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103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037/1209

返回书籍页面

  法宝灵性乃是其存在的关键,这刻灵性一失,灵气全无,那修者再感受不到自己法宝的存在,也就意味着无法驾驭,不由大惊失色,脱口喊道:“小心,它们的血都污染法宝!”

  只是喊声还是晚了,已有不少修者擎起手中法宝,或砸或砍或劈或掷,纷纷打在死侍身上,不管是什么样的法宝,只要一接触死侍体内血水,就会立时被污去灵性,再无法运用。

  只是刹那功夫,就有不少修者失去了自己的拿手宝物。

  余下者一时间投鼠忌器,不敢再以法宝对敌,只能能以术法作战,远远轰击,威能却是小了许多。

  那些死侍却已趁势冲上,身上的伤势似是对它们全物影响,只是将法宝拔出来信手一丢,伤口便开始自动复原,速度快得仿似唐劫的体修一般。

  这些冥河死侍,不仅血水具有强大的污染性,自身还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不过最可怕的还是它们的攻击。

  一名冥河死侍冲至一名修者的身边,死神镰刀就那么轻轻一划,那修者哀号一声竟已当场死去。

  最令人惊异的是,他身上不见般点伤口,那死神镰刀仿佛劈在虚空处一般,那修者却是就这么死了。

  惟有修为到一定程度的修者才能看到,那死神镰刀攻击的不是修者肉身,而是神魂,只一刀,勾魂夺魄,已将那人类修者的灵魂勾走,生命自然无存。

  多达二三百名的冥河死侍同时出手,那些不知死侍诡异与强大的修者纷纷中招,只片刻就有上百名修者当场惨死。还有一些修为强大的反应较快,及时躲避。一名化魂修者同时受到三名冥河死侍的攻袭,三把死神镰刀勾魂夺魄,齐齐斩中那修者神魂。他也是个反应快的,在那一瞬间舍弃部分神魂化光遁去,就见半空中一点灵光乍现,一只手臂残魂凌空飘散。

  那化魂修者消失后复出现,一只手臂却已是永久的垂在那里,再也无法动弹了。

  这还是实力强能逃过去的,有些修者逃都逃不掉,灵魂被当场撕碎。冥河死侍擅长联手作战,常常四五个同时对付一个,封堵去路,除非精通遁法者,否则难以逃逸。修者稍有不慎,就会被死神刃直接车裂灵魂,肉身虽好,灵魂却已成残片,横死当场。

  这一幕落在常希然眼中,大喝着斩出数十道剑气。他的伤心离合剑虽然强大,却被这死侍污血克制。他可不敢用自己的宝剑去试试能不能抗住对方血污,所以只能远远以剑气杀之。

  只是这些冥河死侍生命力强大,就算被切成十余段,也依然坚强不死,顽固的组合在一起继续生长恢复,看得常希然都是一阵头皮发麻,回头大叫道:“老源!”

  源天重哼了一声,手一挥,那三昧真火天龙已然呼啸而至,撞在那被常希然切开的十余具尸体上,燃起一片熊熊火焰。

  顷刻间,冥河死侍已发出凄厉哀号声,流出的脓血与火焰交织,那真火天龙的身上竟冒起呲呲的白烟。烟雾缭绕里,真火天龙的身躯竟是缩小了些许,虽不明显,大家却还是看出,的确是有一些三昧真火就此消失了。

  由此可见,这污血就是对三昧真火也是有效果的,只不过它不是一下把三昧真火废掉,而是与其抵消。

  三昧真火乃大日宗镇宗宝物,平白被冥河死侍污血消除,源天重也是心痛不已,再不敢用它去烧其他死侍,手一招将真火收回,转以远程术法攻击。

  只是就在真火天龙回卷的同时,那被消灭的数十个冥河死侍,身体固然消亡,手中的死神兵却依旧存在。就这么一起从空中跌落下去。

  看到此景,唐劫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叫道:“不好!”

  就剑那些死神兵已落入一群鬼物手中,那些鬼物哀号着,尖啸着,开始变化,一个个蜕去旧体,重获新生,赫然是又一群冥河死侍出现,就这么朝着上空飞去,挥舞着镰刀继续杀伐。

  轮回不灭,死侍不死!

