依然有着要求。

  那炼化的金砂中,应当依旧含有部分材料精华。

  最后唐劫在废器仓库找到一把断裂的长剑,这把剑虽已断裂,但半截剑身中有一个独立的禁制并未受到破坏。

  唐劫对这把断剑使用兵字诀,果然又得到一粒金砂。

  由此可见,断剑不是问题,因断剑导致的禁制破坏才是问题。

  而法器上的禁制越是高级,材料越是高级,得到的金砂就越多。

  叶兴锤子的金砂大,是因为材料。

  冰霜剑的金砂大,则是因为禁制。

  两者的方向不同,但能够提供的金砂却是一样。

  至此他算是大致明白了兵字诀的运用。

  连续多次使用兵字诀,唐劫也已疲累不堪,即便以他如今强悍的身体也承受不住,也没回陶然居,直接就在这提炼区倒头睡了过去。

  ……

  从这天开始,唐劫就开始了勤勤恳恳的碎兵工作。

  由于兵字诀破碎的大都是些废器,价格极为便宜。

  一把在市面上卖几百甚至上千钱的下品术器,因为报废的缘故,通常只值几十甚至几钱。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