  这就是轮回之刃的力量。

  在轮回之刃的影响下,任何鬼物都能化成死侍,并发挥出强大的战力。

  “毁掉那些兵器!”常希然也看出问题关键,手中伤心离合剑骤然分散,每百剑化一剑,化做十把宝剑击向十名死侍手中的死神兵。

  在他想来,以自己伤心离合剑的威能,又有自己紫府修为的驾驭,这一击就算是山亦要为之迸,灭掉那些看起来明显是制式的宝物当非难事。

  但当伤心剑真正撞到死神兵的时候,伴随着那一阵惊天巨响,这些死神兵没出任何问题,反倒是常希然的伤心剑被一下撞至散裂开来,化作漫天剑花。

  总算那些死侍脑子不好,不知道主动用自己的身体当武器,否则只要那么一冲,漫天污血洒过去,常希然的神珍就算彻底毁了。

  饶是如此也把常希然吓得不轻,急忙将神剑召回,心中震撼却还不服气,千剑归一,已重新化做那一柄门板巨剑,高喊道:“老子就不信斩不开你,给我断!”

  对准一柄死神兵怒斩而下。

第一百一十章

战斗如戏

  常希然劈出的这一剑,在天剑宗叫做怒碎天庭。大有便是那万界王庭,吾亦一剑灭之的无上气势。虽然实际不可能有如此强,却也可见其对这一剑的自信。

  尤其当常希然砍出这一剑时,整片天空周边都是他的剑气纵横,强横狂野的剑意只是感受一下都能感到切肤之痛,修为略低些的甚至不能靠近。

  可就是这狂霸酷叼拽的一剑,砍在一个连名头都没有的死侍持有的武器上是,得到的结果却是又一次被狠狠的打脸。

  狂野力潮下卷起的剑浪在一瞬间迷漫了天空,耀花了人眼。

  常希然那千剑合一的大剑再度被自己的力量生生震开,震散,震至漫空遍野皆是。

  反观那死神兵却依旧存在,没有一丝裂痕,不受一点损伤,反倒是那持刃的死侍,被常希然的狂暴之力所震,当场震死。死时好死不死的还吐出一口血,沾染了几柄伤心小剑,那小剑立时失去光辉,常希然的伤心离合剑竟是因此受损。

  “混蛋!”常希然气得几欲吐血。

  那边孟奇鸿也意识到不好,先卷起一阵气浪,如云潮雾卷,裹住死侍,减缓其速度,迟滞其行动,再点出缕缕指风,或击死神兵,或杀死侍,试探攻击兼而有之。

  这一手却是终于见效,死侍杀伐之速因之大减,只是不管孟奇鸿如何施为,那死神兵就是不受影响。至于死侍本身,死便死吧,死一个便再生一个,反倒是不断产生的污血让众修畏惧不已,避之不及。

  鬼族本就数量众多,虽然人族修者大能多,但依仗数量绵绵不绝,却一直顶住人族攻势。如今再有冥河死侍的加入,战局形势因此而一下逆转,开始向着鬼族方向倾斜。不单是源天重常希然等人被逼得缚手缚脚,就连卫天冲等人那边也被呼啸而来的群鬼和死侍打了个措手不及,被逼得练练后退。

  天空中原本被阳光与烈焰驱散开的黑雾已再度重新凝聚开来。

  这个时候,唐劫哼了一声飞上。

  他之前一直没怎么出手,只是观察着战场局势,直到这刻冥河死侍建功,唐劫知道终于到了自己出手的时刻——这么多死神兵,他可是早就眼馋不已了。

  快速飞抵至一名冥河死侍身便,那冥河死侍对着他一挥镰刀便欲斩下,唐劫闪都不闪一指戳去。

  常希然见状大惊,叫道:“唐劫快退,那兵器……”

  他话未说完,就见那柄被他费尽手段也碎不掉的死侍之镰竟是一指之下,化作无数晶莹光点消失,那死侍在失去死神兵后也随之消亡。

  常希然就像是嘴里被人塞了个大包子般,再说不出话来,只能傻傻地看唐劫。

  这……这怎么可能?

  他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唐劫却没空理他,收了黑砂后已飞到另一个冥河死侍身边,依旧是一指点出,那死神兵已再度碎裂,那死侍也便死去。

  简单到没法再简单。

  唐劫就这么如法炮制,一路杀过去,刚刚还将众修杀得丢盔弃甲的冥河死侍在唐劫手中却是连一招都挡不住,尤如一只只虫子,被唐劫一捏就死。

  见此情形,众修同时欢呼出声。

  那冥皇昭罗见了却是大为心痛。

  这些冥河死侍亦非易得,难事他成皇数千年积累而成的资产,如今就这么被唐劫毁了,这简直就是在心头上捅刀子,如果他有心的话。不过最让他震惊的还是这个人类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死神兵乃是轮回之刃投影所成,乃是大道法则的体现,无物可以损毁。自冥界存在以来,还从未听说过有谁能毁灭死神兵。

  但是现在,这个人出现了,而且一下一下的摧毁过去,一路如摧枯拉朽一般。

  那一刻昭罗突然想起自己于不久前感受到的一幕卦象。

  他本是星盘器灵入冥界修成鬼皇,天赋卜算,可隐隐感受到一些因果命运之力,对未来得出一些推论。虽不确实,却总能摸着些边与方向。也正是靠着这本事,才让他每次都能逢凶化吉,在这凶恶冥界中逐步成长,并最终成为一位强大冥皇。

  而就在不久前,他感受到冥界将会有一次大变故。

  他无法看到这变故来自何处,却能感到即将到来的九幽盛会将是这场变故的起点。在这变故中,会诞生新的强大皇者,却也会陨落旧的皇者。

  他不知谁会诞生,谁会陨落,但他意识到了这是一场危机与机遇并存的盛会。

  正因此,他亲身来了,根据他的感觉,策划了这起规模浩大的盛会。

  如果成功了,他将成为那个新生的更强皇者,走出那已困缚自己千年的羁绊;

  如果失败了,那么他就是那个陨落的皇者,则万事休提。

  但是现在,当他看到那轰碎死神兵的力量时,他彻底震撼了。

  震撼归震撼,数千年的修行,早让他学会了不到最后一刻不放弃的战斗精神,这种品质可不是人类所独有的。纵然心中波澜万丈,昭罗也依然没有放弃战斗。

  他长啸一声,那一众冥河死侍已同时向后退去。

  同时无数的鬼王鬼将则呼啸着向唐劫掩杀而来。

  既然这个人类可以克制死神兵,而且看起来也只有他一个人能做到,那就让普通的鬼物去堆死他吧。待此人死后,再让冥河死侍来主宰战局。

  昭罗的想法简单直接,虽然冥河死侍的退场会让战斗变得艰难,却总好过被唐劫全灭。

  但就在冥河死侍退离的时候,唐劫突然吐了口血,身躯摇晃了几下。

  “他快坚持不住了?”昭罗一愣,不由想道。

  此时众鬼还在扑来,唐劫还没受到什么大的攻击,他吐血的唯一原因只能是先前与死侍战斗的结果。

  昭罗已第一时间想到,这多半是唐劫灭死神兵所付出的代价。

  是了,死神兵何等存在,那人类就算能摧毁,又怎可能摧毁的如此轻松,不需要付出半点代价。

  恰好此时冥河死侍退去,众鬼袭来。唐劫见到,脸上竟现出轻松之色,已向者后方飞去。

  很显然,他压根不打算对付群鬼,他要借此时机休养,恢复自己。

  昭罗立刻意识到不对,若给了他时间休息,只怕冥河死侍再出时又是他大展威风的机会。

  念头转过,重新呼啸了一声,却是阻住了冥河死侍的后退。

  冥河死侍不退反进,向着众修杀去。

  唐劫见状无奈,只能也复出现。没办法,实在是除他之外,再无一人可对抗死神兵。

  兵字诀连番运用,一件又一件死神兵就此碎裂。

  每碎一把,昭罗的心都要痛上一分。

  他只能不断安慰自己,此人就快撑不住了。

  只是人类的坚韧性在此刻体现,无论唐劫如何疲惫,虚脱,无力,呕血,他就是坚持不退,纵横于冥河死侍中,浴血苦战。一名又一名死侍就这么被他杀掉,三百冥河死侍,被唐劫砍瓜切菜般杀了有三分之一。

  当整整一百名冥河死侍陨落时,唐劫的身体也是摇摇欲坠,可他就是不倒,依然在坚持着一下一下的出击着。他的身上已浴满鲜血,有的来自鬼物,有的来自自己,也有的来自其他修者;他的脸上写满疲惫,面色苍白,仿佛大病之人;他的额头流着汗水,身体打着摆子,那是用力过度已经脱力的表现。

  可他还是在战斗,凶狠的,不停的战斗。

  就像一个奇迹,一个永不言退的战神。

  受到这股意志的影响,几乎所有修者都感动了,一个个都开始奋发起来。

  他们更加拼命,更加热血,斗志更旺盛,战意更坚决。

  一个又一个修者扑过来保护唐劫,帮他挡住那些来自普通鬼物的攻击,让他唐劫只需要全力以赴的去对付死侍。到后来唐劫连飞行的力气都省了,源天重亲自出手,托着唐劫腾云驾雾,只求能为他节省一点法力。

  冥河死侍的伤亡数字也因此上升到了一百五十。

  他就快撑不住了,就快撑不住了!

  昭罗在心里发着狠地说,他期盼,他诅咒,他祈祷,他等待。

  可奇迹就是不来,冥河死侍却依旧在死亡,在陨落,在凋零。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